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哭爹喊娘无活路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

    二丫他们在排队入城的时候,在城门口边上的城墙壁上,就在那最显眼的地方,他们一眼就看到了上头,那看似涂鸦,其实是自家妹妹留下的指路暗号。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kàn..ge.la

    看到暗号,欣喜不已的二丫他们,是以流民的身份,在交完异于普通百姓的高昂进城费进城后,她当即拉了城内的路人,询问到了镖局所在后,二人一狗就直奔威远镖局而来。

    二丫与谭宝柱带着大黄的归来,着实是让安羽宁他们高兴了好久,欣喜之余,安羽宁对于其他失散的亲人是否活着,能不能赶到京城的问题,充满了信心。

    五日后,当李兴田李兴林带着五郎,领着金子出现在镖局门口的时候,再次把在场焦急等待着的他们给激动坏了,激动的同时,大家团聚在一起不慎唏嘘,感慨着失散以来的种种不易。

    人回来了一大半了,眼下依然还不知所踪的,就只有自家哥哥三郎,还有有财叔、妮婶婶跟谭宝根四人了。

    在谭家兄弟二人的千呼万唤中,又过了几日,终于的,谭有财夫妻二人,领着他们的二儿子一道,三人可以说是衣衫褴褛的扶持着,终是出现在了镖局门口。

    随着谭家夫妻带着二儿归来,安羽宁不由的就为那个,为了救自己,而身陷险境的同胎哥哥担忧起来。

    直到现在,安羽宁还在心里安慰自己。

    她的哥哥绝对不会出事的!

    眼下他迟迟还不来跟大家团聚,那肯定是因为,他定然是碰到了什么难为的事情了,所以她不急,她得再等等。

    虽然,这时候京城的局势已经很紧张了……

    此时的京城,早已风声鹤唳,新帝抛弃了整城的百姓,早就离了皇城,秘密南下的事情,早在谭家夫妻抵达前,就再也遮掩不住,已经暴开了出来。

    这时候京城里的百姓们,也跟着慌了神。

    你想啊,连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都跑了,他们的天都塌了,老百姓们怎么可能不害怕?

    因着心里的害怕,家里有点余钱的,有点本事的人家,就开始携家带口的往外逃。

    这几日以来,跟家人分别守在京城四个城门口,等待三郎归来的安羽宁他们,天天看着形色匆匆往外奔逃的百姓,那种紧张急迫的气氛,渐渐的开始影响着他们所有的人。

    此时的安羽宁,心里说不焦急是假的。

    只是直到此刻,她依然还不愿意相信,自家哥哥出了事情,再也回不来了的事情。

    安羽宁总觉得,也许她在多等等,再多等一等,哥哥三郎就会赶到,就会前来跟他们团聚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焦急不已的福伯,对安羽宁是劝了又劝,劝话的内容,无一不是让她赶紧带着家人走,赶紧南下去金明城。

    这日一大早的,早就让家中其他人停止守城门的安羽宁,自己依然还是来到了,京城的北城门口,找了个显眼的地方猫着。

    她冷眼望着眼前这巍峨的城门楼,望着楼下那明显就少了几倍的巡城兵丁,安羽宁摇头,内心感慨。

    也是啊,皇帝都跑了;

    大臣们都跑了;

    城中的权贵、富户、甚至是连一半的老百姓也都跟着跑了;

    眼下城中剩下的人,不是家贫,实在没有能力跑不掉的;

    就是如自己这般,心有牵挂的;

    不是如福伯那样,故土难离不想走的;

    就是如被皇命留下,此刻留守城中,想走都走不掉当炮灰的……

    已然是空了泰半的昭原城,哪里还有往日的繁华喧嚣?莫名的,城中萦绕着一股死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先每个城门口,除去那一炷香一岗的巡逻队以外,守城门口检查值岗,百名之数的军士,直接锐减到如今这般,值岗加检查的兵丁全部都在一起,都不足二十。

    足可见眼下这昭原城,说白了已经是一座弃城了!

    只是啊,这位高高在上的新帝他知不知道?连京都都可以弃之不顾的他,屁股下的这个江山,还能坐得稳吗?

    正当安羽宁叹息感慨之时,突的,城门正前方的官道上,传来了滚滚黄烟。

    那不见进城,只见蜂拥出城的长长队伍,这会子也有人发现了前方的不对劲。

    众人好奇的嘀咕声,驻足观望的情形,惊动了还兀自唏嘘着的安羽宁。

    仗着自己的视力好,安羽宁定睛望去。

    前方那继续朝着这边接近的滚滚黄烟,哪里是什么黄烟?

    那其实就是有人骑着快马飞奔而来,所飞溅起的烟尘罢了。

    当她看到那,渐渐接近了的马背上之人的着装,看着那人背上背着的小旗子之时,已然明白这人身份的安羽宁,心里当即就咯噔一下。

    这会子,这位快马加鞭,从北而来的斥候出现在这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下意识的抬脚,内心莫名慌乱不已的安羽宁,忙就拔腿往身后的城门跑。

    本来这个时候,安羽宁异与其他人的举动,是一定会引人注目的。

    可惜这时候,大家都在看着前方渐渐接近的一人一马,没有人有功夫管她这个小丫头。

    便是那有留心到她的值岗军士,在一连好几天,都看到早晨出城门外守着,傍晚关闭城门前又再度返回城内的她,一开始还会觉得奇怪,可如今多看过几次后,早就习以为常的军士也就见怪不怪了!

    正当安羽宁穿过了长长的门洞,看到城内的天空时,那飞奔着的马儿虽还没有接近城门口,可是那斥候卯足力气的嘶喊声,却已经隐隐传来。

    耳力比那些当兵的还要好的安羽宁,在第一时间听到身后那阵阵不停,声嘶力竭的喊声后,她先是身子猛地一震,紧接着,忙就快步闪身进了身边的小巷子。

    几乎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一匹矫健的骏马,背上驮着一个小丫头,直接就朝着城内飞奔而去。

    也顾不上会不会踩踏到路上那些,正在赶着出城门的老百姓们了,安羽宁嘴中急切的叫嚷着开路,手里的马鞭不停的挥舞着,双脚紧紧的夹着马腹,微弓着身体,纵马在街道上的青石板上飞奔。

    “闪开,闪开,前头的人快闪开!驾,驾……”

    而在被她远远抛下的身后处,那斥候的喊声,还一阵接着一阵的传来,一声比一声近,伴随着安羽宁纵马,急速远离的马蹄声一起,声音一圈圈的荡开。

    只是那荡开的声音,却惊得所有在场的百姓乃至军士们,一个个都如丧考妣,肝胆俱裂,六神无主,哭爹喊娘……

    “报……胡军先锋以抵京郊十里亭!报……胡军先锋以抵京郊十里亭!报……”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