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我劝你赶紧埋人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

    这位刚才动作还慢腾腾,腿脚不灵便的老大夫,此时如灵猴一般的,拎着他的医药箱,转瞬就跑了个不见踪影。

    对于这样戏剧性的结果,安羽宁哪里肯罢休她的弟弟此刻还躺在炕上,就等着大夫救命呢

    二话不说的,最先反应过来的安羽宁,当即拔腿就追了出来。

    她追出来的时候,腿脚异常麻溜的老大夫,此刻已经抱着医箱跑到了小院的大门处,一只脚已经高高的迈起,正要踏出院门。

    安羽宁见状,脚下步伐不停,嘴里却冲着那就要夺门而出的神经病老大夫喊话。

    “站住大夫,您还没说,我弟弟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方子还没给我开,您……”

    眼看着安羽宁越来越近,深知自己跑不过面前小丫头的老大夫,这会子也急了,涨红着一张脸,声音凄厉的打断了安羽宁的问话,朝着她大喊着。

    “停下你快停下说你呢”

    然而,以安羽宁的速度,等老大夫喊完话,她都已经到了跟前了。

    眼见着面前的小丫头还要不依不饶,老大夫紧张的抱着医药箱,谨慎的盯着安羽宁,快速的跨出门槛后又倒退了两步。

    眼见安羽宁还要跟上前来,老大夫更加急了,很是迫切的开口“你别靠近我离我远一点”

    安羽宁心里那个急得呀心里骂这老家伙神经病,嘴上却依然和气的问他,毕竟弟弟还等着大夫救命不是

    “大夫,我弟弟他……”

    “你弟弟的病我治不了整个镇上的大夫都治不了整个大岳朝的大夫都治不了我好心劝你一句,趁早把你弟弟埋了吧,说不得,你们其他几个人还能活……”

    安羽宁才一开口正待询问仔细呢,结果就被老大夫给打断了,对方打断了自己的话不说,他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让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什么叫,早点把自家弟弟给埋了

    哦,他的意思是,如果自己不早点埋了自家弟弟,那他们其他的五个人就都要死弟弟这个病,整个大岳王朝,就没有大夫能治

    特么的这老货简直就是在放屁

    这是什么仁心仁术,医术高超的老大夫这特么的简直就是个老匹夫

    安羽宁那个气的呀眼神锐利的扫向门外那,欲要逃走的老匹夫,“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我弟弟的病治不了”

    安羽宁声音冰冷的迈步上前,嘴里还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句话,大有一副你不说个清楚明白,今日就别想走出这里的架势。

    老匹夫看到安羽宁如此,他也害怕了,是被安羽宁此刻身上的煞气给震慑住了。

    出于害怕,更是怕死的老家伙,在面对如此模样的安羽宁时,他的双脚不自觉后退,想要极力的避开,此时渐渐接近的恐怖小丫头,一边双手还下意识的收紧,死死的抱住了怀中的医药箱。

    “你,你弟弟这,这是得了瘟疫是瘟疫谁也治不了只要感染上了,那就是一个死字你吓唬我也没用,我也没办法呀我劝你一句,若是你们一屋子的人还想活,那还是趁早把你弟弟给埋了吧”

    说完,老家伙抱着医药箱,赶紧转头就跑,那麻利的动作,哪里还有刚才出诊时的温吞

    这会子老家伙的心里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赶紧回家去,找药泡澡,去去瘟毒与晦气

    他还年轻,他还没活够他还不想死啊

    一时间,从对方口里听说,自家弟弟是得了瘟疫安羽宁整个人都呆愣住了,哪里还有功夫去管,那跑的跟死了亲娘一样,赶着回去奔丧的老匹夫

    这会子安羽宁满心满眼想的都是,不应该啊

    因着知道洪水过后,就是疫病的高发期,加上眼下才过了春天进入夏季,这个温度下病毒也最是活跃,是以,她都做足了准备与预防的呀

    那为何自己的弟弟还会感染瘟疫

    家里干干净净,她日日打扫消毒,家里除了自己与顾长年,另外的人她也从来不让他们出门去,即便是要感染瘟疫,那也是她跟顾长年先感染啊为何会是层层保护下的弟弟

    安羽宁怎么也想不明白所以她觉得,这个大夫肯定是庸医,一定是他诊断错了。

    可她哪里知道自家弟弟那么老实的待在家里,还会最先染病,其实只是被一只蚊虫叮咬了而已

    而那只叮咬他的蚊虫,却是从隔壁曾老太家飞过来的。

    其实隔壁曾老太家里,早就出现了疫病的苗头,因为舍不得手里的几个钱,所以迟迟不去请医问药罢了。

    当然,这些安羽宁此刻全然不知,此时的她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准备亲自出马,自己出门去寻别的大夫来家给弟弟看看。

    结果她还没出大门,顾长年仿佛是知道了她的心思一般,忙拦住她,说是让她照应家里,请大夫的事情他去办。

    对此安羽宁没有意见,只是交代顾长年,把镇上所有的大夫都请来,别怕费钱,也不要管他们愿不愿意来,哪怕是用刀子,也得让他把人给带来。

    对此,顾长年自然是听从的。

    直到把顾长年再度送出门,此刻转身回屋去,查看弟弟情况的安羽宁还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镇子上,瘟疫早就已经露出了它凶残的苗头……

    只是那些发病的人家,有的因为舍不得花钱,或者是别的什么缘故,一直就压着没看大夫。

    舍得花钱请大夫的,又因为刚才那个老匹夫家里没有了药材,想着请了家去也没法治病,自然就不会来人请他,所以就请了别的大夫去看诊,独独漏掉了今日自己请的这位。

    而这几个被请去看诊的大夫,要么没什么真本事,要么就是从未见识接触过这样的瘟疫,他们也不是个个都如老匹夫这样的,有祖上留下来的脉案病例,所以,平生根本没有经历过这样瘟疫的大夫们,就把这些病患,当普通的受寒病症来治疗了。

    如此,即便是镇子上有病患开始死亡,那些觉得不对劲的大夫,猜测这可能是瘟疫以后,他们一个个的,哪里还管镇内百姓们的死活都只顾着自己逃命去了

    就因为这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从而直接导致了,顾长年几乎把整个镇子都翻了过来,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大夫出诊,最终只能是失望而归。

    这个时候,镇里的这些个大夫、土郎中们,一个个的,不是已经悄悄携家带口的远远逃离了镇上,就是正在别人家里,给同样病发的患着看诊……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