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神捕-正文 第414章 神兵利器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怀橘客 书名:剑仙神捕
    <ABL ali=ri><R><></></R></ABL>“此话当真?”那夜色沉的楼主也是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后说道,“这话的分量,柳姑娘应该是清楚这里面的代价的。”

    “我天山派没么多地盘的需要占着,但是夜色沉进来了,就是我天山派的朋友这句话的意思,楼主应该清楚。”柳若冰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我夜色沉自然是可以帮你天山派当屏障,但是时间呢?你若是与那些人十年年保持友好,那我还真是等不起呢。”楼主也是轻轻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后说道:“你们清楚的,这里面的道道我也是玩过分多的。”

    “担心我天山派卸磨杀驴?”柳若冰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我该怎么给楼主这个承诺呢?哎呀,谢步浩你说说。”

    “您二位这不是为难我嘛,我一个考不出的书生,哪里知道这些东西。倒是就会说上那么两端书,混个温饱。”这谢步浩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在想当初,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一杆蟠龙大棍打下大宋江山。太祖三下河东,与火山王杨衮在两军阵前走线铜锤换玉带,便有爱将之意。到后来,斧声震地,烛影摇红,江山传于二弟赵光义之手,是为太宗。宋太宗再下河东,巧用反间计,招降杨衮之子杨继业,人称金刀杨无敌。个儿子平定光辉德昭嗣顺,个个是能征惯战。只皆因金沙滩双龙赴会,老令公杨继业率七郎虎大闹幽州,杀的辽军是望风鼠串。可叹那奸臣潘仁美,私通北国,设下毒计,将杨七郎乱箭穿身。老令公被困至在两狼山内,碰死李陵碑前。”

    “这杨家将的故事,还要你来说?”楼主也是将这杯子放下后说道,“这故事我在南京都听腻味了。”

    “楼主,这深夜到访,也是会给我增添不少麻烦啊。”柳若冰也是笑着说道。

    “若是你这诚意到了,我浑身是伤出去又有何妨呢?”那楼主也是看着柳若冰开口问道。

    “您二位慢来,让我先把这故事说完。”这谢步浩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但是这还有杨景杨六郎闯出重围,进京告御状,朝中大臣,无人敢审。多亏王千岁,在清官册中查访,访得山西霞谷县有一位老西儿乡下人,此人姓寇名准字平仲,官居七品县令,清如水明如镜,足智多谋,审黄瓜问丝瓜打土地拷城隍,可称断案如神。自寇准进得京来,拳打潘娘娘,夜访王府,定下巧计在天齐庙假扮阴曹,审清潘杨案,太宗封为吏部双天官之职。到后来,辽邦摆下天门阵打来连环战表,朝中无人挂帅出征,寇老西儿背靴访帅,请出杨六郎。老贼王强暗下毒手,要害杨景,寇准夜审白马,智擒王强。澶渊城下保着真宗御驾亲征,大破辽军,皆乃寇准之力也。后人有诗赞之曰:保国忠良寇平仲,足智多谋显奇功。耿耿丹心为大宋,老西儿千古留美名。”

    “怎么你是那个寇准,确定能主持公道?”这楼主的话也是一点都没有客气,他清楚现在就是混这的关键时候哪里会和这人客气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那谢步浩也是对着楼主拱了拱手后说道:“楼主若是不信任我们,又怎么会来呢?若是楼主认定了我们天山派的态度,就不会有这兴师问罪的一幕了。当然我这里唱得寇准也是在说楼主啊。”

    “好一张巧嘴啊。”这楼主也是点了点头后,身子一点就外面掠去,而柳若冰也是双手白绫陡然而出,这房顶也是被打出了两个洞,而这一条白绫也是划过了这楼主的左臂,那楼主也是在地上过了一下后,就抱着自己的左臂走了。

    “掌门。”谢步浩也是对着柳若冰微微地低了一下身子。

    柳若冰也是看了谢步浩一眼后说道:“你们几个与我并列为天山五绝,本就是只是在天山寄居而已,没有必要一定以天山派自居。更没有必要叫我掌门。”谢步浩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我们几个一直都是天山人啊,毒道人那个家伙都已经认您了,还有什么,别的影响了吗?”

    柳若冰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看着自己打出来的两个窟窿缓缓地说道:“这几天怕是一天都不会消停啊。”

    而时间也就这样流逝到了第二天,方潇一行人也是得到了赵老爷子的赦免,一个个早早就在那观礼台的下面摆放了一派椅子,坐定了下来。活脱脱地一批二世祖。

    这边个擂台也是分别都在外面和里面摆了起来,这最里面的自然是那峨眉盛轩婷。盛轩婷今天也是穿着一身道袍,竟然也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站定在场中央后也是剑锋一指开口说道:“何人前来挑战啊。”

    方潇也是身子也是刚要起,却不想午通一拨方潇这手,身子也是一个跟斗就翻到了这擂台之上。盛轩婷见到只午通也是一点都不惊讶开口说道:“你不行,还是让你那狐朋狗友上来吧。”

    “这小道姑不但身手欠,这嘴也很欠啊。”午通也是把自己那刀拿在手上后对着那盛轩婷开口说道,“小爷今儿也是让知道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

    陆绩语也是看着这午通放狠话,也是觉得有些虚扭过身子对着方潇问道:“怎么样啊,这午通有胜算吗?”

    “你上去有胜算吗?”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一九。”陆绩语也是开口说道,“极限了。”

    方潇也是淡然地说道:“那你还问我有什么意义呢?午通上去,就是让这盛轩婷立威的,同时我等会儿上去会不好看。”

    赵正平也是听到了他们两人的谈话后笑着说道:“午通自己知道你们这么不看好他吗?”

    “他若是知道估计现在已经来跟我们玩命了吧。”方潇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众人也是笑作一团。而在场的人虽然都是耳目聪灵之人,但是这都关注着擂台之上,也就没有听清楚。于是这午通也是很嘚瑟地一指方潇这些人后开口说道:“你看看,这都是觉得你不行的人。”

    “如此就做过一场吧。”这盛轩婷也是懒得与这午通多说,这手腕一抖,这剑也是奔着那午通而去。但是当这剑出鞘的时候,观礼台也是出现了一片声音:“是那把剑吗?”

    “好像是的,如此说来那轩辕尘和冰心还真得有那么一段故事啊。”齐天南也是笑着说道。苏步青也是摸着胡子说道:“若真的是,那这么珍贵的剑给弟子用,这盛轩婷在冰心心里的地位也是可以啊。”

    而柳若冰则是笑了笑后说道:“真真假假谁分得清楚呢?”

    唯独这左清狂则是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后说道:“我怎么忘了把刀借给午通了,失算了,失算了。”引得众人侧目。而台下的方潇则是感觉这剑与自己好像有那么一丝牵连一般的感觉,但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

    这盛轩婷也是猛然发力,这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午通所在的地方,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那午通的面前,午通快速地避开了这一剑,刚想还手。那盛轩婷也是一转手臂,那剑也是随着她的转动而旋转起来,搅动了那弥散在天空里的声音坠落下来,几乎把这午通的身子往里面带去。午通被这一剑封锁了走位,也是这刀一提来硬挡这一剑。

    但是出乎这午通预料的是,这刀在这剑锋之下仅仅只坚持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断成了两半。而后在他错愕的眼神里被这盛轩婷一脚给踢下了擂台。

    方潇也是轻轻一点就跳上了擂台,如果方潇不上应该也是没有人会上了,毕竟午通现在是龙凤榜的第三了。这样的人一招都撑不住,可见这盛轩婷不是他们这个层次可是挑战的了。

    这赵光辉也是笑着说道:“看来这一场好戏要开始了。”

    正当这边的人要看好戏的时候,那边则是又唱起了大戏。赵晴可也是从那赵正菲的手里要来了烟柳,而交换地则是昨天他们后面喝得酒钱。在方潇等人的催促下,赵正菲也只得接受了这一条件。

    方咏宁一行人也是排排坐着,等着那烟柳开嗓。烟柳也是一顿后,这小鼓一敲开口唱道:“有王廉我离了南察院,睁双睛来在了我的衙前,有下官排罢衙二堂立站,转来了二辖子狼虎一般,南察院他领了火牌令箭,宁夏县来提我知县王廉,进察院吓得我团团打颤,十四王恶森森打坐上边,二辖子站两旁威风面,有王廉站一旁不敢多言,人命事他命我三天断案,审不清问不明头挂高杆。转面来把书吏一声呼唤,听老爷把言语细说心间,有王廉看罢状心惊胆颤,忽听得谯楼上更鼓悬天,耳听得谯楼上一更三点,断不明审不清我好为难,自幼儿在南学曾把书念,昼夜间身不眠苦读圣贤,盼只盼皇王爷开了科选,辞别了举家人上京求官,幸喜得皇榜上鳌头独占,六部里他命我做了县官。自从本县把任上,简贴扒在了四门上,男子汉犯法一遭板,女子犯法一拶拶,不论他王孙公子一个一个把法犯,难免本县一夹杆,我正在二堂看文卷,忽听得堂鼓响连天,我当是何人把冤喊,乡约地方到了此间,我问他上堂因何故,他言说寡居家中遭下人命事牵连。本县过庄把尸验,血淋淋尸首摆两边,我把他一家大大小小都问遍,不晓得何人把人伤,本县尸棚作了难,提来了他女叫凤莲。”

    “你们这的曲子都这么吓人吗?”方咏宁也是开口问道。

    赵晴可也是拍了她一下后说道:“说什么呢!这不是给你们听一些平时听不到的嘛。”正在这些人闹做一团的时候。方潇也是将自己的扇子拿在手里,开口说道:“六扇门方潇挑战盛姑娘。”

    “不把你的剑拿出来?”盛轩婷也是指着方潇开口说道。

    方潇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我就一把剑,没了比较尴尬。而且我这扇子足够了。”

    “你!”盛轩婷也是指着方潇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而在那院子里,烟柳也是继续笑着开口,她觉得和这些同年纪的女子在一起远比昨天好松弛。这手敲着鼓也是换快了些:“本县抬头把她看,她头上戴的玉凤簪,我一见凤簪起祸端,把凤莲带在了我衙前,上堂来未拶三两拶,他招个李俊是个生员,本县出签把他带,把李俊带在了我衙前,上堂来我拿好言劝,那生员咬定牙根不招言,本县堂口气炸胆,我把他重打四十收进监,实服了王桂英女子大胆,她不该拦马头前去喊冤,你要告你告在南北二院,谁是你告在了王爷面前,我即有满斗金无处打点,十四王爱百姓不爱银钱。耳听得谯楼上二更四点,断不明审不清我好为难,背地里把爹娘一声埋怨,你的儿背地里埋怨几声,生下儿你就该务农务产,你不该叫你儿苦读圣贤,读了书知礼仪来把官做,我到今日断不明我难也不难。耳听得谯楼上三更三点,二堂里难坏了七品县官,背地里把夫人一声埋怨,本丈夫背地里埋怨几声,每日间知晓的穿绸挂缎,到今日挨了事你在那边。耳听得谯楼上四更三点,断不明审不清我好为难,这件案子我怎断,活活急煞我王廉。耳听得谯楼上五更三点,整整的到五更未曾安眠,有王廉在二堂把天叫喘,杀人贼是哪个,你绑在我的面前。”

    墨兰也是笑着说道:“这位妹妹,这一出戏,明明算悲,怎么被你唱得这么喜庆啊。”

    “墨兰,多嘴!”苏忧怜也是开口训斥道。墨兰也是忙说道:“奴婢错了,这位妹妹可千万别生气啊。”

    “墨兰就是这么个口快的毛病,烟柳姑娘千万别在意。”苏忧怜也是笑着说道。

    “烟柳不敢,再说这位姐姐也确实没有说错。”烟柳也是欠着身子开口说道。

    (本章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