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发大财的糖公鸡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直到这位老爷进入院子,查看完一番出来,告别了守卫在门口的四名下人,继续往下一站进发的时候,同样被安羽宁揽着腰身,在屋顶院墙上快速飞身跟踪的顾长年,不屑的撇撇嘴。

    说来,下头这位李老爷也是个人才,还知道在这乱世道中,想要明哲保身的过得安稳,就只能藏银子,不能藏粮食,看来这货还有点脑子,知道用粮食稳人心拉拢人。

    通过刚才两处的窥探与偷听,安羽宁已经大致的摸清楚了,对方藏匿钱财与粮食的地方,眼下只要自己愿意,要想不费吹灰之力的取走这些财物,定然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简单。

    说实在的,她之所以跑到这大宅子里头来,却不是为了来发财的,她最主要的目的,自然是想给李爷爷报仇。

    虽然说倘若在这个节骨眼上,收刮干净他们所有的家财,对这家人来说是最好的报复,最起码,那所谓的府台大人,就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一家子。

    但眼下她不是还没找到罪魁祸首了么

    安羽宁想着,这密室里的金银珠宝,这倒座房中满仓的粮食,待在那里也不会长腿跑掉,她还不如先跟着这个年轻的老头再看看,先把李爷爷的继母渣爹,还有坏兄弟给找到了,收拾了再说其他。

    当然了,她祈祷,李爷爷那渣爹继母,一定要还活着才好啊!

    跟踪了这个留着美须的,年岁接近半百的老头半响,最后才跟着他来到了这什么松鹤院,在院子的上房,依然趴在屋顶上的安羽宁小夫妻二人,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年月六旬左右,头发花白,脸色却看着红润精神,面相却有些刻薄的老太太。

    等他们听清楚下头两人的对话,安羽宁这才总算搞清楚了,原来下头那个六旬左右的刻薄老太太,正是刚刚他们跟踪的美须老爷的亲娘,也正是安羽宁一心想要找的报复对象。

    此老妇,正是李爷爷的恶毒继母黄茹娘,跟同父异母的弟弟李淳厚是也!

    如此,当安羽宁从他们自己的对话中,得知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后,安羽宁瞬间决定出手。

    看着这老妖婆的面容,安羽宁就知道,这货这么多年来绝对没有吃什么苦头,只可怜李爷爷,被这贱人逼的背井离乡也就罢了,最终还客死他乡。

    至于李爷爷那渣爹,只恨这个短命鬼死的早,太便宜他了!

    渣爹虽然死了,但这贱人继母,还有贱继母所生的渣弟弟不是还在么

    如今沧州府大旱,连府城都被灾民围了不说,此间的府台大人还是个贪得无厌的大贪官,想来对于这对年岁加起来都上百了,又是长年养尊处优的人来说,假若干脆的一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反而是便宜了他们。

    自己还不如效仿顾长年这个黑心包子,把李家所有的钱财、粮食打劫干净,想来没了这些保命的东西,李家这对贼母子的下场自然不会好,而且自己还能大发一笔横财,两全齐美,何乐而不为呢

    对安羽宁的想法,顾长年自然是举双手加双脚赞同。

    对付烂人,安羽宁也不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自己空间有药房,药物充足,加上跟着爷爷安九也学了不少本事,有些虽然不入流,但是拿来对付眼下这对贼母子不是正正好么也不怕打草惊蛇。

    快速的进入空间药房,按照爷爷安九顺口教导过自己的方子,安羽宁成功的配出了一盘迷魂香。

    小夫妻俩出了空间后二话不说,先是捂住自己的口鼻,然后把香点燃,顺着他们揭开的瓦片缝隙,把香用细麻绳捆着,直接塞进了细缝之中,不多会就把里头的母子迷晕了过去。

    待到里头的母子昏迷了,安羽宁吩咐顾长年动手,把这对母子拖到炕上并排摆好,自己则是在屋子里快速收刮起来。

    感谢这对母子先前的对话,也感谢这位黄茹娘女士的多疑与抠门,非要自己的银钱自己保管,眼下她收刮起来,不要太轻松顺利哦!

    能不轻松顺利吗这老贱人估计也是被眼下的局势吓到了,在自己儿子媳妇提出,把家财藏好的时候,这位心性多疑的老太婆却因为怀疑媳妇,死都不肯把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私房,交给媳妇处理,而是自己把所有的私房都整理好,都占时放在了房间的碧纱橱里头,外头一把大锁给锁了,只等待万一要出事,她就带着这些私房跑路。

    这不,眼下收拾好的这满满八大箱子的金银珠宝,古董玉器,皮毛丝绸什么的,可不都便宜了自己

    不仅如此,安羽宁这个前世就是个穷逼出生的家伙,还发挥了糖公鸡的习性,便是连此刻还昏迷不醒的母子二人,身上的财物配饰等,她都没有放过,全都被她收刮进了自己的口袋。

    再三确认此间屋子没什么油水后,安羽宁这才心满意足的收了迷魂香,抱着顾长年,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飘飘然原路飞身返回。

    至于刚才藏粮食的院子,还有这位李淳厚大老爷,围着转了很多圈的石头槽子,安羽宁自然是没有错过。

    一大圈逛过来以后,安羽宁看着空间里多出来的,近十间屋子的粮食存储量;看着从石头槽子进入,位于化粪池底下密室中,收出来的四十口大箱子,安羽宁简直乐得找不着北。

    发财了,发财了!

    直到安羽宁被顾长年唤回神,望着跟前这个家伙,戏谑的指了指自己的唇角,安羽宁这才下意识的抬手去抹,自己嘴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口水。

    一抹之下她才发觉,自己是被顾长年这家伙给调侃了,才想动手揍这丫来着,这货却忙拉着自己的手笑着安抚。

    “好了,好了,宁宁,眼下时辰也不早了,咱们出来这么久,想来爹娘他们要跟着担心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吧不是说好了,今日天一亮就出发么”

    听到对方这般说,安羽宁想想也是,倒也没继续出手教育这货了,反而是在离开前,看着这牲口棚子中的众多牲口,她想了想,最后毅然决然的挥手,把它们都收进了空间。

    真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反正看守的人都被自己给迷晕了,反正连大头的钱财与粮食,她都已经收刮一空了,那她还留着这些牲口干啥没得便宜了这家子坏蛋。

    想来没了家底,没了交通工具,等到时候,那位贪得无厌的府台大人找这家人麻烦之时,等外头的灾民们再也没了活路暴动之时,这一家子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哈哈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