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宁要家乡一捧土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顾长丰听完,当即二话不说的,忙想要再跪下磕头道谢,却被眼疾手快的顾长年一把拉住给阻止了。

    知道顾长丰这次回来后,是不打算再跟着他们回去了,顾长年拉着顾长丰反复交代了几句后,这才占时告别了六姑姑,只推说他们要去把他们藏在附近的,三爷爷他们的骨灰带来还给他们,六姑姑感动之余也没在挽留,任由顾长年小夫妻二人离开。

    当然东西都在小媳妇空间里,刚才的话只不过是说辞而已,所以二人的动作很快。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进了空间,顾长年从空间的仓库中寻了个独轮小推车,把安羽宁清点出来的东西,都放到了推车上后,二人这才带着推车一起出了空间,然后把满满一车本就属于他们的东西,都送还给了他们。

    告别了千恩万谢的六姑姑,根据两人刚才在空间里商量的,他们又回去了一趟祖宅,给住在那儿的九叔跟十一叔,送了一袋子约二百斤重的粮食过去,当然,这些粮食是从当初收了下坎村族里的地窖份额中拿出来的,也算是取之于下坎村用之于下坎村了。

    在与他们告别的时候,顾长年任然是老生常谈的,跟这两位叔叔打了预防针,并且也告知他们,若是万一局势不好,他们可以去找顾长丰,让他带着他们南下或者是进山躲藏避祸。

    毕竟在顾长年想来,顾长丰他们那一屋子的几人都是老弱病残,丝毫没有行动自保能力,如果能有两个年轻力壮的族人加入,对他们也是一个保障。

    至于在他们离开后,考虑到他们人多可能粮食不够吃的问题,在离开前,他还是会跟小媳妇一道,在崖底的树屋内,存放上一些粮食给他们留着,反正动用的依然还是族里收来的那些粮食,自己也不算心疼。

    况且哪怕是空间无法种植,便只是他跟小媳妇收的那些粮食,都足够他们一大家人吃好多好多年呢!

    然而,离开后的安羽宁与顾长年不知道的是,他们这一番安排,还真真就救下了他们几人的性命,也成全了顾长丰这个未来的杀神!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只说安羽宁跟顾长年回到了崖底后,在崖底与亲人们度过了在北地的最后一个新年,过完了初三,初四一大早天都未亮,一家人便都行动了起来。

    按照计划,南下去的一路,安羽宁准备了两辆车,一辆两只骡子拉的车厢大一些,正好够他们一家乘坐,一辆一只驴子拉的小车厢,正好给三叔与五丫五郎坐。

    昨日傍晚的时候,安羽宁与顾长年借口离开了崖底,说是出去准备车子,其实却是进了空间里头打点。

    两辆车的车厢都是顾长年家的,大车厢两米乘以两米的宽度,他们一家人坐着还是很宽敞的,而且车厢底部还有暗格,安羽宁便在车底的暗格中,放上了些米面油粮、食盐、蜡烛、火石、针线、武器、锅碗瓢盆什么的。

    小车厢虽然没有暗格,安羽宁与顾长年却也在车子尾部放了个大红木箱子,里头照样比着大车一样,每种东西都放了些,只是份量不比大车多,这也是考虑到以免驴子拉不动的问题。

    除此之外,大车厢里,安羽宁还与顾长年一起动手,改动了一些内部结构。

    至于准备这么多东西在车上,自然是为了隐藏空间的存在,放在外头做样子的,而且这样安排,就算是万一两辆车走散了,三叔他们也能凭着车上的东西,熬过一段时间。

    两辆车收拾整理好了以后,因为也没法赶上山去,小夫妻二人就回了崖底,借口说车子都放在了下坎村藏好了,其实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依然还是放在空间里的。

    待到明日天不亮就出发,等到了下坎村的时候,他们在找借口把车子赶出来,让大家伙上车就是。

    当初上山来的时候,大家本就没带什么家当,后来安羽宁与顾长年下山回来,带回家的也顶多是些食物,加上他们在山上这些日子来,除了收获了些腊肉,皮毛跟柴火,还有吃饭的简单家伙事外,其他的就是他们的衣裳跟被子。

    眼下要走了,收整起来倒也快,每人都穿上安羽宁她们特意制作的棉袄,背上小包袱,怀里藏好小刀小匕首,人人在帮着分担一些物品后,东西也就带的差不多了。

    离开崖底,是安羽宁与顾长年二人断后,临走前二人不仅收了这里最后带不走的柴火,更是爬到了树屋上头,在里头放下了五麻袋的粮食,除了他们给的这些粮食外,另外本就属于顾长丰的,几日前自己好心帮他留下的另外一半钱粮、衣物等等,安羽宁也俱都放在了树屋里头。

    如果可以,他们打心底里希望,顾长丰他们并不会再次回到这里来,也更加不会用到这些粮食!因为那样的话,还能表示他们的平安……

    放好了粮食,收好了尾,安羽宁领着顾长年背上包袱,迅速的跟上前头的爹娘他们。

    直到上到了崖上后,一家人都不约而同的回望了一下,这个他们住了两个多月的崖底,脸上俱都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要走了,虽然舍不得,却依然得走。

    “走吧,媳妇。”

    “嗯,好,我们走。”

    何念娘看着自家的男人,转身挑起担子走在前,她应了丈夫一声,跟着收回目光,低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手里下意识的摸向胸口鼓囊着的地方。

    安羽宁顺着她娘抚摸的地方看去,她知道,娘胸口鼓起的地方,珍放的不是什么钱财,而是一捧取自崖底的泥土。

    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宁要家乡一捧土,莫念他乡万两金。

    要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要不是她坚持要领着家人南下避祸,以爹娘他们的心性为人,又怎么可能会义无反顾的跟着自己离开

    对于家乡,他们有太多的不舍,可这种不舍,在安羽宁面前却又全都化为了虚无,让他们宁可撇下故土,也要跟着闺女踏上未可知的旅途,这种爱是深沉的,无疑让顾长年羡慕,无疑让安羽宁感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