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各自前程各自挣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顾长年拉着安羽宁快速的绕过了这堆尸体,越过被众马踏平的山涧雪地,两人相协着飞快的往山下奔。

    在快要接近山下的上坎村的时候,安羽宁与顾长年齐齐听到,从村子里传来阵阵哭声,听动静,那可不止一个两个人在哭。

    随着他们的靠近,二人渐渐可以分辨出,这哭声是从村中不少户人家家中传出来的。

    经过村子里的时候,这哭声更加真切,安羽宁留心观察了一下发现,原来家里传出哭声的,是这次山洞遇到袭击后,家里死了亲人的人家。

    眼下这些人惦记着亲人枉死,加之如今算是太平了下来,自然就不会如先锋营那般,直接埋葬了袍泽然后整队离开。

    村民们反而是把亲人的尸骨带回家来,然后按照该有的下葬习俗,在家里停灵几日,哭丧完毕后,再选定吉时吉日埋葬亲人。

    知道了哭声是怎么回事,安羽宁心里就惦记着别的问题了。

    她背着家人下山来,此刻心里也怕自家老爹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危,更也怕他们担心那对极品老夫妻的安危,毕竟那是自家老爹的亲爹娘,血脉关系是割舍不断的。

    所以便是自己再不喜李家这些个极品们,为了事后好跟亲爹回话,她也只得先领着顾长年去了趟家里,去查看极品们的情况。

    不得不说,自己那阴险爷跟妖婆奶的命特别大,经过这一遭,除了人受了点惊吓刺激外,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家里唯一伤到了的,却是那恶心大伯。

    因为瘸着条腿的缘故,恶心大伯跑的并不快,加上这货一直臭不要脸的躲在人群后,而且大岳先锋军来的特别及时,所以这货只是在往山洞外跑的时候,不小心胳膊挨了一刀,其他倒是很好。

    至于自己在意的毒妇周花枝,安羽宁暗自查看了一圈,却怎么都没发现这毒妇的踪迹。

    她想着自己还忙着呢,自然不会多耽搁时间,来确认毒妇的情况如何,在看过李家人的境况后,安羽宁又悄悄摸的领着顾长年离开了。

    这个地方,这个家,这辈子她还回不回来都不说定了,这里头的人是极品也好,是好人也罢,都不关她的什么事情了。

    从今往后,他们过的好也好,过的怀也罢,这些都跟她安羽宁无关,跟她安羽宁的爹娘也无关了,各自的前程各自挣吧!反正她是不会圣母到,说要留些粮食啊什么的下来,给这群极品享用的。

    当初跑上山的时候,自家这一房就已经做出了退让,家里公中那么多粮食,她爹就拿了一开始拿的那一点,剩下的那些,包括自己最后带上山去的公中粮食,他们二房也是一点都没有去动过。

    再加上她爹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挣的钱可都交公中了,眼下自家也没要公中的一文钱,这些钱粮加在一起,就当是自家老爹孝顺两个老的了,多余的屁都没有!

    安羽宁光杆的给老爹做出了选择,转身就拉着顾长年准备离开,她想着,眼下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得赶紧赶回去,爹他们在崖底还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结果不成想,二人才走到村口的位置,迎面却碰到了熟人,正是何念娘的远亲何幸福夫妻二人,按照辈份来算,这对夫妻安羽宁该喊表叔公跟表叔婆。

    对方看到安羽宁,夫妻二人忙一个箭步窜上来,拉着安羽宁就急吼吼的问她。

    “四丫头,怎么就你们小夫妻两个你爹娘呢你哥哥、姐姐跟弟弟们呢他们怎么样了都还好吗”

    见对方脸上的焦急与担忧不是作假,安羽宁忙就乖巧的应声。

    “表叔公,表叔婆你们别急,我爹娘他们都好,我哥哥姐姐弟弟们也好,他们都在山上窝着呢,好得很!倒是你们,你们都还好吗”

    见到安羽宁关心,表叔公何幸福欣慰的点点头,表叔婆却一脸的唏嘘的喃喃。

    “好,好,真是菩萨保佑!齐家军的军爷们保佑!你表叔公我们一家都好,人都平安无事,就是你大表舅受了点轻伤……”

    安羽宁耐心的听完表叔婆的絮叨,也正是从她的嘴里,自己了解清楚了昨夜事情发生的经过,以及今日事情的后续。

    原来昨晚齐家军的先锋营来的特别及时,村子里也就死了二十几口人,都还没有人家先锋营的军士牺牲的多,且这二十几口大多都是老弱病残,之所以会不幸殒命,只是因为腿脚不灵便,胡人杀来的时候,他们跑不快的缘故。

    后来等把胡人都收拾光了,这些大岳的军士告诉他们,其实山外头现在基本算是平安了,离他们这里最近的一个营地,就设在了瓦堡亭,眼下上坎村安全的很。

    眼下齐家军十万大军,正在北地各处驱除胡狄,如今他们这块地界上,几乎四处都可以看到齐家军的营地,他们都是在维持这周边的秩序安危,保护老百姓们的财产安全的,大家大可放心的归家,便是那早就空旷了的县城村镇,眼下也正在慢慢的恢复人气生机,逃出去的人,也开始渐渐的回家了呢!

    从对方嘴里听到了这些,看似振奋人心的消息,看着对自己一家很不错的表叔公夫妻脸上的喜悦之色,安羽宁跟顾长年心里都颇不是滋味。

    他们心里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一切,都只是如昙花一现般的幻象罢了,可他们却只能埋在心底不敢细说。

    出于心里那点有恩必报的心里,安羽宁最终还是忍不住的提醒对方。

    “表叔婆,虽然眼下看着局势是好,大家也都平安了,但是胡人狡诈又善于骑射,指不定他们哪天又会偷偷跑来打草谷了,人家齐家军的驻地离咱们这也不算近,所以你们还是得留个心眼,万事留个退路才是啊。”

    听到安羽宁如此小大人般的口气,可把面前的何幸福夫妻逗乐了,这位表叔婆甚至还笑着轻拍安羽宁的肩膀感慨。

    “呵呵,我家四丫也长大了,都知道万事以防万一啦啊,好,好,是该这样!”

    得,自己明明说的很正经,结果架不住外在年纪小,在大人们看来,她这完全是在瞎操心呀!

    面对对方如此态度,安羽宁心里也很是无奈,可她已经是尽心提醒了,也只希望他们能放在心上才是。

    她提点的话对方听不进去,那她也只能是在别的地方帮助帮助他们,如此,心里无奈着的安羽宁想了想,便接着开口:“表叔公,表叔婆你们等我下,我去去就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