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想活着咋就这么难?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

    <abl ali=ri><r><></></r></abl>“怎么样”

    看着面前匆匆归来的人,安羽宁急忙询问,不等对方回答,安羽宁忙就探头到院门外,结果空无一人的巷子,看的她不由的急了,急急追问对方,“怎么就你一个大夫呢”

    “宁宁,对不起,我镇里镇外都找遍了,没有大夫没有大夫了”

    顾长年此时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疲累,更没有去擦拭,那已经滑落到了眉角的汗珠,只是一脸自责表情的幽幽开口。

    对方的这句话,无疑把安羽宁打入了深渊。

    “四姐,四姐,你快来呀,快来呀小六吐了,小六吐了”

    不待顾长年想说他再出门去碰碰运气,屋里头一直守着小六的五丫,人奔到堂屋门口,冲着院门内交谈的安羽宁大喊起来。

    闻声,当下顾不得其他,安羽宁飞速转身,忙就往屋子里冲。

    一进堂屋,对面休息养病的何念娘,在听到五丫的喊声后,也撑着病体,扶着墙出了屋门,看样子是想去对面屋子里,查看小六的情况。

    见此情景,安羽宁哪里能让

    娘自己的伤都没有养好,先前给她看诊的老匹夫也说,娘这病是须得安心静养的,如此,安羽宁怎么可能让她多操这份心思

    即便那老匹夫再没啥医德,可人能对自家弟弟的病情说出一二,眼见着娘的伤势在他的方子治疗下渐好,安羽宁自然是会按照他的医嘱办事的。

    快步上前,强硬的搀扶起自家娘,不顾对方的反对,把她带回到了屋子里。

    “娘,弟弟的事情有我在,您的紧要任务,是养好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自己,别给我添乱没得我要挂牵弟弟的同时,还得挂牵你。”

    “四丫,我的儿啊,可苦了你了”

    面对闺女如此说,何念娘悲从心来,伸手搂住清瘦了不少的安羽宁,语气悲苦的开腔。

    安云宁抬手抚摸着娘的后背心,轻拍“好了娘,您别出门,好好养着,我去看弟弟,您别担心。”

    来不及多花时间安抚母亲,安羽宁说完话,人就出了屋子,直接往对面屋子去。

    进屋去的时候安羽宁就看到,五丫在照顾炕上的小六,依然不停的在给他换毛巾,而顾长年,却是拿着笤帚,在清理小六吐出来的污秽。

    见到安羽宁进来,跪在炕上给小六换毛巾的五丫,忙稀意激动的看着安羽宁。

    “四姐,眼下可怎么办呀小六再烧下去可不得了”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呢

    那庸医说,自家小六得的是瘟疫,她却是打心底里不愿意相信的。

    可任凭她再如何不信,她的脑海中,却又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告诉自己,自己弟弟很有可能得的就是瘟疫。

    问题是,假若真的是瘟疫的话,那小六得的是何种瘟疫该如何治疗眼下上哪里去找大夫这些都是问题。

    让自己强制镇定下来,安羽宁压下心中焦急中,她很清楚,对于疑是得了瘟疫的弟弟,他们一家子都得小心应对,万不能弟弟都还没好,他们就一个个的都倒了下去。

    安羽宁先嘱咐顾长年,把小六吐出来的污秽,先在院子里挖个坑,在没有石灰的条件下,他们就烧了柴火焚烧过后再深埋。

    她自己则是给了家里人,每人一个当初做来挡寒风的口罩后,自己亲自出门跑了一圈,实在是寻不到大夫的情况下,安羽宁挑着一担子,从空间拿出来的草药回家来了。

    她不会治病,只是懂得一点点简单的医理。

    不管弟弟此刻到底是不是瘟疫,是何瘟疫,她都得在尽量救治弟弟的同时,保全好其他的人。

    吩咐谭宝栓拿着艾草与醋,把整个院子里里外外都一日三顿的熏烤,让顾长年再去寻了趟那个老匹夫,在他手段强硬的威逼下,最终带回了两张药方。

    一张是治疗小儿感冒发烧的,一张则是预防疫病感染的草药汤,虽然这方子,很可能没什么鸟用

    不管怎么说,安羽宁还是按照这两个药方,到空间里分别抓了药,亲手煎熬出来,把治疗发热的药汤,亲自给小六灌下去后,又吩咐家里人每人都喝上一碗预防病疫的汤药。

    这时的安羽宁心里凄苦,却只能咬牙坚持,只能希望自己的小心,其实是多此一举的

    这个时候的安羽宁,她内心里依然还是在祈祷,祈祷是庸医误诊,祈祷弟弟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祈祷弟弟喝了药就能快快好起来,祈祷眼前的一切,都只是虚惊一场罢了

    等小六喝了汤药,高烧渐渐退下去后,安羽宁终于是松了口气,可还没等她这口气松完,第二日一大早的,安羽宁查看弟弟时发现,明明昨日已经退热的弟弟,这会子又开始重复着昨日的经历。

    先是打摆子,然后是发热,最后了,小家伙的口鼻处,居然出现了疱疹,安羽宁大惊

    然,更让她着急担忧,身心疲惫,嘴里泛着凄苦滋味的事情,却还在后头等待着她

    昨个夜里,顾长年根本不听安羽宁安排的那样,跟谭宝栓一起,在外头堂屋里搭木板床睡觉,反而是以可以就近照顾小六的借口,态度强硬的留在了小六的屋里,晚上跟小六睡在了一个炕头。

    许是昨日帮小六清理污秽的时候,顾长年就已经感染了病毒又或许是跟小六同住一屋,导致身体还算健朗的顾长年,最终也跟着中招。

    总之,就在安羽宁看完了小六的情况,心里焦急着,想着自己得赶紧去,再熬一碗药给小六喝,准备喊醒炕尾睡着的顾长年,起来看着弟弟的时候,走到炕尾的安羽宁发现,此刻窝在被窝里的顾长年,也跟着打起了摆子。

    安羽宁的心开始往下沉,一直往下沉

    看着身体不停的打着摆子,牙关不停打着颤的顾长年,对方见自己看他,这家伙居然很吃力的,用一副他很抱歉的眼神看着自己,惹得安羽宁鼻子发酸。

    老天啊她想好好的活着,想让家人好好的活着,咋就这么难呢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