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哭?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就是这双翅膀,致使本应该是过年了新年后,才姗姗来迟的大岳军队,眼下就已经提前到来了不说,并且他们还救下了本应该如下坎村那般,几乎死伤殆尽的上坎村村民,从而导致最终的结果是,上坎村这辈子活下来的人,比上辈子多的多。

    然儿安羽宁却没有想过,其实她与顾长年也是一样的,同样是那双煽动了事态发展演变的小翅膀!

    率先带着儿女仓皇逃命的李兴林,下意识的就往深山跑,因为他是知道的,自家的二哥四侄女他们,此刻人就躲在山里的某个角落里。

    在李兴林这个老实的男人心中,他始终还是最信任自己的二哥李兴田的,所以在危险来临的关键时刻,李兴林才会下意识的首先选择了李兴田。

    当他背后背着儿子,腋下夹着女儿,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里挪动了好几个时辰,眼瞧着东边已经隐隐的泛着金光的时候,半个晚上都忙于逃命的李兴林,这会子终于是再也支持不住,精疲力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冬日里最是打猎的好时机,眼下外头的世道乱,窝在崖底不出的三家人,也就一门心思的打猎,好多存些野味跟皮毛在手里,老话不是说的好,粮多心不慌么

    再加之顾长年与安羽宁都知道,马上更乱的世道就要来了,二人先前只顾着存粮食等等的生活必需品,这些肉啊蛋啊蔬菜啊什么的,没有经验的二人,那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也幸亏安羽宁得了顾长年亲娘的山居绣图,空间因此升级了,眼下里头不仅被二人合伙种下了粮食、蔬菜、水果等等,便是先前收进去的家禽,还有后来在山上抓的活野物丢进去后,都因为里头温暖如春,已经开始产蛋了。

    可好东西越多,不是底气越足么

    安羽宁自然不会嫌弃肉肉多,鬼知道后头还要乱多少年呢她还准备带着一家子南下去,甚至还要去京城找小师兄他们去,到时候,恐怕这些肉食够不够吃还指不定呢

    抱着这样的心里,安羽宁一大早天都没亮,就背着她的小弓箭,腰上别着小环首刀,手腕带着袖箭,全副武装的跟同样武装好的顾长年一道,硬跟着三家的男主人一起全都上了悬崖,开始新一日的狩猎日常。

    考虑到近日来,他们总去一处霍霍,今日出奇的谭有财便提议,他们今个换个地方打猎。

    对于打猎这件事情,自然还是谭有财最有经验,是以,李兴田还有赵德胜他们自然是听从谭有财的,至于安羽宁跟顾长年,还有谭家的两个大小子,他们这群年岁小的意见,自然就不重要了。

    大家都听从谭有财的安排,跟在他后面转移狩猎场。

    上了山崖,走了大半个时辰,太阳都升起的时候,走在人群中央的安羽宁,就皱着眉头觉着,此刻从西边吹过来的风有些不对劲。

    当即安羽宁停下了脚步,伸手拉了拉走在她身边的顾长年,“顾长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也不是她大惊小怪的爱疑惑,只是这自己的听力虽敏锐,可山里头怪声音不少,像是山风拂过树枝发出的哗哗声,像是山风吹过山洞的呜呜声等等,这些声音,在山上住的这些日子来,安羽宁可没少听。

    这会子,她突然听到前方,隐隐的传来阵阵哭泣夹杂着叫喊声,因为听不真切,安羽宁自己也无法肯定,只能下意识的来寻求旁人的认同。

    顾长年被自家小媳妇拉着衣袖这么一问,他当即停下脚步站着不动,仔细的侧耳倾听起来。

    听了半响,顾长年也皱着眉头摇头,“没有啊宁宁,你到底听到什么啦”

    “怎么会没有呢你再仔细听,是不是有人在哭”

    明明她就听到,前头有哭声传来,为什么身边这货就听不到

    还没等身边又仔细倾听的顾长年开口,走在他们身后的谭宝柱跟谭宝根都凑了上来。

    “四丫妹妹,你到底听到啥声音啦我咋地就听不到”

    随着谭宝柱的话音落下,弟弟谭宝根也跟着点头,“是啊,四丫妹妹,我也没听到,你到底听到啥了呀那什么哭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这时候,分别在前后走的谭有财以及赵德胜,还有亲爹李兴田也听到了他们的议论,也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起来。

    可惜,即便是如谭有财跟赵德胜这般,长年在山上走的老手,因为没有安羽宁这般的深厚内力,所以他们根本就没听见,安羽宁所听到的声音。

    俱都是一副茫然的模样,让安羽宁很是狐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耸耸肩,安羽宁摇摇头,才想着抬脚从新出发,可就在她抬脚的瞬间,远处又是一阵哭声传来,这下子安羽宁听得很清楚,那真的是哭声,并且哭声中夹杂着喊声,她绝对没有听错!

    当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安羽宁也不多说了,马上高喊了一声本在前头探路的金子,看到金子领着大黄屁颠颠的冲到自己的脚边转悠后,安羽宁忙就指挥着金子一起,当即转道,往声音传来的望向跑了过去。

    见到安羽宁跑了,顾长年与李兴田自然是二话不说的跟上,随后心里也很好奇的谭家兄弟二人,也迈腿接着跑,谭有财与赵德胜一看,二人也俱都抬腿跟了上来。

    安羽宁跟在金子与大黄身后跑啊跑,随着渐渐的接近,原本那低低的哭泣声渐渐清晰起来,到了后来,安羽宁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对方嘴里一直喊的话语是什么了。

    “爹,爹,你醒醒啊,爹,爹,你醒醒,醒醒啊……”

    “爹!姐!哇……”

    这一声声的哭喊,听在安羽宁的耳中,她莫名的觉得,这一男一女两道童声声自己熟悉的很。

    心下怀疑,安羽宁步伐越发的快速,随着渐渐的接近,当安羽宁看到前头雪地上那或躺、或跪、或趴的三个熟悉的身影时,她的心里也有些惊愕。

    那是那是她三叔跟五丫五郎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