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显露身形的‘毒蛇’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安羽宁看到走出来的周花枝,在窝棚前左右打量了一眼,而后直接走到山洞口,冲着里头中气十足的骂喊道。

    “五丫,你个死妮子,还不赶紧的带着你弟弟给我滚回来,整日就知道瞎跑跑不归家,我养你个白吃饱用什么用……”

    安羽宁听到对方的骂声,心里也为自己还挺喜欢的五丫伤感。

    以前的时候吧,她这个三婶哪怕再不喜欢女儿,可面上做的倒也过得去,最起码不会如懒蛋大伯母那般,对待自己的女儿非打即骂,一点都不当人看。

    如今的三婶,她到底在短短的三天时间中经历了什么为何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莫不成她也是被人穿越啦被人夺舍啦

    安云宁心里着实纳闷,结果还不等她想个明白,一直站在洞口,见着自己儿女滚出来的周花枝,眼睛带着怒火,火气直接就冲着五丫去了,她叉腰怒骂。

    “你个白吃饱的死丫头,你去那里头作甚待在窝棚里你能死吗下回你再带着弟弟去洞里头瞎混,我打断你的狗腿!”

    骂完五丫,看着面前怯懦呆愣在自己跟前的一双儿女,周花枝停顿了片刻,心中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阴着一张脸,指着自家的窝棚道:“赶紧给我滚回去,看好你们那残废窝囊爹!老娘真是少欠了你们的,还得伺候你们这群大爷!”

    五丫也精乖,被亲娘骂也不还嘴,听到亲娘的吩咐后,忙就拉着五郎,姐弟二人在亲娘魔疯般的碎碎念中,快速闪回了低矮的窝棚中去了。

    周花枝见了后,对着窝棚啐了口唾沫,当即转身,开始往自己所站的方向走来。

    安羽宁想着,自己在外头偷听了半天,此刻若是跟这完全变了个人的三婶碰面,那两厢岂不是很尴尬

    当即想也不想的,安羽宁忙提气运功,足下轻轻一点,踏雪无痕,人如轻盈的鸟儿一般,直接飞身倒退,飞掠到不远处另一颗大树后头来躲避。

    刚刚躲到大树树干后几息的功夫,周花枝就走到了她刚才所站的位置。

    安羽宁躲在树干后,两边虽然相隔不远,但如若不是仔细寻找,周花枝是绝对看不到自己的,反而是自己,能再暗中观察,能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可随即,本来躲到树后的安羽宁又猛然回神,觉得自己特别傻!

    她又没做亏心事,自己为什么要躲

    心里有些好笑加郁闷,才想着,她是不是干脆绕过三婶,自己去窝棚看三叔呢结果前头那性格大变的人,又开始一边碎碎念的骂人,一边捡材火。

    “老娘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嫁了这么个窝囊废这么多年来,我勤勤恳恳的伺候了,老李家一家子的豺狼虎豹,没得一个好,没得一分善!只可怜我娘家一家惨死,可怜我大冷的天,还得出来捡柴火,去伺候家里的那个窝囊废与白吃饱!都是混蛋,都是财狼,都是窝囊废……”

    对方念叨数落着不说,到了后了,更是因为捡到大根的柴火搬不动后,周花枝生气之下,便一边奋力的拿脚去踹柴火,一边嘴里如诅咒一般的,意有所指的叫骂着。

    安羽宁听后,心下正感慨着世事无常,人心易变之时,对方嘴里的骂骂咧咧,却慢慢变成了自言自语的发泄。

    而这些自言自语的发泄,却是让安羽宁知道了,那被时间掩盖住了的真相。

    “老李家的人一个都不得好死!大房懒,二房奸,两老不死的毒!一家子就没一个好东西!可怜我周花枝,日日受到这些畜生财狼的压榨,老天真是不开眼啊!该死的不死,该活的却活不成!贼老天,你真可恨!上回就叫二房那个死崽子给躲了过去,浪费了我的功夫不说,白瞎了我的好药不说,还害得我一直怕被人揭穿,日日提心吊胆。明明胡人都打来了,为什么那奸诈的二房人不去死为什么偏偏是我家的这个窝囊废受了伤早知道,早知道上回那药,我就该直接下到饭菜里,合该把老李家一家子,都迷晕了丢深山老林子里去,让野狼给活撕了才是……”

    听着听着,当听到对方说他们二房奸的时候,安羽宁心里是有火的,此时的她只觉得,这位三婶其实就是个喂不饱的白眼狼,真真是白瞎了她老爹,这两年来对他们三房的照顾与提携。

    可还没等她恼恨完,对方嘴里接下来吐出的真相,简直就气的安羽宁,恨不得立时上前打杀了这个毒妇!

    先前她还觉得这人性格大变,是被人穿越夺舍了呢她哪里能想到,原来这人就是那个藏在暗处,曾经谋害了她家弟弟的毒蛇

    一想到她家小六上回被人迷晕了,差点命丧黄泉,两辈子都把亲情看的比命重的安羽宁,人当即就被暴虐的情绪占据了心房,不管不顾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要杀了这个夫妇,一定要杀了这个毒妇!

    周花枝在前头嘴里骂的正起劲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自己后背脊一凉,根本就不等她反应过来,安羽宁已经蹿了过来,跳高飞抬起一脚,直接就把对方给踹翻在地。

    不等狼狈趴在雪地上的周花枝反应过来,安羽宁已经顺势一脚,踩在了周花枝的后脑勺上,嘴里狠厉的威胁。

    “说!当初是不是你给我弟弟下药是不是你把他丢到后山的雪窝子里去的”

    周花枝被人从后面偷袭,倒下的瞬间,她还想着,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欺辱

    结果还没等她叫骂出声,突觉后脑勺一痛,她那才将将离开了冰冷积雪的脸,又再次投奔了积雪的怀抱,又牢牢的卡到冰冷的积雪中去了。

    周花枝心里恨毒了,此刻踩着她后脑勺的人,可没等她破口大骂,背后就传来了,让她都为之惧怕的熟悉声音。

    娘嘞,这声音的主人,不正是家中人人都惧怕的小杀才还能是谁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小杀才此刻嘴里的问话,她怎么听着就那般的毛骨悚然呢?

    谁到底是谁

    是谁把她丢了二房那个死崽子的事情,告知了这个小杀才知道

    周花枝心头猛的就是一阵心悸,却只感觉到,此刻踩在她后脑勺的力度又加重了些,背后冰冷的质问声,此刻在周花枝听来,无疑如同那索命厉鬼一般的恐怖。

    “你给我老实交代,刚刚你自己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你害了我家小弟”

    随着身后恼羞盛怒的质问声响起,听在狼狈不堪的周花枝耳中,她却只想给自己来两巴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