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一怒尸万里!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从底下这二人的对话中,安羽宁终于知道,这队人马的主人,居然是自己早就听说过的,沧州府的大蛀虫,大贪官沧州府府台大人是也

    如此,不折腾折腾这个死贪官,不把对方带出来的四辆大车上,那满满当当的财富给劫走,那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与其便宜这个贪官,还不如便宜自己呢

    心里瞬间做出决定,安羽宁坏笑着,悄默声的飞身离开了,自己眼下隐藏的大堂房梁,直接朝着客栈二楼潜了过去。

    上了二楼,安羽宁根据门外防守的严密情况,准确的摸清楚了,贪官眼下落脚的屋子。

    毫不费力的上了客栈屋顶,由屋顶进入到贪官所住的屋子,黑暗中,安羽宁打量着屋内的情况。

    此刻在靠窗户左边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年约五旬左右,赤裸着上半身的糟老头,怀里还搂着个漂亮光裸的女人在睡觉,不用想也知道,这老头定然就是那大贪官了。

    至于这漂亮女人或许是这贪官的爱妾吧安羽宁心里想着,眼睛却不往这二人身上看,毕竟辣眼睛不是

    此刻她注意的,却是那并排摆在床前,足有半人之高,且都带着大铜锁的五口大箱子

    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紧守着,还带着锁头,若说这里头装着的不是好东西安羽宁自己都不信呀

    为了以防万一,安羽宁还是点了迷魂香,让床上的人睡的更熟一些,这才忍着辣眼睛的恶心,在贪官周身寻找,终于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串铜制的钥匙。

    拿着钥匙,安羽宁打开第一口箱子,才抬手把箱子盖掀开了一丝缝隙,她只觉眼前一片金光闪过。

    透过这丝缝隙,安羽宁飞速的扫了一眼。

    艾玛就是这一眼,她那小心脏,都扑通扑通乱跳得厉害

    以前虽然在顾家发了财,也在李家发了财,她得到的金银珠宝也不少,却没有如眼前这个大贪官一样,满满一大箱子里,装着的都是金子哇

    以前的场面,哪里有这般震撼

    下意识的,安羽宁忙拿着钥匙,把剩下的四个箱子逐一打开,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尼玛,这些箱子里全都是金子啊,满满当当五箱子的金元宝

    特么的这五箱子的金元宝,每个都是十两银制式,所以,这到底是多少钱

    麻拉个蛋蛋的,请原谅她的数学不好,也请原谅她的小市民心态,她此刻已经昏眩了,算不清了,脑子发涨,根本不知道哇

    难怪古来就有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啊

    也不知道这死贪官,在沧州府的任上坐了几年

    这该死的居然能有这般的身家,简直了都这些可都是民脂民膏,都是百姓的血与肉啊死贪官

    毫不客气的挥手收了箱子,安羽宁原路返回,上到屋顶,还原了瓦片后,她想到傍晚时,自己看到的那四辆马车,望了眼客栈的后院,她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都截获了算了。

    找到后院防守相对严密些的地方,安羽宁再次动用了迷魂香,把看守的人都迷晕了以后,安羽宁把四辆马车都收空了,但是马车却没动,她也怕这马车有什么印记,自己要是拿了也不能用,倒没有动它们。

    只是在临走之前,她把四辆马车都拉出了客栈后院,照着领头马儿的屁股上各自扎了一刀,马儿吃力之下,嘶鸣着撒开蹄子就狂奔起来。

    听到马儿的嘶鸣,在客栈前头大堂守夜的兵丁、家丁还有衙役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手里提着武器,急忙就往事发的地方赶来。

    只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安羽宁已经挥挥衣袖,带走了大批的云彩

    不留痕迹的干了一大票,安羽宁安然返回跟顾长年汇合,待到天光乍破之时,一行人又再度上路。

    然而安羽宁不知道的是,因为自己的出手,让那个大贪官丢失了所有的财产,使得贪官当即就跟疯了一般的大发神威,把手下教训的那叫一个一文不值,从而就导致,那些本就不是很忠心的手下们,开始造反了。

    也是,主子如今弃城逃亡本就是大罪,如今他手里的好东西又丢失,毛都没剩下一根了,他们这帮子人,作甚还跟着他效忠他没得陪他送死。

    是以,还有点良心的人,成群的自己走了;

    良心坏的却直接不干了,一股气没处撒,便把怨恨一股脑的发泄在了贪官身上。

    大贪官便是还有几个忠心护主的下人护着,却依然抵不过大多数人的怒火与怨怪,在身边护主的那几个下人死命的掩护下,贪官才得以狼狈脱身。

    然让大贪官自己也想不到的是,才将将脱离造反下人的狼窝,却又偏偏落入了虎视眈眈的灾民虎口。

    也是,谁让这大贪官在逃命了,都还是一身华丽的衣裳呢所以说,这货死的不冤

    此刻走在官道上继续南下,丝毫不知因自己的举动,从而导贪官送掉性命的安羽宁,因为一大笔的收获,心里乐呵的很,面容上也就带了出来。

    而就在此刻,沧州府府城被暴民攻破的消息,却已经被人快马加鞭的送入了京城。

    就在安羽宁他们晃悠着,走在路上之时,那厢的千里加急也已经进京。

    早朝的时候,高坐在龙椅上的老皇帝,得到了下头的奏报后,他微眯着如鱼眼泡子一般的双眼,咬牙切齿的下令,手中唯一还拿得出手的一员大将,即刻赶赴沧州府,就近调兵遣将,定然要把这些不知死活的暴民给镇压下去,不惜一切代价

    眼下他的皇朝正值多事之秋,边关才将将安稳,可这些无知暴民,居然胆敢辱骂他这个天子昏庸

    居然胆敢打着,要给那该死的乱臣贼子齐放,讨还公道的口号,态度嚣张的在他的国土上搞事情哼简直不能忍

    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皇帝,是天子是万民臣服的天下之主这天下的一草一木,一土一地,一人一物都是他的,是他的是他的

    既然这群无知的暴民,胆敢挑衅他,挑衅天子的威严,那么就不要怪他残忍,不承认这群暴民是自己的子民了

    既然不是自己的子民,那杀了便是也好叫他们尝一尝,什么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只有杀鸡儆猴,才能警示四海,他的江山才能太平,才能永固不是么

    至于齐放的那个小崽子呵呵,不急,老的他都不放在眼里,轻而易举的收拾了,那么这个小的呵呵自然也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