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悔不当初怨自己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本来晕倒的李兴林,在被谭有财背回山洞的时候,其实还是昏迷不醒的,还是后来身边的媳妇哭闹的太厉害,迷迷糊糊中,李兴林这才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以后,李兴林只觉得肚子痛,屁股痛,全身都痛!他都这幅惨兮兮的模样了,自家平日里看着老实、体贴、贤惠的媳妇,却只知道在一边哭闹。

    家里的爹娘,他是根本不敢想,他们不骂自己蠢都是轻的,可自己的媳妇也不管自己,一点都没有上来帮自己处理伤口的意思,就只知道哭,这不由的就让李兴林觉得心冷。

    本来嘛,人受伤的时候,就最是软弱且还容易乱想的时候,这一下,李兴林不由的脑子里就想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兴林看到了远处走过来的四侄女,更是看到了四侄女,给了药给自家二哥后,二哥领着亲侄儿给自己来上药,这让李兴林这个大男人,都不由的红了眼眶。

    在面对如此冰冷的局面时,在他懊悔不已的自责时,依然还是二哥一家惦记着自己,这怎能不让他感动

    心里越是感动,他就越是懊悔!

    特别是在二哥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不停数落自己的时候,在当他得知,自己那四侄女婿为了救自己受伤了时候,李兴林都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

    他是真后悔啊!

    都怪他!都怪他!他贪什么心听什么婆娘的话

    如果今晚他不来走这么一遭,他又何至于会遇到凶残的胡人又何至于眼下连累到了四侄女婿都是他的错,他无能啊……

    那边她那感动不已的三叔李兴林,正在跟自家老爹说什么安羽宁是一点都管不着,也不想管,更是顾不上去计较,为什么三叔会那般犯蠢的把胡人引进山来。

    眼下对于她来说最最重要的是,赶紧带着自己在意的家人,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她不想赌,也不愿意赌,这个山洞会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曝光,对于安羽宁来说,只要有苗头不对,她都必须把这些苗头掐死在萌芽中。

    求人不如求己,安羽宁送完了金疮药后,求了自家娘亲看着顾长年一些,也不管身后的是是非非,直接拉着紧跟在自己身边不放的姐姐二丫一起,姐妹二人出了山洞后也没走多远,直接就在外头寻找起东西来。

    看着身边拉着自己四下打量的妹妹,二丫不解,疑惑道:“妹啊,你这是要找什么”

    在二丫问话的时候,安羽宁已经找到了目标,一边领着姐姐往目标靠近,一边解释。

    “姐,我估摸着,既然已经开始有胡人杀到了山洞这边来,料想他们发现我们藏身的山洞,也是迟早的事情。眼下山洞里头住着那么多人,根本就是明晃晃的靶子,我可不想等胡人再杀来的时候,让你们出现意外。而且你看,咱们家里的人老的老,小的小,伤的伤,胡人要是突然杀来,咱们怎么可能跑得过所以我决定,趁着现在平安,咱们立刻就走!”

    说话间,安羽宁已经领着姐姐走到了这边,面前生长着有几颗树干笔直,足有她手腕粗的小树跟前,比划了比划后,安羽宁也不避着自家姐姐,直接从空间里掏出一把柴刀来,照着自己选定的那两颗笔直的小树斜砍下去。

    二丫本还听着妹妹解释的话入神,心里也极其认同妹妹的话,才点着头准备回应妹妹呢,结果她就看到,自家的妹妹正变出一把柴刀来,对着两个小树吭哧吭哧的砍了起来。

    这下二丫也不发表意见了,反而是被妹妹奇怪的举动所吸引,“妹,你砍这树苗作甚”

    她还能作甚,自然是有用的哇!

    安羽宁一边把已经砍倒的两个小树提溜在手里,拿着手里的柴刀,哐哐哐的修整着树干上多余的枝丫,一边头也不回的回答自家姐姐的问话。

    “这不是想着早点离开这里,带着大家去树屋那边避一避么眼下顾长年那个家伙受了伤,行动也不方便,背着他转移的话,我又怕撕裂他的伤口,喏,我想着做个担架,一会子我们抬着他离开,这样不耽搁时间了。”

    对于安羽宁来说,眼下时间是很紧迫的,他们能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她才会早一点安心。

    听了妹妹的解释,二丫指着自家妹妹手里正在修整的棍子问她,“什么是担架”

    虽然二丫不明白什么是担架,可自来就特别信任妹妹的二丫内心里觉得,既然是妹妹说的东西,那一定就是好的。

    待到安羽宁拿着两根光溜笔直的树干回到山洞后,她求着娘跟姐姐一起帮忙,先是用自己空间屯的棕榈绳,在两根可容一人仰躺的树干宽度之间,来回交叉的横绑固定住绳子,而后又在上头固定了一床博棉被,最后安羽宁让亲爹躺上去试了试,确定很牢固稳健了以后,安羽宁便把顾长年抱进了简易担架上。

    一直在边上看着安羽宁一家忙活,刚才更是来帮着抬人试担架的谭有财,自然是已经从安羽宁一家人的表现,以及安羽宁的言语中得知他们一家要离开。

    对此,谭有财表示了积极的响应不说,便是他家那伤都还未好透的小舅子一家,也表示了要跟随。

    对此,安羽宁自然是没意见的。

    便宜师傅是因为相信自己,所以才决定坚定不移的跟着自己,想来哪怕只是为了这份信任,安羽宁都在暗中决定,只要他们但凡相信她一日,她就护着他们一日。

    再说了,其实在私心里,安羽宁还是喜欢跟便宜师傅一家打交道一些。

    有财叔一家子的人,可比自己身后那一大家子的极品好多了,而且他们两家人在一起,起码还能有个照应。

    然而与干脆做出决定的谭有财不同的是,安羽宁本以为也会跟随的李家其他众人,这时却在背后拖后腿了。

    李昌连蹲在角落里,面色依然愁苦,嘴里一直在吧嗒着他那烟杆子,熏的周围都烟雾缭绕的,惹得站在李兴田身边的三郎都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