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洪水来了快点跑!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嗨你个丫头,买牛车做啥呀这独轮车就好的很何必浪费那个银钱四丫头,我跟你说啊,咱们可是有前车之鉴的所以我看呀,这独轮车赶路就很好了,而且叔跟你保证,你别看着车是木头的,但是质量可好得很不要说拉你三叔一个人,便是车上再加上一个人,那也是杠杠的不在话下有买牛车的银子,咱们还不如留着,等到了京城以后安家用,到时候,要的可就是银子”

    随着谭有财的话音落下,边上赵毛妮第一个跳出来支持自己的丈夫,一个劲的跟着点头赞同着。

    “就是,就是,四丫啊,就是这么个理,你有财叔说的没错与其浪费银钱买牛车,咱们还不如把银钱节省下来买粮食,或者留着到了京城后大家安家用咱们身为庄户人家,有的是力气,最是不怕两只脚走路的”

    “我也赞同,四丫,你有财叔与妮婶子说的没错”,李兴田听完也点头表示赞同,边上何念娘当即也跟着连连认可,“是这么个理”

    至于伤员三叔的意见,好吧,不用说也是一样的,只是身为要被大家照顾的那一个,无论自己说什么,他都有些心虚愧疚,眼下不好意思开口发表意见罢了。

    得了,在他们这群长辈的眼中,她要花银子买牛车,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想来自己要再说,肯定要被他们集体数落了。

    然,闭嘴不再坚持的安羽宁不知道的是,这些长辈之所以这样,其实也是为她考虑。

    毕竟她已经嫁了人,是顾家的媳妇了,哪怕他们身上的银钱眼再富裕,那也是老顾家的银钱,他们即便是岳家,是亲人,也不能不顾闺女女婿的情份,不顾他们以后的日子,毫无愧疚的花他们小夫妻的钱财吧?

    所以能省的,还是尽量的节省最好

    在这个县城中,安羽宁一行人休息了三日后,他们就再次的踏上了南下的道路,途经耀阳城,然后继续往南。

    约莫又走了六七日后,眼瞧着他们就要抵达望河边上了,此时安羽宁心里很欢喜。

    因为她知道,即便他们没有车马乘坐,就靠着两条腿赶路走的比较慢,但是只要过了望河以后,再走上几日,他们就能抵达京城昭原城了

    真是可喜可贺啊

    看到希望的安羽宁,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大家,以鼓励大家伙再加把劲赶路。

    想着趁着眼下离天黑还早,大家再加把劲,一鼓作气的赶到望河边上去,如果要是条件允许的话,今晚入夜之前,说不定他们还能顺利的渡过望河,从而离京城更进一步呢

    大家在这个好消息的带动下,一个个鼓足了劲赶路不说,便是连此刻正窝在三叔怀里,一道坐在被自家老爹正推着的独轮车上的,小五这个小面瘫,此时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难得的笑容。

    与小五老实的窝在自家爹怀里不同,自家的小弟六郎是个闲不住的,不愿意坐独轮车上,更不愿意被自家哥哥姐姐们背着走,非要自己个扭着小身子赶路。

    还是娘亲,因为被一路上所发生的事情被吓怕了,所以即便小六在前头走,她也是眼不离的护在小六身侧,不动声色的护着小家伙。

    一行人鼓着劲,气氛融洽的走在官道上,眼看着就离着前头望河渡口,约莫三四里地的时候,突然,让他们都措不及防的大难悄然而至。

    走着走着,一行人耳中便听到了一阵,仿佛是什么东西垮塌的巨大轰隆声,声音清晰到,便是耳力不及安羽宁的众人都听得分明。

    安羽宁心里一个咯噔,心慌之余她飞身上树,又仔细的去侧耳倾听,可惜还没等她听清楚的时候,老远的,就在他们正前方的官道上,很多先前走在他们前头的路人,此时正一个个惊慌失措,不要命的往回跑

    安羽宁能清晰的看到,那些人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一个个脚下的步子迈的飞快

    那些有车马的行人,正死命的挥舞着手里的鞭子,狠狠的抽打着拉车的牲口,一副想要快掉逃离的惊慌模样。

    一个个往回慌乱奔逃的样子,就仿佛身后有吃人的恶鬼在追他们一般,一边惊慌的逃命,一边嘴里还大声的嘶吼着“跑快跑望河决堤啦……”

    等到远处的喊声传来,等到站立在树枝上的安羽宁,听到这一声声惊慌,而又凄厉的喊声再仔细看去时,刚才还朝着他们狂奔而来的路人,开始一个接一个的,被紧随在他们身后的,那已经汹涌而至,掀起几乎有两丈高的黄色巨浪所淹没……

    立时,安羽宁慌了神,心里跟着发苦

    她几乎是脑子一片空白的瞬间飞身下树,疯了一般的,直冲着还不明所以的亲人们凄厉大喊“跑啊,大家快跑使劲跑洪水来了,洪水来了朝着高处跑,最高处跑啊……”

    事情发生的太快,几乎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

    即便安羽宁的动作也很快,却始终快不过那奔涌而来的滔天洪水……

    大岳朝的望河,是如上辈子,安羽宁生活的那个时代中的黄河一般,也是雷同于天河一般的存在。

    何为天河

    那是因为经年累月积累的问题,官员们在治理望河的时候,都是把河里的淤泥往两边挖,不断的加高河堤,使得河面远远高于河岸两侧正常的水平线,使其望河成为了一条名副其实的悬河。

    如今刚巧就进入了春汛时节,正是应了那么一句话,大旱必有大涝在沧州府旱的要死的时候,远在望河上游的峡州府,却碰上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涝。

    正是因为这个,使得此刻望河上游的河水暴涨,而下游昭原府境内,又没有一点点的防备,加上官员们贪污了治河银款,这才导致了今日的河口决堤,让他们这些无辜的百姓们,再次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拉着自家娘亲拼命奔跑着的安羽宁,她的心里,如何不知眼下的情势严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