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面前疯子终是谁?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他们不是圣母,却也不是狠心之人。

    假若刚刚打此处过的,正是那位死于老皇帝猜忌的齐大帅,那么此刻,这位齐大帅是不是正走在去送死的路上

    一旦齐大帅死亡的消息传开,那么这才将将平静了没几日的北地,又即将迎来比先前惨烈上数十倍的人间炼狱……

    所以这位大帅,他们是救还是不救

    他们明明就知道结果,可是为了自己与家人的安危,他们最终选择了沉默,可又因为沉默,便会导致千千万万的百姓葬送性命,明知道后果是惨烈的,残忍的,可他们却不能说,也不能去改变……

    先不说事情是既定的,他们无法改变大局,也不知道假若他们这对蝴蝶翅膀去改变了大局,从而导致的结果会不会变的更加糟糕

    他们只知道,自己就是个平凡的常人,有着自己的私心,虽有心帮忙,可他们却总不能这个时候上前去拦住对方,告知对方说,亲,你别进京了,因为老皇帝要你的命!

    假若他们敢这样做,想来他们自己也见不到今晚的月亮了!

    要知道,这位齐大帅可是坚实的皇权拥护者啊!他们这样败坏皇帝的名声,不说皇帝饶不过他们,想来这位皇权脑残粉也饶不过他们啊!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吗

    在这样皇权至上的封建王朝,哪怕她空有一身本事,她也是不敢去挑战的,她不是神!

    君不见,明明有逆天法宝的李爷爷,最终还是寂寥的惨死他乡吗

    君不见,明明武功绝顶的爷爷,最终也还是躲在镖局,苟延残喘的郁郁而终吗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女猪脚,也没有所谓的猪脚光环,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是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罢了……

    抛开心里瞬间涌起的愧疚,安羽宁拉着顾长年飞快的下山,看着都一脸关切望着他们的家人,安羽宁急忙解释。

    “爹、娘,有财叔,妮婶婶,来人是齐家军,看样子赶路非常急,想来定然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为了安全着想,咱们还是快点上路吧,只有到了京城,咱们才能算是安全。”

    当然,也有可能到了京城,依然也不安全!安羽宁心里这般默默地想着。

    “成,听你安排。”

    “好,我们马上出发。”

    看到闺女、女婿面上严肃,一直以来都特别信任他们的大人们,也不发表什么意见了,忙都认同的点头,开口干脆的回应。

    见大家不问原由的直接点头配合自己,安羽宁忙又补充了一句。

    “看他们走得急,我的心里有点不安,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接下来的路,咱们可不能跟先前几日那般,走走停停不着急了。爹娘,还有有财叔妮婶婶,咱们后头的行程一定要加快,路上也尽量不要停留,晚上打尖的时辰也要推迟一些,以后露宿野外的时候肯定就多,大家可能要吃苦了。”

    “这个没事,咱们庄户人家哪有吃不了苦的放心吧四丫头,咱们出门前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的,啥也不说了,咱们出发!”

    赵毛妮是个直爽人,听到安羽宁的犹豫,她当即就搭话,直接就安抚安羽宁跟她表态,一副她早有所准备的直爽模样。

    随着赵毛妮的话音落下,边上的人也都跟着点头认可。

    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安羽宁自然不再说什么了,这回上车后,她直接还把金子给带上了车厢,而大黄也跟着挤进了谭家的小驴车,因为要加快速度日夜兼程,这会子也不好再让两只跟着跑断腿了。

    匆忙再次出发上路,李兴田与谭有财手里的鞭子,都挥舞的飞了起来,骡子与驴子都撒开了四蹄往前飞奔。

    不过还算好,安羽宁带着的草料充足,想来即便是三口畜生白日累坏了,晚上的时候让它们好好歇歇,再给它们味点精草料啊,豆子啊,麦麸啊什么的,总归能让它们坚持。

    就这样在车轱辘的飞快转动中,他们又走了一日,这日巳时左右,他们早上才出发了没两个时辰,在快接近前方的一个破败的小城镇之时,坐在车里的众人,全都因为突如其来的急刹车的惯性,俱都朝着车厢门飞速的倾倒。

    亏得安羽宁功夫高,而顾长年三郎跟二丫也练了这两年多的功夫,自然不是这么个急刹车就能弄伤的,在急刹车的瞬间,他们就各自动了起来,扶瓦缸的扶瓦缸,扶娘亲的扶娘亲,抱弟弟的抱弟弟,总之车厢中算是有惊无险。

    瓦缸没有倾倒,炉子没事,炉子上熬的鸡汤也安然无恙不说,大家也俱都完好无损。

    确认过大家都没事后,安羽宁这才掀开了车帘,推开了车门,探出身子往外头来。

    只是才一出来,安羽宁立刻就皱紧了眉头。

    此刻自家老爹与三叔早就在骡车停稳了以后,人已经跳下了车辕,此刻二人正望着面前那个,嘴里胡乱疯喊着的疯女人看。

    而这个疯女人,此时正被身后一个看着就无赖,穿的又邋遢,年约三十几许,一看就知道是如二流子一样的男人,给死死拉拽着,嘴里不停的在重复的喊着。

    “我的车,这是我的车!救救我,救救我,这是我的车……”

    这些话,听得安羽宁眉头紧皱,只是还不等她搞明白眼前这一幕所谓何事呢,在安羽宁感觉到身后有人跟出来后,面前刚才还满嘴胡言乱语,如疯婆子一样满脸油污的脏女人,忙眼冒绿光,恶狠狠的瞪着安羽宁身后,那刚刚冒出头来的顾长年。

    在众人都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的时候,那个疯婆子极力的挣扎起来,人卯足力气,死命的往他们这边冲的同时,一只手还直指安羽宁身后的顾长年,嘴里骂骂咧咧的叫嚣着。

    “顾长年,你个小畜生,狗杂种!这车明明就是我的!是我的!如今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说,是不是你偷了我家的钱偷了我家的车你个三只手的小畜生,你不得好死,你黑心肝,你不孝,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