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何为公道与正义?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还要阻止她报仇

    不等安羽宁想明白,二祖爷又自顾自的道:“四丫头你且罢手,你三婶就交给我们来处理,你放心,到时候族里定会给你弟弟一个公道的。”

    “什么样的公道”安羽宁不由的追问。

    自打两年前那回跟安羽宁接触过后,二祖爷也是知道安羽宁的性子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指着周花枝。

    “这样的毒妇,我李家自是不能姑息,待族里商议过后,我们自会叫你三叔对她多家管教。”

    “就仅仅是管教而已”

    “不然呢四丫头啊,你脾气这么执拗,不好!再说了,你弟弟最后了不也没甚事么小丫头,你要学会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小小年纪的就那般狠心肠!”

    老人家么,讲究个家丑不能外扬,更何况还是在眼下这个风雨飘摇的乱世。

    眼下家都尚且不知道在哪里且老三李兴林身上还有伤呢,便是为了能有个人照顾受伤的老三,便是为了五丫五郎两个孩子着想,他们也得给周花枝留条后路啊。

    而恰巧,安羽宁却是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意思,也看出了对方敷衍打太极的意图,如此对待,这让安羽宁如何甘心

    安羽宁自然是不肯罢手。

    结果安羽宁强硬的态度,当即惹恼了三个老家伙,也顾不上端着面子了,直接又把炮火对准了她。

    在他们看来,一家子和气生财最为重要!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小六也没有出大事,怎么就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个时候他们反而是忘了,周花枝这个毒妇的险恶用心,反倒是觉得安羽宁性子执拗,一点小事就盯着不放,为人心胸太过狭隘,还跟长辈顶嘴,真真是忤逆不孝!

    当即,这三位自持身份的耆老,纷纷开始调转矛头的指责起安羽宁来。

    看着面前的三个老家伙,听着他们口口声声的指责教训,安羽宁是真给气笑了!

    呸!狗屁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她饶过了毒妇,那谁来饶过她谁来饶过她弟弟谁来饶过她的家人都是狗屁的道理!

    倘若按照他们的理论,这犯了罪的人,如果没有导致受害者死亡或者受伤,那犯罪的人反而还值得原谅喽

    这莫名的同情心,莫名的理论,真真是可笑至极!!!

    什么是公道什么是正义

    照他们嘴里口口声声的说法道理,那这个世间还要律法作甚还要公道正义作甚反正杀人者,只要没把人给杀死,那都是值得宽恕的

    嗤……狗屁!

    这些人现在这么副嘴脸,都同情这个狠毒的凶手,反倒觉得她执拗她得理不饶人了那他们怎么也不想想自己,既然自己这般伟大,当初又为何嫌弃周花枝吵闹,非要把人往山洞外送啦

    真真是无关自己痛痒的拿着别人来充好人,脸呢

    安羽宁脸色越发森冷,深吸口气。

    望着面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众人,本来按照她自己的性子,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放过这周花枝的,可随即看到人群中,那要哭不哭的五丫;想到窝棚里那受了伤,且还需某人照料的三叔。

    安羽宁心底仔细斟酌了半响,最终却任没打算就此放过这个狠毒的三婶。

    她这样的一个毒妇,连小小年纪,与她儿子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她都能狠得下心肠来谋害,而且更不消说,他们两房人的关系平日里还算是不错。

    既然对待关系不错的他们家,这个毒妇尚且都心狠手辣,那么谁又能保证,自己此次放过了她以后,这人就能不再打自家人的主意?

    她可不想当电视里那些所谓深明大义,以德报怨的好人!

    无视掉面前众多,眼下看着周花枝可怜,纷纷给她说话的人,安羽宁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走到刚才周花枝辛苦踹断的柴火堆边上,顺手捡起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利落走回。

    不等在场的人琢磨明白,她拿着树枝是要干什么用呢安羽宁当即对准了此刻正半趴在地上,看着面色凄苦无助的绿茶婊——周花枝的右腿狠狠的挥下。

    “啊……”

    周花枝吃痛,当即从她的嘴中,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听得在场的人,浑身都情不自禁的抖了抖,这群人看向安羽宁的目光也诡异了起来,便是连刚才还站在安羽宁这边,偏帮她一些的何老五,眼下看着安羽宁的眼神,也充满了不赞同。

    “死丫头,你……”

    “孽障,孽障!四丫头,你怎么敢……”

    看到安羽宁无视他们这些长辈,且手法狠辣的果断动手敲断了周花枝的右腿,见状,三个老家伙也俱都是一副不可置信,一手捂住心口,一手颤颤巍巍指着安羽宁责怪惊惧的表情。

    安羽宁可不管眼下周围的人怎么看自己。

    先不说自己根本不稀罕什么名声,也不会在上坎村过一辈子,更没有要向眼前的这群人讨吃饭,她何必委屈自己,去看别人的眼色

    说不句好听的,眼下她可是顾家妇!

    便是按照这些老古板的话来说,不都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么

    眼下身为顾家妇的她,面前的这群人,谁能管得到她头上

    即便是他们想越界的管一管,那不也得先问问顾长年的意愿么

    再说了按照顾长年的记忆,眼下这山上他们还能待几日这上坎村的地界,他们又还能呆几日

    她才不烦神这些人怎么看她呢!

    挥棍打断了周花枝这个毒妇的右腿,安羽宁心下很满意。

    安羽宁心想,你丢掉我弟弟用心险恶,出手时就没打算要饶过我弟弟的性命,要不是小家伙运气好,这会子恐怕坟头都长草了。

    眼下按照这群揽闲事的人的说法,自家弟弟并未真正受伤,所以她也不应该咬着这个女毒蛇不放,那很好呀,她也退一步,也不要她的性命,只要她的一条腿总是可以的吧

    当然了,如果到时候,这里再次被胡人的铁骑踏破,这瘸了腿的女毒蛇能不能跑得掉又能不能躲过凶残的胡人这些就不是该她来操心的了。

    潇洒解气的丢下手里的棍子,安羽宁径直的拍了拍双手上不存在的灰,看了眼站在人群前,遥望着自己的五丫,想了想,安羽宁把背上背着的小背篓取了下来,抬脚走到了五丫跟前。

    “五丫,这里头有伤药,还有一只野兔子,你都拿回去。药给你爹用,肉的话,你自己烤了分给你爹跟弟弟一起吃,至于别的人,你就甭操心了,记着了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