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三章 无缘爱恨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糜竺见过大公子,大公子莅临寒舍,在下未曾远迎,不胜惶恐,还望勿要见怪。”

    虽然打心眼里不太瞧得上陶商,但糜竺还是携亲弟糜芳,亲自出府门相迎,毕竟人家又是送礼,又是送拜帖的,可谓给足了糜家面子,自己也不能太蹬鼻子上脸。

    “别驾神采奕奕,可喜可贺,想来是最近又增金不少吧?”陶商笑盈盈的冲着糜竺回礼。

    糜竺的回答中规中矩:“大公子说笑了,商贾之家,做得些许小生意,何谈增不增金的,大公子,请进。”

    陶商砸了砸嘴,心中无限羡慕起来,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还“何谈增不增金的”……言下之意就是:钱多、够花、再挣多少也无所谓了。

    土豪就是土豪,唠嗑都不好好唠。

    进了厅堂,陶商与糜竺,糜芳各按宾主之位坐下,糜竺笑盈盈的打量着陶商说道:“大公子今日派人送来礼品,在下无功受禄,已是惶恐,又蒙公子亲来府上见教,实在是……惶恐之至,惶恐之至。”

    陶商笑的很和蔼:“糜别驾每日操心州事,辅助父亲掌管徐州,劳苦功高,小子一点薄礼,没有别的意思,纯粹就是感激之情。”

    “大公子真是有君子之风,不愧为使君嫡子也。”

    糜竺嘴上夸着,心中却开始好奇,这小子的表现,跟平日里木木呆呆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话里话外滴水不漏……又是送礼,又是拜府的……还说什么感激之情?我跟他好像不熟吧。

    “大公子,今日来此,肯定是有事!”糜竺笑呵呵地试探。

    “我没事啊。”陶商摇摇头。

    糜竺显然不信:“不,肯定有事。”

    “真的没事。”

    糜竺双眸炯炯地盯着陶商:“大公子跟我何须如此客气?若是有事,只管说来,若是在下能够办到,必效犬马之劳。”

    糜芳坐在一旁跟着附和:“是啊,大公子,有事您就说,我们兄弟二人都是陶使君的部下,那换言之也就是大公子的属下,大公子有事,但讲无妨!与我兄弟二人,完全不用客气。”

    陶商眉毛微挑:“二位这么希望我有事?……好吧,那我借点钱。”

    糜竺和糜芳兄弟二人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大公子……莫闹。”

    陶商好奇道:“小子来此,本来是真的没什么事,但别驾盛情难却,我要不找点事,就怕冷了别驾的心……要不别驾,先借我一万贯花花?”

    糜竺脑袋上有点冒汗珠了,怎么好像被这小子绕进去了。

    “大公子说笑了,公子乃堂堂刺史长公子,家室显赫,如何会缺钱花?”

    果然是越有钱的人就越扣、越小气……刚才还说什么事都不用客气,这会就拉梭子了。

    “糜别驾,如今董卓霸占京师,欺凌圣上,关东众诸侯发布檄文,相约西进讨伐董卓,不知别驾对此事有何高见?”

    糜竺闻言更吃惊了,他刚刚以为陶商来是真的要借钱,没想到话锋一变,居然是跟他讨论这件事情。

    看不出这小子平日里懵懵呆呆的,关键时刻,还是能分清大是大非的,莫非是糜某平日里看走了眼?

    其实关东诸侯联合讨董,此事震惊天下,糜竺对此事也是昼夜思量,权衡此事对徐州之地的利弊得失,只是一直不曾有人与他商量揣度。不想今日第一个用此事来问他的,不是陶谦,而是他的儿子,陶商。

    “大公子之意如何?”

    陶商也不着急露底:“别驾之意如何?”

    糜竺微笑道:“应召入盟,作壁上观。”

    陶商点了点头,道:“父亲也是这个意思。”

    “哦?大公子也与陶使君讨论过此事?”

    “商量过几句,不过没有谈拢。”陶商老实的承认。

    糜竺笑道:“如此说来,大公子对陶使君和在下的意见,是有相佐之见了?”

    “确实有一些不同的见解,还请别驾帮忙参详。”陶商拱手回道。

    “那大公子的意思是?”

    陶商一字一顿地道:“应召入盟,以丰羽翼。”

    糜芳在一旁闻言没憋住,不由得‘噗嗤’一笑。糜竺眉头微皱,不满地敲敲桌案,示意糜芳不可无礼。陶商则是扫了糜芳一眼,假装没有看到。

    死胖子,笑话我!一点深沉都没有,还好意思当官?找机会弄死你。

    糜竺古井不波的脸色浮上几分怪异:“以丰羽翼?大公子,恕在下直言,兵者,凶器也,伤敌而自损之道,若是以硬碰硬,不伤元气已属上策,如何还能以丰羽翼?”

    陶商不直言,却反问道:“别驾,糜家是徐州巨富,各类买卖均有涉猎,敢问别驾,什么生意最为赚钱?”

    一说到做生意,糜竺的胸脯稍微挺了起来,满脸都是骄傲的神色。

    “糜家世代经营恳殖,代代积累,然最赚钱的生意,还需南北商贸,北货运以南,南货运以北,南来北往,虽有风险,然一笔之利却非寻常可比,更兼可将糜氏之名南北广传,名声越大,则各州郡商贾闻名皆愿与糜氏合作往来,其中利润,似溪水绵流,缓缓不绝……”

    糜竺起初说的四平八稳,滔滔不绝,但越往后说,声音便是越小,眼中的光芒则似是越盛,仿佛明白了什么。

    看了糜竺的表情,陶商就知道这老小子有点想通顺了。

    “别驾适才之言,是否是说,最挣钱的买卖并非垦殖休养?而是南北商贸,此项虽有风险,但一则利润巨大,二则是最重要的,可以扬名!糜氏巨贾的名声一旦传扬,天下商贾慕名合作,利益不绝,这才是长久的生意之道。”

    陶商的意思说来说去,其实不过是要表达品牌效应的功用而已。

    人是一种感官动物,无论是做什么事,买什么东西,都惯性于去寻找知名的大品牌,在后世,换成另一种说法,就是马太效应,大公司兼并小公司,大企业垄断更重要的资源,强者越强……但万变不离其中,响亮的品牌名号一定要有,品牌效应越强越大,企业就越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

    陶商这话的意思间接点醒了糜竺:做生意,讲究品牌效应,借以垄断更多的金钱和贸易资源……而徐州参加陶董联盟,也可借此机会扬名,打造自己的政治品牌!以便垄断更多的人才资源和政治资源。

    生意与政治,万变不离其宗,仅此而已。

    糜竺不说话了,不住地打量着陶商,眼神直勾勾的,瞅的陶商心里有点发毛。

    这老小子眼神如此猥琐,该不是看上小子了吧?听说有钱人的心理都扭曲,癖好也都挺变态的……他若是敢对我无礼,老子就打爆他的狗头。

    “公子之意,是不想作壁上观,而是借讨董之役,扬我徐州之名,以求日后发展?”糜竺眯起眼睛,缓缓道。

    第三章 无缘爱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公子之意,是不想作壁上观,而是借讨董之役,扬我徐州之名,以求日后发展?”糜竺眯起眼睛,缓缓道。

    陶商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小子愚钝,远不及父亲和别驾办事考虑周翔,特请别驾指正。”

    糜竺慢慢地捋着胡须,缓缓言道:“公子之意,在下已然明了,只是董卓势大,现关东诸侯虽然齐意讨董,然与董卓水火不相容者,唯有袁绍、曹操、鲍信等寥寥数人而已,此次联盟,若咱们徐州强自出头,只怕会惹祸上身。”

    陶商摇头道:“有利自然有弊,只看利和弊孰大孰小而已,袁绍、曹操这些人表面上似是与董卓针锋相对,处于风口浪尖,但久后必然名扬天下,势力大涨!董卓虽然强盛,但远在洛阳,离我徐州尚远,反倒是我们周边,尽是各路诸侯城池郡县,现如今与其得罪离我们近的诸侯,倒不如得罪董卓来的划算。”

    “嗯……”糜竺闭目沉思了好半晌,方才开口道:“大公子之言……倒是有些道理。”

    此话一出,陶商心中的石头终于是落了地,不管怎么说,糜竺的见识还是有的,历史上这家伙以徐州富贾的身份,不惜倾家荡产,辗转流离,也要将宝压在刘备身上,不得不说这人眼光毒辣,且敢于豪赌,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

    敢于豪赌的人,自然就不会太过老实,不太老实的人,自然就不会固执的寻一道而行。

    “那大公子想让在下做些什么?”糜竺的笑容突然变的有些玩味,似有所思。

    “对于这场诸侯讨董的战争,父亲想作壁上观,我想让别驾劝他改变心意。”陶商说出了自己此来目的。

    糜竺仔细地琢磨了一会,似是在心中参考对比,半晌后方才开口道:“这个事情……唉,大公子,非是在下不想劝主公,只是主公心意已定,只怕难劝……”

    老鸡贼!

    陶商心中暗叹,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即使赞同了自己的观点,也要付诸以条件,没好处的事,他绝不会做。

    勤劳、勇敢、善良这些优秀品质……在这些大生意人眼中,都是狗屁。

    不过对于糜竺的做法,陶商在来时已经略为猜到一二,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陶商跟糜竺最多不过就是点头之交,冒冒然的过来找人家帮忙,总得有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毕竟糜竺也不是傻子,相反的,他比大部分人都精的恨,亏本的生意是不会做的。

    “别驾有兴趣跟我做个长期的买卖吗?”

    糜竺闻言一愣:“什么买卖?”

    “押宝的买卖。”陶商笑着道。

    “押宝?”糜竺似是有些兴趣:“押哪个宝?”

    陶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道:“押我这块宝。”

    糜竺似是来了兴致:“大公子这个比喻,倒是有些意思,只是不知,您这块宝,当如何论起?”

    “说来惭愧,我陶商文不成武不就,平日里唯唯诺诺,不思进取,正事一件不会办,没用的事一办一箩筐,实在是一个不着调又不成器的长公子……”

    糜竺闻言,没有说话……他居然默许了!?

    陶商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了,这老小子尖不尖傻不傻的,刚才说话还一板一眼的,这回怎么屁都不放一个?我如此自我贬低,你还当真事听了,就不能反驳反驳我?

    有点伤自尊了。

    “虽然如此,但在下毕竟是徐州刺史的长公子,如今世道纷乱,徐州的很多事情,将来说不定就需要我来做主,你把宝押在我身上,就等于是为糜氏一族在徐州的前程押了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

    说到这,陶商顿了一顿,等糜竺消化了自己的话,又道:“当然了,这宝也不一定就押的稳赚不赔,万一我陶家将来在没落了,或是徐州易主,别驾这宝可能就押空了。”

    糜竺眼中的光芒闪烁:“大公子为人处世,真是君子之风,如此坦诚,实令糜竺感慨敬佩……哈哈,但其实公子说得对,至少目前除了公子之外,糜竺好像也找不到另外一个可以押的人了。”

    陶商心中一醒……目前?

    说的也对,过几年说不准他就换主意押刘备了。

    “那糜先生言下之意,你是同意了?”

    糜竺收敛笑容,突然道:“大公子,我可以相信你的承诺吗?”

    糜竺的问题令陶商为难了。

    相信?怎么说呢,老实说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我怎么好意思张嘴让你相信我……

    陶商起身作了一揖,慷锵有力地道:“别驾当然可以相信我!小子自幼秉承家父训戒,崇尚忠孝仁礼义,以古之仁人君子为师表,兢兢业业从不做行骗之举!别驾纵然信不过小子,莫非还信不过家父?”

    糜竺哈哈大笑,陶商谦恭的行为举止和不急不缓地回答令他很满意……不错,陶谦仁人君子,教出来的儿子也一定不会错,至少品质上绝不会有问题!

    这一次,他笑的不再夹生,看表情,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陶使君仁人之风,君子之门,在下安敢对大公子有所他想?讨董之事,来日廷议糜某自当尽力周旋,大公子尽管放心便是!”

    陶商总算放下了心,看来陶谦这个便宜爹风评还是很不错的,“仁人君子”四个字仿佛是一面金子招牌,陶商举着它,仿佛高举一面义旗,走到哪都是畅通无阻,任何合约契约都不需要签,只要刷脸就够了,这比后世办什么事都要签合同实在是方便太多……而且违约后好像不用负什么责任。

    迂腐归迂腐,但在这个时代,还得有‘仁人君子’的名头才吃的开。

    “既然如此,那小子就暂且告辞了,等着糜先生明天的好消息。”该说的都说了,陶商也不多留,毕竟糜竺身为别驾,又是生意家主,要忙的事肯定一堆。

    糜竺谦逊地客气的挽留了下,见陶商执意不从,也就不勉强了。

    随后陶商起身告辞,糜竺兄弟则是紧随相送。

    拜别之后,看着陶商坐上马车缓缓而去,糜芳方才问糜竺道:“大哥,陶大公子与平日似是有些不太一样,着实是令人奇怪。”

    糜竺长叹一声:“真是后生可畏,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为兄居然一直看走了眼,把此子当成了庸碌之辈……不过也好,为兄本来还在思量,陶使君年高,若真是百年之后,徐州与我糜家该当何去何从,如今看来,此子或可依托……不过为兄还得再考察考察。”

    糜芳很是赞同地道:“糜家数代基业不易,大哥你还得多观察这小子的品性,以免所托非人。”

    糜竺笑着摇了摇头道:“子方多虑了,陶使君仁人君子,他的儿子,品性上应是不会错的,这点为兄还是能看得出来……”

    二人正说着话,却见远处尘土漫漫,陶商的马车拐了个弯回到了糜府门前。

    但见车帘一掀,陶商的脑袋露了出来:“别驾,刚才在你家说的借钱的事,没开玩笑!小子当真有急用!稍后小子便着人来取那一万贯钱……您放心吧,小子不白拿,借条随后奉上,钱日后一定会还!”

    说罢,陶商露出白牙,冲着糜竺和糜芳愉快地招了招手,撂下了车帘,便见马车又调转头,绝尘而去……留下糜家兄弟目瞪口呆的望着马车的背影不知所云。

    半晌之后……

    “大哥……借、借吗?”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糜芳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盯着绝尘而去的马车,糜竺用力的揪着下巴上的胡子,恶狠狠地道:“借!为什么不借!押宝嘛!还差多押这万八千的?反正咱家有的是钱……不过我收回刚才的话,此子脸皮真厚、断非善类,借钱奔儿都不打一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