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娇妻有空间- 第14章 托付

类别: 作者:青橙芷 书名:八零娇妻有空间
    姜老太毕竟是活了大几十年的人了,人活得久了,心思也就多了。

    她推开南帆扶自己的手,三两步窜到了王娇的面前,伸手就去撩开王娇额前的碎发。

    当她的手触碰到王娇额头的时候,肌肤入手冰凉,还带了一手的水。

    姜老太心里就是一惊,王娇这是病了?

    王广福毕竟是医生,很快也发现了王娇的不对劲,他忙伸手去探王娇的额头,又是感觉温度,又是摸脉的检查了一阵。

    很快就得出结论,这是挨打受了热,出了汗,又吹了风。

    不算大毛病,只要不发烧,吃点药躺一躺就能好。

    王广福当然不能这样跟姜老太说,他们王家家风严谨,怎么会打孩子呢?

    这个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于是,对一旁一脸担心的姜老太,温声说,“姜阿姨放心,娇娇就是着了凉,吃点药就行,不碍事的。”

    王广福是医生,王娇又是他的女儿,他既然说王娇不要紧,那肯定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姜老太顿时放下心来。

    王广福说完伸手捞起地上的王娇,想要把她背上,赶紧离开。

    可王娇现在都这样了,自己要怎么跟老爷子交代?

    在家打孩子这一点是万万不能说的,这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还能给自己好脸。

    可要是把孩子送回家,自己再去老爷子家,时间又有些赶不上了。

    王广福心里正为难,却听见一旁的姜老太跟他说:“广福啊,你是不是有急事,顾不过来娇娇呀?要不你把娇娇交给我吧,等你忙完了再来接。”

    王广福想开口拒绝,可除此之外他又想不到别的办法。

    他倒不是担心王娇病着一个人在家不安全,他是没工夫送王娇回家,既不能带她去老爷子那里,又不能把她丢在路上。

    袁苏芳去年就因为值班没有去老爷子那里,害他挨了老太太的挂落,今年要是又不去,只怕两个女儿为他争取的一点地位也要变没了。

    可他也担心姜老太发现王娇身上的伤痕,王广福犹豫了一下。

    眼看时间越来越紧了,他终于一咬牙把王娇交给了姜老太。

    他知道袁苏芳向来动手都有分寸,一般都只打衣服遮住的地方,现在都大冬天的,衣服穿的这么厚,想来姜老太也发现不了。

    王娇生性胆小,又是个女孩子,伤在不方便的地方,想来她也不会跟老太太告状。

    王娇虽然是他王家的孩子,可也是人家姜家过了明路的未婚孙媳妇。

    王广福多少还是有些秫姜家的,谁让他家老爷子重视这门婚事呢。

    王娇虽然瘦弱,可姜老太毕竟年纪大了,她扶了几把没能扶住王娇,就喊一旁的南帆过来帮忙。

    南帆从一旁的阴影里走出来,一米八的个子走到王广福的面前,背过身矮生蹲下。

    王广福顺势把王娇交给了南帆,还不等他把人背稳,就带着袁苏芳和王乐急急忙忙的走了。

    姜老太只以为王广福这是真的有急事,也没有在意。

    和南帆一起把王娇驮回了家。

    姜家在大院最靠里的地方,属于老房子,独门独户还带着小院子。

    当年姜老爷子负伤本来是回的农村老家,可为了方便求医,那位大首长就托人,把他们夫妻在城里安排了工作,又在大院里安排了房子,这些年姜老爷子的旧伤还一直需要定期检查。

    老爷子的大儿子怕两老在城里孤单,就把他们的大儿子姜少华送过来在他们身边养着。

    两老口子平时没事喜欢侍弄些花花草草,这么些年院子里也种满了花草。

    南帆背着王娇进院子的时候,姜老爷子正在浇花,一看南帆背上的王娇,也是吓了一跳,忙开口询问起来。

    姜老太知道老爷子身体不好,也不敢让他担心,忙意简言核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最后,还不忘把王广福和袁苏芳夫妻二人数落起来。

    “孩子都病成这样了,他们为人父母竟然还不知道,要不是刚刚娇娇被摔了那么一跤,只怕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发现孩子的不对,怎么能这么粗心。”

    姜老太说着,还不忘指挥南帆把王娇背到姜少华的屋里,让他把人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老太把南帆赶了出去,替王娇脱了外面的大棉袄,盖好被子,又出去打了热水替她擦了额头上的冷汗。

    这样一番收拾,王娇的脸就完全露了出来,小巧精致的脸上,泛着病态的苍白,眉头微蹙,浓密卷翘的睫毛,如同受惊的动物一般,微微的颤抖着,让人忍不住要去心疼。

    “真是可怜的孩子。”

    姜老太怜惜的为她掖好被子,就去厨房为她煮起了蛋汤。

    受了凉喝上一碗滚烫的蛋汤最合适不过了。

    南帆被姜老太从房里赶出来了,有些尴尬的站在院子里看老爷子浇花。

    姜老爷看南帆出来了,忙停下手里的动作,关心的问起了王娇的情况。

    “娇娇安顿好了?”

    南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总不能说他一放下王娇就被老太太赶出来了吧?

    “嗯。”

    老爷子也不疑有他,转身又开始浇起了花,嘴里却小声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这孩子,胆子小,性格软,怎么现在连身子都不好呢。”

    南帆一向听力就好,老爷子虽然说得很小声,可他还是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到了耳朵里。

    他只是眼神闪烁了一下,想起了刚才王娇在他肩膀上不时的颤抖几下,和细弱蚊蝇般喊的那几声疼,他的眉头就忍不住蹙了起来。

    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所以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院门被推开,姜少华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浇花的姜老爷子和一旁的南帆,就问:“爷爷,小帆哥,我听说娇娇在我家?”

    南帆抬头看了一眼老爷子,他连手里浇花的动作都不带停一下,眉头蹙着,显然就是不高兴了。

    老爷子一身最骄傲的事情,就是他曾经是个军人,为革命他奉献了健康的身体。

    现在他虽然老了,还一身的毛病,可军人的那股气节还在。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