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天若弃我便逆天!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

    如果她找不到可以医治家人的大夫,找不到可以救命的良药,那她的家人?她身边最后的家人……

    不,她不要,不要!

    她一定要救他们,一定要!

    瘟疫,不就是个瘟疫吗?

    在现代见识过、听说过,那么多传染病的她,难道就真的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不,即便是老天都要灭她,都弃她于不顾,都想要让她的家人死的话,她便是以性命相博,她也要逆天!

    瘟疫,该死的瘟疫!他们得的,到底是什么瘟疫呢?

    安羽宁绞尽脑汁的思考着。

    霍乱?不对!

    伤寒?也不对!

    鼠疫?更不对!

    那到底这是什么瘟疫呢?是什么样的瘟疫,会一会冷,一会热;一会打摆子,一会又高烧不退呢?

    它到底是什么呢?洪水过后,常见的传染性流行疾病到底是什么呢?

    不应该呀,眼下家人患的瘟疫,自己一定是听到过的,一定是有印象的!

    嘶~疟疾?难不成是疟疾?

    对,是疟疾!肯定是疟疾!绝对是疟疾!

    眼下从家里发病的亲人们,所表现出来的症状来看,不就是疟疾的典型症状吗?

    如今寻医寻药无果,时间也容不得自己多耽搁,亲人的病情更是容不得自己拖延下去。

    既然觉得他们是疟疾,那不管怎么说,拼一把!对,就是拼一把!

    咬牙下定决心,心知没有大夫可以治愈眼下的瘟疫后,安羽宁也只得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尽可能的回想着,上辈子的时候,疟疾是用什么药物治疗的。

    自己不是医生,也开不出什么处方,但是,但凡是现代人都知道,金鸡纳霜是可以治疗疟疾的!

    眼下的问题是,金鸡纳霜不可能是大岳朝国土内能出现的东西,即便是有,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么,除了金鸡纳霜可以治疗疟疾以外,还有什么药?是眼下大岳朝能找到的,并可以能治愈疟疾的药物呢?

    左思右想,最终安羽宁想到了青蒿,对就是青蒿!

    当安羽宁想到青蒿的时候,她的眼前不由的就是一亮!

    她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忙就朝着,眼下身处的道路两边望去。

    只可惜啊,那本来在河岸,道路两边,山谷阴凉地,都能生长茂盛的青蒿,在眼下这个洪水肆虐过的地方,却难觅踪影。

    不止如此,更让安羽宁焦急的是,便是她找遍了自己的空间,也都没有发现这,明明生长很普遍,很顽强的青蒿!

    无奈下,安羽宁迅速赶回小院,只来得交代谭宝栓看好家人,自己便出了门,从空间放出马儿来,打算快马往回跑,到当初他们避洪水的山上去找药。

    因为她曾经就在那座山上,看到过青蒿的踪迹。

    马不停蹄的直奔目的地,一路急行,快马加鞭,安羽宁的大腿内侧都被磨出了血皮,却仍然没有停下歇息,此时此刻,时间就是生命!

    直到赶到了目的地,顺利的收割到了不少的青蒿,空间也存下了打量不说,安羽宁还挖了很多种在空间后,她这才又匆匆打马赶回。

    换马不换人的奔波了整整一个晚上后,终于,在次日晨曦升起的时候,累的精疲力竭的安羽宁,终是带着救命的良药,回到了他们落脚的小院。

    身上一阵冷,冷得顾长年仿佛回到了,上辈子自己死亡之前,他迷糊中陷入了上辈子,在受到渣爹继母的冷遇折磨的种种;自己狼狈逃离家乡后,沿途历经艰险,冷眼旁观着周围灾民的挣扎,以及身后胡人不停追杀的种种;

    一会又热,热得陷入迷糊中的他,内心又凄苦的想着,自己这又是要死了吧?

    呵呵呵……如果重活了一世,自己依然还是要死于瘟疫,那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他,顾长年,活了两世,难不成都是一个大写的笑话?

    可是,他好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

    他的人生好不容易重来一回,这辈子他明明做足了准备,还娶到了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媳妇做靠山,他都还没能来得及跟他家小媳妇说,

    娶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

    娶她,是因为上辈子,唯一能温暖他的心的人,正就是她,只有她!

    娶她,其实就是自己两辈子的梦想,两辈子唯一的温暖……

    自己并不是为了活着,所以才利用她,要挟她,并不是的……

    他真的不想,就这么窝囊的死去呢!他心里的话,都还来不及说出口,怎么就能这般的死去?

    可是不死?他又能活吗?

    这样的瘟疫?,整个天下间,又有谁能有本事治?

    自己这是死定了啊……

    就在躺在炕上的顾长年,心里绝望凄苦,以为这次自己再次死定了的时候,人迷迷糊糊间,嘴里就被人灌进了一碗苦苦的东西,味道还微辛。

    能不苦么?

    安羽宁不会炮制青蒿,也不知道具体这个青蒿该怎么处理,然后配以什么药物一起治疗疟疾。

    眼下她也是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带着巨大的一捆青蒿回来后,她也不管别的,拉着谭宝栓一起,把所有的青蒿叶子都撸下来,然后拿着小石臼,把叶子砸烂以后,就把里头砸出来的青色汁液,直接灌给病倒了的家人喝。

    让谭宝栓去喂小六与顾长年,安羽宁自己则是端了满满两碗的量,直接去了左边的屋子,给五丫与亲娘灌青蒿汁。

    至于被撸光了叶子的青蒿杆子,还有砸碎了的青蒿泥,安羽宁也没有浪费,烧了开水,把杆子叶泥一道放水里煮了,用这些药水,分别给家里的四个患者熏蒸屋子,擦拭身体。

    青蒿果然是好东西!而且很幸运的,安羽宁赌对了病症。

    顾长年他们身上的热度开始渐渐消退,人已经能安稳的睡着了,不说胡话,也呕吐,更加没有抽筋了。

    更让安羽宁欣喜的是,在灌了好几次青蒿汁后,一直到了次日,小六他们都没有重蹈覆辙的开始打摆子,这让安羽宁安心了,忙就招呼着谭宝栓一起,二人继续努力。

    砸药汁,烧药水,给病人灌药,擦澡,熏屋子……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