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谋来谋去一场空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这些个低贱的奴仆,紧要关头噬主不说,把他们一家子都抛下了不说,居然还恶从胆边生的抢夺走了,她儿女手中唯一剩下的银钱!

    不仅如此,他们抢钱就抢钱好了,可偏偏因为下手狠辣,她的妙妙,为了维护手里的那点子首饰,当场就被那些低贱的畜生们,给打的脑袋开了瓢……

    当时她只来得及护住儿子,只可恨那个该死的顾永河,只顾着去护住他那老不死的老虔婆,而她那可怜的闺女妙妙,就这般可怜的送掉了性命!

    千难万险中,他们狼狈的逃出生天,而宝贝闺女的尸身,她也没来得及收敛,只能让她孤独的永远留在了那里。

    再后来,身上没有钱,兜里没有粮,他们一路逃的很狼狈。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身边这个她爱了一辈子,敬了一辈子,讨好了一辈子,也骗了一辈子的男人,居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难不成这个该死的男人,以前对自己的千依百顺,居然全都是装出来的不成

    这个畜生为了活下去,在途经一个破烂小村子的时候,居然把自己卖给了,下山来村里交换猎物的低贱山民,把她卖给了人家当共妻!

    想她堂堂谢眉,那么高高在上的玉人儿,辛苦谋算了一辈子,最终却很可笑的,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呵呵呵……

    她费尽心思,百般筹谋,为了过上金尊玉贵的富贵生活,她不惜手染鲜血,可那又怎样呢?谋来谋去一场空啊!

    有心不认命,不想跟着这低贱的三兄弟走但是她唯一的软肋,她可怜的宗儿可怎么办

    为了儿子,她面上妥协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渣顾永河,拿着自己,换走了山民手里的一只野山羊,那时候她就在想,原来她谢眉也沦落到,一只区区野山羊就能交换的境地了吗

    不,她不甘心!

    因为不甘心,更是因为担心那跟着畜生人渣的儿子会遭罪,她逃了,窝在山里头半个月,养好了身子后,她逃了。

    幸运避过野兽,侥幸逃出山林的谢眉却万万没想到,出山后等待她的,却是让她更加难以接受的结局。

    如果在山上的时候,她早知道逃跑的结局会是这样,她一定会留在山上,充当那三兄弟的妻子,好歹那时候她伺候的是三个男人,而不是如眼下这般,在被二流子用帮助自己的借口,把她拐带哄骗回了他家后,自己就沦落成为了,这个畜生挣取赌资的工具!

    而她谢眉,也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精致贵妇,沦落成为了是个男人,花上几文钱,就可以睡的低等娼妓!

    她苦啊!她好恨!

    可再苦再恨又如何她逃不掉啊!

    身边的这个二流子,把自己看得很紧,因为自己就等同是他的摇钱树,所以这个畜生又怎么可能让自己逃

    为什么为什么她谢眉会如此遇人不淑遇到的都是这般的黑心畜生

    明明在自己都绝望麻木了的时候,为什么老天又那么残忍残忍的让她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马车让她在绝望中再次看到了希望的光

    直到眼下她才真正知道,那不是光,那是火,是把她所有的希望都烧灭的地狱冥火!

    直到眼下她才知道,原来那一夜家里所有的财产都消失不见,绝对是眼前这个,她从未放在眼里过的小畜生——顾长年的手笔!

    悲苦的望着远走越远的车,谢眉眼中的光慢慢泯灭……

    “顾长年,你那个……”

    趴在车厢后窗户,一直透过窗棱往外看的安羽宁,她看着越来越远的某女人,又看看身边沉默的顾长年,语气带着些担忧的开口。

    结果还没等她说完,身边的顾长年却歪头对她咧嘴一笑,语调温和的开口,反倒是在安抚她。

    “我没事,宁宁别担心。眼下我只是在想,这个女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她身边的人都去了哪里”

    其实顾长年想说的是,他眼下最最急迫想要了解的,其实是他那渣爹的下场。

    然而,此刻坐在车上的顾长年不知道,远处被二流子粗鲁拽回家殴打的谢眉更加不知道,他们同时惦记着的某人,此刻正在前方某个地方,正遭遇到了生死的考验。

    那一晚胡人突然杀来,自家多年的基业,也不知道是被哪个杀千刀的给顺手摸鱼了,他的财富一夕之间化为泡影,才害得他沦落到如此狼狈困顿的地步。

    要不是为了活着,养尊处优的自己,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可即便他抛开了自尊,抛弃了身段,抛飞了脾气,却依然抵挡不住霉运的召唤。

    挨饿受冻,没吃没喝,以前宝贝至极的女儿也惨死,再后来为了口吃的,他万般无奈下,只得贱卖了妻子换取活路。

    对于他来说,老母不能卖,亲儿不能卖,自己就更加贵重了,所以能卖的除了谢眉还能有谁?

    反正是个妾罢了,卖了也就卖了,女人如衣服不是么

    卖了谢眉换来的一只山羊,顾永河费尽心思的换了一两半银钱,这还是因为此刻肉价上涨了的缘故,可肉价上涨,也就意味着粮价更加疯狂。

    所以这区区一两半,哪怕他再如何省吃俭用,终究也只让他支撑了短短半个来月罢了。

    这时候的顾永河心里悲哀,却又万般感慨银子不经花!

    没了银钱,饥寒交迫下,老母亲在前些日子,一个寒冷的雪夜悄默声的走了,紧接着自己又冻病了,为了活下去,最后了顾永河咬咬牙,再度把身边的爱子顾长宗,卖予富贵人家为了奴才。

    对于他来说,儿子的命与自己的命比起来,自然还是自己的命来的金贵!

    儿子可以再生,可若是自己的性命没了,那就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拿着‘爱’子的卖身钱,顾永河请医问药,可最终他那卖儿子的区区几两银子,也依然没有阻挡住阎王的召唤,就在顾长年遇到谢眉的当日,顾永河也终究是踏上了他女儿与母亲的后路,追赶她们一起离去了。

    至此,顾家唯一还幸存的就只有顾长年,以及那个他名义上的弟弟,实际上的哥哥顾长宗了。

    眼下渐渐朝着京城进发的顾长年与安羽宁并不知道,他们即将在多年以后,会碰到那个一心妒恨他们的强大对手——顾公公,顾长宗!

    而此刻已经被他们抛在身后的谢眉,也在顾长年他们一行人途经这里后的第三日,因被二流子格外照顾,迫使日夜不停接客的谢眉,最终屈辱且狼狈的,浑身光溜溜的死在了,二流子那溢满了骚臭味的被榻之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