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身后来者是何人?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在这个节骨眼上,丢失了早准备好的精贵干粮,这让他们很心疼,也很自责,可更让她们感到为难的是,这会子拿什么给大家饱腹毕竟他们全都累了一晚,腹中空空了啊!

    眼下虽说是离着沧州府有一段路途了,但官道上,却还有不少从别处汇集而来的灾民,这会子车厢里是有存粮,但是,这会他们根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生火做饭不是总不能给大家干嚼生米面吧

    最后是实在是没辙,何念娘与赵毛妮两人合作,也不嫌烦神,直接就在安羽宁他们所乘坐的这个车厢中,就着车内那个红泥小炉,驾上小铁锅,足足做了三锅的面粉糊糊,大家这才勉强填饱了肚子再次上路。

    他们虽然不知道,沧州府城内眼下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局面定然是很糟糕,有先前的遭遇为警示,他们在赶路的时候,心里更加急迫,越发小心了些。

    大家只想着,早点走过这一段不太平的路,好得个安生,所以不自觉的,李兴林挥舞车鞭的速度,都比以往快了不少。

    一行人再度上路后,又行一个多时辰,约莫在申时左右,走在官道上,逆行在三五成群灾民群中的他们,还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官道上,一队由百来号人,外加四辆,每辆车都由三匹高头大马,所拉载着的马车组成的队伍,此刻正在急速的向着他们接近。

    护卫在这四辆,看着就装载着不少好东西的马车边上的,却是身穿红色铠甲,或是黑红相间衙役服饰,或统一着青色下人短打服饰,各个手拿兵器,骑着快马,全副武装的兵丁、衙役以及家丁。

    在这群人远远的接近他们时,本斜靠在车厢中闭目养神的安羽宁,远远的就发觉了,后头传来的声响不对。

    刷的一下睁开眼睛来,安羽宁利落的起身,不等身边娘亲出声询问,安羽宁已经钻出了车厢,飞身上了车顶,遥望着身后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没道理啊

    便是胡人及时得到了齐大帅死亡的消息,前来攻打大岳边关;

    便是顾长年所知的历史进程,已然发生了改变;

    眼下胡人,无论如何也打不到沧州府才是呀

    心里虽带着疑惑,安羽宁的眼神,却锐利的盯着车子后方,那烟尘滚滚卷起的官道。

    不等她看个真切,欲要开口急喊老爹加快速度避开呢,身后那队人马中,在先头开路的快骑,已然赶到了他们身后不远处。

    那两个身体沾满鲜血,手持明晃晃大刀长矛的来人,在还未接近他们的时候,对方嘴里就在高喊:“前头的车赶紧让开,公差办事,前人速速回避,让开,快让开……”

    看到来人身上的穿着,闻着随着这二人的接近,而越来越浓厚的血腥味,安羽宁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很显然,这些人不正是沧州府的府兵,以及城内的衙役么

    至于对方嘴里叫喊的话,安羽宁心里呵呵呵!

    什么公差办事身后这队人马,恐怕是大有来头啊!

    只是,此刻沧州府已被灾民攻破,这些人居然能完好无损的从那里逃出来可见这群人也不是善茬!

    至于他们身后,那些车马上里坐着的人是谁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么更不要说,此刻后头装载得满满当当的四辆车,上头的东西,可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测啊!

    安羽宁不欲惹事,自然是忙喊老爹驾车,避闪到官道一旁,一直是等到身后这队人马通过后,安羽宁望着对方快速奔离的背影,她搓着下巴,兀自的陷入了深思。

    在她想来,此刻被兵丁与衙役们护卫着,打自己面前经过的人,定然不是个好的,绝对是个大贪官!

    要知道,人家栗县的县尊大人,在胡人打来之时,也至多是安排妻儿保命,自己则是死死留守栗县,最后悲怆的以身殉职了!

    这等气节,虽迂腐,她却是打心底里敬佩的。

    而此刻面对灾民暴动破城,这货居然只顾着自己带着家当逃命,对方不是个昏庸的贪官,还能是什么安羽宁心里腹诽着。

    待到李兴田把车赶回到官道上,他们再次上路,一行人又往前走了一个多时辰,在太阳西斜,最后的一丝余晖,也将要落入地平线之时,他们终于看到了,矗立在前方的那个,没有城墙防护的小镇。

    安羽宁看着前方的小镇,她站在车辕上指着那里,对赶着车的老爹李兴田道。

    “爹,我们加把劲,趁着天黑之前,咱们赶到前边的镇上,找个屋子落脚。”

    “哎,好嘞!得儿驾……”李兴田对闺女的提议自然不会反对,一扬鞭子,加快了赶车的速度,直奔前方的小镇。

    本来他们计划的是很好,可惜很不巧,当他们驾着车进入镇子后,安羽宁猛地发现了,先前超越过他们的那队,疑是从沧州府逃出来的贪官的人马,恰恰好就在镇子里过夜。

    不仅如此,这群人居然还不怕死的,霸占住了镇子里唯一的一家客栈,感情昨晚灾民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这才使得他们如此嚣张

    打从客栈门前经过的安羽宁勾唇冷笑,内心讥讽,并且在他们的车子,路过客栈的时候,她一眼就看清楚了,此时已经被对方团团把守住了的客栈大堂。

    见到这么个情况,说实在的,安羽宁有些心痒加手痒。

    对此,本来已经打算在这个镇子里找地方落脚的安羽宁,忽然眼珠一转,瞬间就打消了先前的主意。

    待到车子行过了身边的客栈大堂,安羽宁坐到老爹边上,歪头对着李兴田道。

    “爹,刚才经过的那拨差人,看着就不好惹,我看咱们还是离着这群人远些吧”

    说实在的,与跟这群人比邻歇脚比起来,安羽宁宁可面对灾民的威胁,去野地里过夜。

    听到身边闺女的提议,李兴田回想着先前,这批人打自己面前过的时候,自己闻到他们身上那浓厚的血腥味,看着他们身上被鲜血染得黑红的衣裳,他的心里也有些不对味。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