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天上掉下二百两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待到顾长年兜回了一大团的雪,车子又重新行驶起来后,安羽宁直接让他把瓦缸里的小炉子,以及瓦缸底部的青砖拿起来,把雪团放进去后,又把专门垫脚的青砖放入,然后才把炉子放回到青砖上。

    这样以来,待会炭火升起来了以后,下头的积雪就会慢慢融化,这些雪水会起到一定的安全作用,便是因为车子的颠簸,不慎导致炉中的炭火跌落,或者是炉子倾倒,到时候有这些雪水在,也能预防火灾。

    待到炉子放好了,安羽宁捡了几块木炭放到炉眼里,想着车厢生火也不能烧柴引火,便把手里的烈酒往木炭上淋了一些。

    酒是易燃物,木炭也是,两者相结合下,安羽宁手里的火折子,应该很容易就能把木炭引燃。

    果然,当火折子接近被淋了酒的木炭后,瞬间,木炭就燃烧起来,发出一股带着幽蓝转绿的红光,不多时整个黑色的木炭慢慢变成红色,时不时的还发出噼啪的燃烧爆裂声音来。

    安羽宁取了个小铜壶,里头倒入水囊中的干净水,想想又从箱子里翻出一个草篓子,也不揭开,她把伸手到草篓子里,借着草篓子的掩护,其实是从空间里头,掏出了约莫斤把重的干老姜放到草篓子里,手伸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捏着一大块。

    安羽宁一手拿姜,一手拔出插在靴子里的匕首,把生姜的表皮刮干净后,唰唰唰的把这块生姜,全都削到了铜壶中,待到水开后,安羽宁又掰了些片糖往里头,这才把铜壶中的姜糖水,分别灌进了自从箱子里拿出来的两个半大葫芦里头。

    吩咐顾长年,把再次架回到炉子上的铜壶续上水,自己则是用衣角兜住两个葫芦,分别把他们送到了外头给老爹与三叔,并叮嘱他们把葫芦放在胸口取暖,人感觉冷了就拿出来喝两口。

    对于安羽宁的关心,李兴田与李兴林相视一笑,乐颠颠的接过了安羽宁递上去的葫芦后,便忙赶安羽宁回车厢去了。

    接下来煮出来的那壶姜糖水,安羽宁又指派顾长年,送给了后头坐驴车的谭有财一家,随后再煮出来的那两壶,则是车厢中的众人分喝了。

    大家伙喝着又甜、又辣、又滚烫的姜糖水,渐渐的朝着前路进发,不知不觉中,在临近傍晚的时候,一行人抵达了栗县县城。

    骡子跟毛驴自然是没有高头大马走的快,只不过考虑到马会被征用的棘手问题,他们也只能用这些牲口代步,眼下走了差不多都要一日功夫了,他们才将将抵达了县城,虽说冬日天黑的早,雪天路也滑,车马根本就不敢走快,可这速度着实是龟速啊

    进入栗县的县城后,城内显得一片萧条,根本就没什么人气,一条主大街走下来,除了极少数的几家铺子还开着门外,大多的铺子都是门板禁闭的,而路上的行人也是小猫两三只。

    面对如此萧条的局面,眼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一行人眼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落脚的好,大乱将过的栗县,便是连家大车店也没有开门营业的啊,大冷天的他们总不能睡野地里去吧

    最后还是顾长年灵机一动,亲自在外头驾着车,把人都拉到了顾家的大宅前,打算带着大家伙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

    可让顾长年都想不到的是,眼下顾家大宅里头居然住了人

    车子都还没有停稳,站在大门外放哨的兵丁,一眼就看到了顾长年一行人。

    见到门口的两辆车都停了下来,从车辕上蹦跶下来的少年,还径直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站在门口站岗的兵丁,心里就在怀疑了,面前的少年,莫不是这栋宅子的主人不成不然这个时辰,这两辆车上的人不去别的地方,寻那空了万千的空屋子住,反而偏偏直勾勾的朝着这栋宅子来解释不通啊

    当初他们选着这栋大宅子给书吏将军们落脚,无非就是看到这处宅子完整,眼下若面前的人是宅子的主人,这多少就有些麻烦了,他们主事的军需官本都还以为,此处宅子的主人都已经死光光了呢。

    面对这样的问题,其中一个站岗的兵丁,忙就转身往宅子里去。

    见状,下车走到顾长年边上的安羽宁心中猜想,对方看样子是去请示上峰去了。

    果不其然,过了没多大一会,一位穿着青色长袍,发髻插着白玉簪子的中年书生模样的男人,便带着刚才那位报信的兵丁出来了。

    通过交涉后,顾长年与安羽宁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如今哪怕这栋宅子的房契,还安稳的待在安羽宁的空间里头,可此刻宅子里,已经住满了齐家军驻军在此的大小将领与书吏,还有大夫等等的军队人员,他们一时半会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把人家赶出去吧人家可是军爷啊

    更何况,其实他们也只是打算,在此过一晚上就走而已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齐家军军纪严明,在了解到此处宅子是顾长年的家,而且见顾长年拿出房契,并证明自己秀才功名的身份文牒后,对方倒并未因为顾长年的衣服看着破旧而表示怀疑,反而很可能是因为心里同情这位秀才公的际遇,对方在看过顾长年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后,很是大方的出了二百两银子,跟顾长年把这宅子买了下来。

    正常情况下,顾家这么大的宅院,便是再如何贱价处理,也绝对不会是二百两就能买下的。

    只不过眼下他们自己要南下,这二百两简直就是白送上门来的菜啊

    对此顾长年自然没有异议,从这位书生模样的后勤官手里接过了银票后,忙就把自己手里的房契,跟烫手山芋似的递给了对方。

    安羽宁收了顾长年顺手递上来的银票,心里美滋滋的,丝毫不介意,眼下唯一落脚的宅子没了,他们要去哪里落脚的问题。

    此刻对于安羽宁来说,自己又赚了呀二百两是白得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