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老天爷,这是瘟疫!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

    在这里落脚的这些日子以来,他那小媳妇就是怕大家出事,所以平常都有很注意的呀

    要出门办事,一直都是他们夫妻二人去,从来不叫家里另外三个出门,也不曾让他们累着,饿着,冻着,家里也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落落的。

    还有,他们大家除了必要几乎都不出门,小家伙更是日日都被关在家里,那他怎么可能受凉染上风寒的

    就自家媳妇对小舅子的那个照顾劲,还有小姨子五丫眼都不错的仔细看护,自家那小舅子为何还会生病不应该呀

    一边往医馆匆忙跑去的顾长年,一路上还在心里不停的想着这许多。

    顾长年的动作很快,直到把大夫请回来,也不过花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因为怕小媳妇在家担心,顾长年带着老大夫回程的时候,他一个劲的在催促老大夫走快点,十分嫌弃老大夫脚程慢。

    直到最后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老大夫的龟速,想着小舅子的情况不比岳母大人,看小媳妇那脸色,他就猜想小舅子恐怕是急症,但凡是急症着,救治的越早自然越好

    再说了除去这些,顾长年更怕的是,家里的那位金大腿小媳妇担心哇

    最后了,顾长年看着身边走的如龟速的老大夫,他咬咬牙,干脆不顾老大夫的反对,一把背起这位老大夫,是卯足了一口气跑家来的,真可谓是把秀才公的脸面,放脚底下踩光了

    等到顾长年豁出面子的把老大夫给背了回来,一停下,被他背在背上的老大夫,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同样如冒失鬼一样,跑上来的安羽宁给拉下背来。

    老大夫本是想先撇嘴,对顾长年与安羽宁这两个冒失鬼嫌弃一番的,可惜还没等他甩着衣袖,开口嫌弃呢,人就被焦急不已的安羽宁直接一把拉过,带着他就往屋里飞奔。

    实不怪她心急啊

    刚刚顾长年走后,因为怕弟弟冷,她还生火烧了炕,结果才把火给烧了起来,她转身回屋里头去看弟弟的情况时,安羽宁当下就又被小六的情况,给惊出了一身汗。

    刚刚还说怕冷的打摆子,这会子小家伙全身都开始起热了,看着小家伙通红的面部,感受着他迅速升高的体温,安羽宁真是慌了神。

    脚下踉跄的冲出屋外,急急忙忙的,她又赶紧把刚刚烧起来的柴火给抽出来,舀着水把它浇灭,然后又急匆匆的冲回到屋子里,去查看小六的情况。

    屋外头,刚才听从安羽宁的吩咐,压下担心,正在快速吃饭的五丫与谭宝栓,二人见了安羽宁如此反应,两人也跟着担心起来,本来美味的饭菜吃到嘴里,瞬间就没了胃口。

    五丫草草的咬了两口手里的饼子,自己忙就上前帮忙,跟着安羽宁一道忙进忙出,给小六用帕子冷敷降温。

    直到看着炕上不断呻吟,神情恍惚,偶尔还伴随着抽搐的小六,安羽宁真的要急哭了。

    才给弟弟用烈酒擦完了腋下与手脚心,又不顾身边的五丫会怀疑,安羽宁背着她,把空间存着的冰取出来给小六降温,但是小六的体温却始终没有降下来。

    一心惦记着那明明用时不长,自己却觉用时很久很慢,如今还迟迟不归的人,安羽宁越发的焦急起来,最后干脆是冲到了大门外,张望着巷子的尽头,不断的祈求顾长年快点,再快点。

    要知道高烧不退,这对一个幼童来说,是何等遭罪而又恐怖的事情如果救治的不及时,即便是最后人救回了来,那也可能会把人烧成个傻子啊

    天

    就在这种煎熬中,顾长年背着老大夫终于出现了。

    这不,人还没到门口,安羽宁就飞快的迎了上去,不等顾长年把气喘匀,也不等老大夫想要开口数落,安羽宁不管三七二十的,也来不及说什么,忙就拉着人就往屋里冲,直拉的老大夫连连趔趄,要不是安羽宁拉的紧,老大夫早就跌倒了。

    身为大夫,自然是有颗医者的心的。

    老大夫也知道,这病患的家属之所以会如此失礼,也是出于担心病人的缘故,是以,老大夫嘴上虽然是叨叨着,心里却不曾真的计较。

    当然这份不计较,在他来到房中,给高烧中的小六一边把脉,一边询问完安羽宁患者的情况,自己根据所知的诊断出了结果以后,就全然消失不见了

    他再好心,可在面对这种,随时就会传染人的瘟疫的时候,老大夫依然还是面露惊慌的慌了神

    老天爷哎这,这,这炕上的孩子,得的可是瘟疫是要人性命,一死就是一大片,所过之处,几乎不留活口的瘟疫啊

    他这把老骨头还能干得动

    他好不容易的躲过了洪水

    好不容易的侥幸活了下来

    他还想再多活几年呢可不能把性命,白白送在了这必死的瘟疫上头

    他一个乡间大夫,拿手的本事是针灸与跌打损伤,就先前那脑袋破了的病患,他之所以能治,那是因为他的爹在世时,曾经就治过雷同病情的一个病人,他也只是照本搬方罢了。

    可如今这会传染人的瘟疫,他是万没有手段治疗的他跑都来不及啊

    想当年自家的爷爷,之所以会背井离乡的来到这里安家落户,不正是因为,当初他们的祖籍老家,也发生了同样病情的瘟疫么他爷爷因着自己是大夫,防范的不错,这才侥幸逃过一劫的呀

    今日自己也是倒了血霉了碰到了与爷爷传下来的脉案、病症相符合的瘟疫,这怎能不让自己惊吓与害怕内心的复杂与担忧,又岂能与外人言表

    脸上的惊惧根本来不及收起,坐在炕前高椅上的老大夫,屁股像是被开水烫了一般的,惊恐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用从未有过的迅速,一把上前,夺过顾长年此刻改挂为拎的医药箱,提溜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哧溜的冲出了房门,直勾勾的往大门口奔。

    突如其来的变化,还是安羽宁最先反应了过来。

    她非常不解,不明白这位老大夫为何会如此发神经的,什么话也不说,也不告诉自己,自家弟弟这到底是怎么啦更没有开方子给她。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