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们此刻还好吗?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

    这场面,看得安羽宁焦心不已,那一阵阵的哭泣话音,也听得她心里绞痛。..</p>

    身前,是为了救自己,而已然不知所踪,却命在旦夕的同胎哥哥</p>

    身后,是性命岌岌可危,根本没有一点自保能力的年幼弟弟</p>

    无论怎样抉择,都是在剜她的心,好难,好难</p>

    最终,安羽宁闭眼,吸了吸鼻子,狠狠心,转身拉着枝干开始往回游,一边游,她还一边大声的朝着五丫小六喊话。</p>

    “五丫,小六,你们别急姐姐来了,你们先稳住,姐姐马上来就来”</p>

    安羽宁心里明白,哥哥是个好哥哥,他不仅疼爱自己,同时也疼爱小六。</p>

    这从他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就可以看得出来。</p>

    如今小六遇到了危险,想来如果哥哥还在这里,他也一定不会让小六遇到危险,肯定会挺身而出的</p>

    他们是一胎所生的孪生兄妹,哥哥救了自己,那她就不能辜负哥哥的牺牲,她得好好的活下去并且要做一个合格的姐姐,也要让好不容易剩下的亲人,也都好好的活下去</p>

    所以,最终她选择了跟哥哥一样的选择,身为兄姐的人去救弟弟妹妹,自当义无反顾。..</p>

    眼角不停的滑落泪花,怎么止都止不住……</p>

    她是一个不爱哭的人,可她不知道,自己真正哭泣起来,会是这般的凄惨,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p>

    停不下来,就停不下来吧安羽宁也不去管了。</p>

    迅速的来到两个小的身边,趁着最后浮木支撑不住,在被洪水冲走之前,安羽宁及时赶到,把弟弟一把托举上了榕树上,自己也奋力的爬上了树干。</p>

    还没等安羽宁趴在树干上喘口气,那边顾长年已经把自家昏迷的娘亲带了回来。</p>

    也是,娘亲飘走的距离不算远,而顾长年水性又好,身体力量也不错,当然就顺利的把自家的岳母大人带了回来。</p>

    安羽宁与顾长年合力之下,费了些功夫力气,才算是把昏迷的娘拉上了树干,然后她又把精疲力竭的顾长年,也跟着拉了上来。</p>

    顾长年一上来,哪怕自己再累,可在看到坚强如自家小媳妇这般的人,此刻却在不停掉眼泪时,顾长年轻叹一口气,抱了抱安羽宁,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p>

    “宁宁你别哭,三哥他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平安无事的等洪水退了,我就陪你去找他。闪舞小说网..”</p>

    自家大舅哥为了救自己小媳妇,自己陷入危险,被漩涡吸走的那一刻,已经拉住了岳母,并带着她往回游的自己是看到了的,所以上树后,他才会主动安慰小媳妇。</p>

    因为他知道,以小媳妇的品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为了救自己而牺牲,心里指不定难过成什么样子</p>

    喏,看看她流到现在都还止不住的眼泪,顾长年心里就很明白。</p>

    得了顾长年的安慰,安羽宁低低的应了一声,“嗯。”</p>

    明明她想极力忍住,不想这么脆弱的,可惜啊,眼泪它就是不听话。</p>

    最后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天色却已经暗了下来。</p>

    身下的洪水,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退去,而眼下看来,他们六人,今晚是得在这棵大树上过夜了。</p>

    想着娘亲昏迷,这颗榕树也算是树顶,也没有什么好落脚的地方,加上天空飘着细雨,四周又都是水湿滑的厉害。</p>

    安羽宁深怕自家娘再次掉下去,也怕身边的弟妹们,夜里会因为疲倦,从而松手倒下树去,想了想,便从自己的挎包中掏出棕榈绳,让自家娘靠坐在树干上,把她绑在了树干上固定住了。</p>

    等她吃力的把娘捆好,她就开口吩咐身边的人。</p>

    “宝栓,五丫,还有顾长年,你们都把自己挎包中的绳子拿出来,把自己跟树干绑到一起,以防夜里自己困倦了掉下去。”</p>

    “好。”</p>

    “知道了四姐。”</p>

    听到安羽宁这根主心骨的安排,谭宝栓与五丫自然照办,顾长年也是一样的听从吩咐。</p>

    只有边上的小六,抽抽噎噎的开口“四姐,我不会,呃……不会绑,呃……”</p>

    安羽宁看着哭的打嗝的弟弟,叹了口气,揉了揉小家伙的发顶,“没事小六,你别怕,姐姐就在你边上,咱俩绑一块,姐姐肯定不会让你掉下去的。”</p>

    得了自家姐姐的保证,小六不怕了,哦了一声后就不发表意见了,只除了时不时的,还会耸一下肩膀,打上一个哭嗝,小模样看着好不可怜。</p>

    这一夜,静的有些可怕</p>

    他们简单的吃了点,身上带着的应急食物,安羽宁又检查了一下,亲娘后脑勺的伤势,给她简单的上药包扎好了以后,他们一个个都蜷缩着身体,压下心里的担忧与害怕,抱着树干心里默默祈祷。</p>

    祈祷洪水的退却,祈祷未知下落的亲人们平安。</p>

    黑夜里的天空,小雨依然淅淅沥沥的飘洒着,身边除了有洪水拍打的声音,有小六不安稳的梦中呢喃,有谭宝柱、五丫跟顾长年他们的呼吸声外,此刻,仿佛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了他们这几个人一样。</p>

    这种孤寂,这样的黑夜,让安羽宁都不由的害怕……</p>

    她的爹,她的哥哥,她的姐姐,她的亲人们啊,你们到底都在哪此刻都还好吗</p>

    第二天清晨,安羽宁是被寒冷冻醒的。</p>

    也是在这样湿冷,周围又都是水的环境中,加上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身体又怎么会不冷</p>

    即便身怀内力的安羽宁,哪怕身体素质再强悍,哪怕用内力烘干了身上的衣裳。</p>

    可一晚上下来,天空中的雨虽说是不大,可却从来就没有停过,在雨水不断的打湿,在身下那近在咫尺的洪水,不断激荡扬起的水花的侵袭下,安羽宁的衣裳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p>

    清醒过来后,安羽宁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身边的人,发现大家都还在原地,并未在夜里掉落洪水中后,她的心才算了勉强落了地。</p>

    可感受到怀中的小六,此刻滚烫的小身子的时候,安羽宁的身体僵住了</p>

    这是这是</p>

    这是她家的弟弟发热了</p>

    </p>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