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九章 惩戒与收买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到达军营的第一天晚上,陶商在糜芳的安排下,跟此次出征的手下们会了面。

    帅帐之内,摆酒设宴,四名校尉、三位都尉以及十五位都伯全都到坐,帐内一时间显得紧紧巴巴的,人挨人人挤人,略显得有点坐不下,一起身甚至都有点撞屁股。

    糜芳和陶商一左一右的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这些将领,心中各有所思。

    糜芳是第一次当主将,老神在在,志得意满,看似颇为得意,春风得意马蹄疾形容的就是现在的他。

    陶商却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情,他只是在冷静地观察着下面这几个人。

    表面上看起来,一个个都显得极为恭敬,人模狗样的一个赛一个;但具体心里在想什么,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但陶商在肯定,他们心里都不会想好事,至少肯定是都不服气。

    前世时,团体中的重要岗位,每次被新任的空降人员担任的时候,大家都是面服心不服,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实则背后都在嗤之以鼻。这是一种人之常情,红尘滚滚,人世间的哪一个不是俗人?不是俗人的一般也不在人世混了。

    大家都是人,不论古今,心理状态应该都是一样的。

    糜芳是第一次带兵,自己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这些人都是常年跟着曹豹干的,就算不是身经百战,也应该都是跟徐州黄巾交过手的老兵油子,慑于任命,不得不对自己和糜芳低头,但这头恐怕低的并不真心。

    按照常理,最好的办法是陶商和糜芳施以恩典,靠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收服他们的真心,用时间来充实感情……但现在出征在即,陶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扯这犊子。

    这种时刻,就要用大棒子来点拨点拨了。

    “马上就要西征会盟了,我陶商奉命监军,与各位同赴前线,讨贼诛逆,今夜这顿饭,按我的话讲,算是出行酒,也算是见面酒!我跟诸位也都认识一下、混个脸熟,往后的日子,还需得仰仗诸位好好辅助糜将军,打几场漂亮的胜仗,别辱没了咱们徐州军的名声……来,干一个!”

    陶商举起酒盏,账内的校尉都尉们也一起举起酒盏。

    “讨贼诛逆!誓杀国贼!”说罢众人一口齐闷。

    陶商嘴角一扬,这些人,口号倒是喊得很响。

    “诸位,此番讨贼,不知各位可有什么见解,不妨说说?”

    诸人之中,便见一个姓吴的校尉起身行军礼:“大公子,依末将之见,此番会盟,行程甚远,大军远征伤财劳民不说,且董卓麾下尽是彪悍的西凉军、并州军以及身经百战的洛阳中军,远非徐州军所能比,不如假意与之交手,坐观同盟成败,见好即收,可也。”

    吴校尉说完话后,便见下面的诸人议论纷纷,大点其头,全都表示赞同。

    陶商微微一笑,道:“吴校尉这话说的在理,可是,陶刺史下军令的时候,对此次出征,可并不是这个要求。”

    吴校尉尉仰头挺胸,不卑不亢地道:“刺史大人虽军令如此,然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属下跟随曹将军征战多年,每逢临阵,曹将军都皆悉心指导,不吝指点!依末将看来,此番西征,实无胜算。”

    陶商轻轻地把玩着酒盏,微笑道:“好一个每逢临阵,不吝指点……照吴都尉之见,曹将军的能耐,应该是在陶刺史之上了?”

    吴校尉并没有被吓到,反而是将脖子一扬。

    在他眼中,陶商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自己也算是临阵杀过人的人,何必怕他?

    “末将并没有这么说,陶刺史乃徐州之长,自有陶刺史的能耐,但论及军务征战,曹将军在徐州却属第一。”

    陶商闻言,慢慢地道:“吴校尉适才说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但却又知不知道军令如山?刺史大人军令已下,我等岂能不从?”

    吴校尉正色道:“大公子一意孤行,若执意如此的话,只怕这五千兵马必然都要葬身于异地事小,万一强行征战,军心不稳,引起哗变只怕就难控制了!”

    难控制?糜芳在旁边听的心中不安,这话怎么越听越有威胁的成分?

    想到这里,糜芳懵懵地看向了陶商,却见陶商的面容早已经变得冷漠。

    “你不出去胡说八道,又何来会军心不稳?”陶商缓缓地站起身来,眼眸中已是有了寒意:“你是一个军人,服从军令是你的职责所在!是你的天职!你要是怕死,在家抱孩子搂老婆,跑到这里来当兵干什么?身为一名士卒,别说是葬身异地,马革裹尸,就是面前是刀山油锅,军令下了让你往里跳,你就要往里跳!谈生避死,畏惧强敌,还好意思跟我谈军心?有你这样的人在,何来军心!”

    第九章 惩戒与收买-->>(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不出去胡说八道,又何来会军心不稳?”陶商缓缓地站起身来,眼眸中已是有了寒意:“你是一个军人,服从军令是你的职责所在!是你的天职!你要是怕死,在家抱孩子搂老婆,跑到这里来当兵干什么?身为一名士卒,别说是葬身异地,马革裹尸,就是面前是刀山油锅,军令下了让你往里跳,你就要往里跳!谈生避死,畏惧强敌,还好意思跟我谈军心?有你这样的人在,何来军心!”

    说完,陶商抬起一脚直接踢翻了桌案。

    在场众人见状不由得都是一惊,想不到这个看似文质彬彬,年纪弱小的大公子,脾气居然这么冲。

    陶商踢翻了桌案,迅速的冲着糜芳使了个眼色,糜芳心领神会,高喊道:“来人!”

    帐外亲兵几乎是一瞬间就走入营寨中,好像是早就安排好了一样。

    陶商一指吴校尉:“给我拉下去,重责四十军棍!”

    吴校尉一听,顿时急了:“大公子!我一片肺腑忠心,你不可打我!”

    陶商将脖子一扬:“我是监军,谁在我这打不得?给我打的他老娘都不认识他!”

    亲兵上来一左一右将吴校尉架住,用力往外拖。

    吴校尉急了,一边使劲地踢腿挣扎,一边怒气冲冲地高呼:“我乃曹将军左军直属校尉,你不可如此,你、你、你们没有权利打……”

    陶商冷笑一声:“跟我提人吓唬我?不好意思,我不吃这一套!给我打成渣,渣到曹将军都不认识的渣!”

    一左一右将吴校尉拖了出去,少时,便听见帐外传来‘啪啪啪’的清脆响板之声,伴随这有节奏的板子声的,还有痛苦的高呼之声。

    迎着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陶商缓缓坐下,环顾四周其他人,道:“我奉刺史大人之令,奉命监军,只认军令,不认人情,这次西征,统兵的是糜将军,不是曹将军!大战在即,尊军令办事,我希望你们心中有一杆秤,你们要知道领兵的是谁,要知道谁说的话你们该听!”

    顿了一顿,陶商幽幽道:“我的意思,你们明白了吧?”

    这时候在不明白,得多没有眼力见?还说什么出征酒、会面酒的……摆明了就是有预谋的鸿门宴!

    剩下的三位校尉,三位都尉,十五名都伯纷纷起身,异口同声的表忠心:“诺!末将等唯监军和糜将军马首是瞻!”

    “好!”陶商继续道:“我身为监军,虽说诸事皆以军法为上,但我也知道诸位的难处,众将出征在外,风餐露宿,为国为民浴血疆场,一个不好,就是马革裹尸还,做人做事要公平,各位付出了应得的辛苦,那就要有应得的报酬。”

    说罢,便见陶商一指糜芳,道:“你们的将军,为你们每个人准备了一份礼物,校尉和都尉每人三十金,都伯每人十金,作为你们此番出征的善后费,糜将军还答应,若你们当中有人牺牲,父母妻儿除却徐州的供给补偿外,他额外再资助三十金,本监军亦在此做担保,如此待遇,可保你们没有后顾之忧。”

    顿了顿,陶商又道:“当然,尔等若是不愿,渣渣吴校尉便是你们的榜样……选吧!”

    糜芳起身拍了拍手,便见一排亲兵将几只大木箱子拿入帐内,然后打开,箱子中摆放整齐的金箔瞬时照亮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眼睛。

    每个人都有气节,每个人都有风骨,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气节风骨远都比不上吃饭重要。再凶悍的将军也是人,再不要命的士兵也要养家糊口,对比与虚无缥缈的口号来说,钱才是最实在的东西,当然钱不能买来所有人的忠诚,但买陶商眼前这些人暂时的忠诚,是没有问题的。

    有风骨的人,是有的,但那时凤毛麟角,大部分人还是俗人。

    钱是最俗的东西,之所以说它俗,是因为它对俗人来讲最为实用。

    这些校尉、都尉、都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深深的渴望。

    “想要,就拿走!不想要的,就去领棍子,然后和渣渣吴校尉做伴吧。”陶商笑着道

    话音落时,便见帐内众人齐齐跪下,高声呼喝:“末将等愿为大公子效死力!”

    这一次的喊声,陶商能够听出来,确实是发自肺腑的,完全出自真心。

    “错了。”陶商摇了摇头:“我是监军,不负责打仗,你们要效死力的人是糜将军。”

    众人又齐声道:“末将等愿以糜将军马首是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