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二章 游说富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说实话,陶谦的说法,陶商在心中很是认同,能够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眼光和思想,是一个成功人士重要素质之一,老陶谦避重就轻的加入讨董联盟,左右逢源的想法,很和陶商的胃口,所以夸了他一句‘鸡贼’,这个词陶商一般不轻易夸别人……直给自己人使用!

    但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今天的陶商不能给陶谦点赞。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陶商是从后世来的,对这次联合讨董的所带来的效益很清楚……

    无论古代或是现代,效益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经济效益,另一种叫做社会效益。

    陶谦怕有无畏的损失,他只看到了经济效益,但他并没有看到社会效益,历史上的曹操、刘备、袁绍、袁术、孙坚、公孙瓒等很多人,通过这次讨伐董卓的行动,都名扬天下,特别是在地方州郡,取得了众多拥皇门阀世家的支持,在此后的军阀扩充行动中,各个实力突飞猛进。

    或许这些结果是这些诸侯自己都没有想的到,完全就是无意插柳柳成荫。

    所以说,有时候一味的保存实力也并不是完全正确。

    “父亲,孩儿对你的这个意见并不是很支持。”

    陶谦没成想今天的儿子想法和意见居然这么多:“吾儿此话何解?”

    陶商措辞半晌:“父亲,自黄巾起义之后,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力已然大大的不如昔日,如今更有董卓篡政,天子年幼,各地太守刺史的势力已经开始崛起,依孩儿之见,无论此次征讨董卓的行动成功或是失败,不久之后,关东地方势力必然开始扩充,而地方世家门阀为了乱中求全,也必然开始各自倾斜于不同的诸侯,在这个节骨眼,咱们徐州想要自保,就必须要不断扩充实力,这个实力既包括自身实力,也包括声望……”

    陶谦的眼睛开始变得浑圆,其实这一番话虽有道理,但若是说稀奇,也并没有多么稀奇……只是令陶谦万万没有想到这话居然是从陶商嘴里说出来的。

    难不成用公文擦屁股,还能擦出智慧来?……老夫改天也得偷着试着擦一下。

    “吾儿继续说,有什么说什么,无妨。”

    陶商继续道:“父亲,此次讨伐董卓,就是扩大我们陶家名声的机会,只要我们能在这次讨伐联盟中,展露头角,必然就可得到拥汉世家的支持,这对于父亲日后坐稳徐州大大有利。”

    陶商搜肠刮肚,好不容易才把这番话说囫囵完全。

    “吾儿,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陶商:“…………”

    多没正事的爹,都快火烧眉毛了你还管这话是谁说的,**子再大点心都能拉出去。

    “爹,我要是说这话是我自己说的,你信不信?”

    “当然不信。”陶谦说的斩钉截铁。

    亲爹都信不着,真是应该把自己前身的魂魄拉回躯壳里打三百大板让其好好反省一下。

    “那爹觉得这话像是谁说的?”

    陶谦老神在在地道:“放眼整个徐州,依老夫观之,独有糜竺、赵昱、王朗等寥寥数人有此见识也……”

    陶商点了点头,道:“那就是糜竺说的。”

    陶谦的脸色有点发黑:“……”

    敷衍的确实是有些太明显了,这孩子是当亲爹傻吗?

    “逆子,滚出去!”

    *******************************

    陶商学到了来到这个世界学到的第二个道理——能够在史书上留下名字的人,一定是比一般人强许多,即使是在后世人嘴里能力中庸的陶谦……那所谓的能力中庸是分跟谁比,跟诸侯比,算中庸,跟老百姓比,还是老百姓比较昏庸。

    这样的人,不能随便敷衍,至少不能拿他当白痴忽悠。

    通过刚才的对话,陶商知道他说的话虽然稍稍打动了陶谦,但毕竟自己的前身从不过问政事,陶谦信不着他。

    看目前陶谦的表现,这次讨伐董卓,他是想采取出工不出力的方式,需得想办法改变一下他这种思想。

    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去,效果是决计不一样的。

    通过刚才的对话,陶谦说了三个人的人名,想必这三个人在陶谦心中的分量和其他人应该不同。

    糜竺、赵昱、王朗……看来要劝动陶谦,还需要请这三个人出手。

    陶商来到刺史府的后院,立刻有一个身着朴素的红脸胖子上前躬身相迎。

    陶商脑中碎片化的记忆使他认得,这是府内的老总管陶洪,跟随陶谦多年。

    “大公子,马车已经备好了,今儿是去郊游,还是去猎您最喜欢打的兔子?”

    第二章 游说富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公子,马车已经备好了,今儿是去郊游,还是去猎您最喜欢打的兔子?”

    陶商撇撇嘴,看看前身的这点出息:老虎猎不了,猎个狐狸、猎个狼、猎个鹿不行么……非得打兔子,还最喜欢。

    “今儿不去干闲事了,备车,送我去糜竺府上。”

    老总管听了似是有点不太敢相信:“大公子,孙、周二位公子可是连着约您去郊游吟词好几日了,这事您原先从没耽搁过啊。”

    “人嘛,总得学着多交朋友,交新朋友!”陶商笑着拍了老总管的肩膀一下:“今儿就放他俩鸽子了。走,去糜竺的府邸。”

    老总管看着陶商的眼神有些迷茫,但也不好不遵从。

    “大公子,糜先生虽然认得您,但也不过是点颈之交,你与他也从无往来,不妨这样,老朽预备几样礼品,卓人以您的名义先送了去,然后拜府,倒也显得不甚突兀。”

    陶商点了点头,礼尚往来,人之常情,这陶洪挺会办事的。

    “好,那就麻烦洪叔了,另外再预备一份拜帖,和礼物一起送过去,就言我陶商拜府,也好让人家有个准备。”

    老总管闻言皱了皱眉,道:“大公子您虽是白身不仕,但毕竟是刺史长公子,与糜竺送帖,是不是有些过于谦卑了。”

    陶商摇了摇头:“就按我说的办吧,谦卑点没毛病。”

    毕竟是找别人办事,还是先把姿态摆低些,想装/逼,还不到时候。

    ********************

    糜竺是徐州的富商,也是糜家的家主,先祖世代经营垦殖,家财过亿,说白了就是地主豪强,陶谦虽然是徐州刺史,但上任不过两年时间,想要在徐州站稳脚跟,糜家必然是他拉拢的对象,所以一上任,就立刻任糜竺为别驾从事。

    所谓的别驾从事,说白了,如果陶谦是高官的话,糜竺就好似省委秘书长。

    ……………………

    徐州,糜府。

    厅堂的正中间,摆放着陶商送来的礼物,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看样貌不过三十来岁,容貌清隽,下巴上的短须修剪的整整齐齐,锦绸服饰也是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一看就是个非常自律的人。

    糜竺的眼睛直视着厅堂中的礼品,他对这些礼品倒不是很在意,毕竟糜家富甲一方,汉朝中原地带,能够比他富有的人,屈指可数,就这些东西当真入不了他的法眼。

    主要是送东西的人,让他很是诧异。

    刺史大人的长公子,糜竺当然认识,两年前陶谦刚刚入主徐州,征辟四大豪强入仕,助自己在徐州站稳脚跟,众豪强中就有他糜竺一个。

    以糜家在徐州的深厚根基作为资本来支持陶谦,糜竺的条件是许以利害职务。

    生意做的越大的人,就需要越大的政/治/背景。

    正所谓互惠互利,糜竺觉得他跟陶谦这笔买卖做的很是划算。

    当然了,每一个生意人,都希望能把生意做的更加长久,糜竺是生意人中的人精,他更希望能把糜家和陶家的买卖细水长流的做下去,不只是陶谦这一代,还有他的下一代,最好是把这笔买卖做到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于是乎,糜竺把目光盯在了陶谦的两位公子身上,希望能够与他们结交,也算是为未来做个铺垫。

    问题是,只接触了三两回,糜竺就失望了。

    陶谦的儿子……怎么说呢,实在是他娘的缺点智慧!

    他这两个儿子不但木讷死板,傻头傻脑的不说,一天天的还不求上进,身为刺史公子不寻思与徐州的达官贵人往来,却整日的风花雪月,吟诗作对,猎鹰逐狗……

    反正就不是干正事的人!

    摸清了陶家两个公子的底细后,糜竺就放弃了在这两个小子身上继续投资的必要,他是生意人,生意人只在可以产出回报的项目上进行关注。

    陶谦是个好项目,可他那俩儿子……是渣渣。

    “兄长!”

    一个长得圆圆胖胖,满脸喜庆的男子一路小跑到了厅内,对着糜竺一拱手,气喘吁吁地道:“刺史大公子送来拜帖,前来拜府,大哥,你看这事怎么办?”进来人是糜竺的亲弟糜芳。

    糜竺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自言自语道:“渣渣来了……”

    “啊?”糜芳听了有点懵。

    “我是说……大公子来了,兄弟不可怠慢,速随为兄出门相迎。”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