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白吃饱与窝囊废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假若在窝棚入口处的无烟灶上烧火煮饭,躺在里头简易地热炕上休息的人,自然就会觉得很暖和。

    改善完毕居住条件,大家考虑的自然就是安全问题。

    虽然说,自打他们发现这个秘密基地以来,他们在这里还从未遇到过大型的野兽,可眼下他们这群人小的小,弱的弱,伤的伤。

    出于对家人的担忧,最后谭有财与李兴田一合计,当即拍板,带着伤养的差不多的赵德胜,加上三郎、顾长丰,还有谭家的三个小子一起,沿着小溪跟树屋的位置,设置了一圈简易的陷阱。

    直到把这些工作都忙活的差不多了,安羽宁因着惦记着山洞那边,也想去看看胡人到底有没有发现那里,加上还有那平日为人不错,眼下又受伤在身的三叔,安羽宁决定抽空去山洞那边看看情况。

    临出发的时候,安羽宁把手里的铜水捂子灌满水,拿回窝棚里,直接塞到躺在地热炕上养伤的顾长年的怀里,随后才跟顾长年打了声招呼,让他看着点小六,别让小家伙去外头乱跑小心冻到后,自己随手背起个背篓,转身就出了窝棚。

    走到小溪边的时候,看到自家娘跟妮婶子还有她弟媳妇,领着她二姐还有妮婶子的小侄女一道,在小溪边清理猎物的时候,安羽宁直接上前去,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忙就跨过陷阱,直接往他们下悬崖时的小路走去。

    一边走,安羽宁一边还想着。

    这三天以来,自打他们离开了山洞,他们的小日子过的可是舒坦多了。

    睡着热乎乎的地热炕不说,捧着热乎乎的水捂子一点也不冷不说,便是伙食都好了不少。

    除了头一天忙着搭建窝棚弄陷阱外,余下的这两日,女人带着小点的孩子们待在崖底不出,男人们却是带着大点的孩子,如三郎顾长丰,还有杜家的三个小子一起,便是伤好的差不多的赵德胜也都一起出动了,都到山里头打猎去了。

    还真别说,这两日的收获可不少!没见着家里的女人们都坐不住了,大冷天的都还在小溪边收拾着么

    眼下山外头乱的很,他们还不知道要在山里头熬多久呢

    谭家家里没地,这两年虽然跟着安羽宁挣了些钱,入冬的时候家里也存了些粮食,可并不多。

    如今一家子都在山上,日日只出不进的吃喝,加上还有小舅子一家的嚼用,谭有财家里的粮食已经不宽裕了。

    前头在山洞里住着的时候,他们还有顾忌,眼下他们单独在这个崖底住着,这打猎的事情,自然就被当成了重中之重,粮食不足好歹还有肉来凑啊不是么

    跟巡逻的村民点头打过招呼过后,安羽宁都还没有进入山洞,远远的在山洞入口的左侧,赫然新出现了一个看着突兀,却又简陋至极的窝棚。

    而此刻在这个窝棚中,却传来了一阵阵熟悉的说话声。

    “可怜我的娘老子啊,可怜我那亲兄弟,亲侄儿们啊,他们的命好苦啊……死了死了都不安生,亲亲女婿见着面了,却连个尸首都不帮你们收啊……”

    都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寂静中死亡,如周花枝这样内心阴暗压抑的人,最终在从丈夫嘴里得知,自己的亲生父母,自己的兄弟亲人,居然全都死光光无一幸存后,周花枝彻底的爆发了,毫不犹豫的撕掉了那张,她长年披在面上的那层温婉贤良的皮。

    这三天都是如此,周花枝哭完了爹娘哭兄弟,哭完了兄弟哭侄儿,哭完了侄儿后,又是用怨恨的语言,刻薄的话语人身攻击自己的丈夫。

    “你个不中用的男人,你个窝囊废!一文钱都带不回来不说,自己还伤了屁股蛋子叫我来费心伺候,你怎么就不真真死在外头……”

    这幅魔疯的样子,不要说李兴林无法接受,不要说根本就被周花枝丢开了不管的五丫五郎不能接受,便是一直以来都以欺压周花枝为乐的,黄招弟与黄兰花姑侄二人也都有些胆怯。

    纷纷都躲了开去,一副能不招惹这个疯婆子,就不招惹这个疯婆子的忌惮态度。

    只可怜边上,眼巴巴看着自家亲娘发疯的五丫。

    小丫头能力有限,唯一能干的事情,就是每天在亲娘发疯的时候,自己悄悄摸的领着弟弟避到一边。

    两个小的尚且能避走,可伤了屁股,每日只能趴躺在山洞里的三叔李兴林,却是避无可避。

    另外还有山洞中的村民们,在见识过‘老实人’的爆发后,也俱都受不了,忙就自动自发的,开始给李兴林选新落脚的地方。

    也不是他们想这般无情,实在是周花枝骂的难听,且变本加厉,她逮谁骂谁,完全是一副魔疯了的模样,山洞中的村民们,实在是受不了她的作天作地,最后大家请了里长做主,加之李家又无人给三房出头,在里长点头同意后,直接就喊了几个年轻体壮的村民,在山洞外头靠着洞口的位置,给他们搭建了个窝棚,硬的态度强硬的把李兴林一家给挪了出来。

    眼下安羽宁三叔一家四口,就住在这个窝棚里。

    正好就这么恰巧的,等安羽宁今日来的时候,她不仅是听到了三婶周花枝,对自家三叔的辱骂与嫌弃,更是亲眼看见证了,在面对现实时,平日里尚且良善的村民,其实也有着自己的自私。

    安羽宁听到里头的叫骂数落声,越听她的眉头皱的越紧,不过她倒也没打算,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出去围观,而是干脆直接悄无声息的寻了个,离窝棚不远的视线盲角窝着。

    她其实也是想看看,她这位平日里软弱可欺,唯唯诺诺,看着就与世无争的‘好’三婶,到底人设要崩成个什么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里头边哭边骂的尖锐声音渐渐停歇,安羽宁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过去呢,结果就在她片刻的犹豫间,窝棚中那本来还在骂骂咧咧的女人周花枝,这会却掀了窝棚前的草帘子走了出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