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十一章 偷猪之战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月黑偷鸡夜,风高擒猪天。

    拥有君子之风的徐州军高军阶将帅们今夜又齐齐的出现在了许庄之内。

    但见庄子之内,家家户户夜不闭户,偶有几处灯光闪起,不多时又即刻消逝,庄内的小路曲径而通幽,显得别有一番风味,这份宁静与祥和与当下的这个世道,仿佛略显格格不入。

    真是一块偷鸡摸狗的宝地啊。

    糜芳身穿一袭黑衣,显然是经过刻意的精心打扮。

    “大公子,末将早已派遣斥候打探清楚了,整个庄上,就属庄内西北角上的那家大户养的猪最多,按时间算一下,差不多也该到了出栏了!今夜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陶商听了这话不由得想笑。

    “糜将军老谋深算,为了今夜这一刻连斥候都出动了,想必万无一失……既然如此,就动手吧!”

    糜芳点了点头,冲后一招手。

    十来个人影飞也似的跟随着他向着庄上的西北角而去,一个个身形矫健,此刻方将徐州军平日的训练显露的淋漓尽致。

    一众人等不多时就到了糜芳所言的人家,众人寻摸到了猪圈,立刻分工,大部分人在猪圈四面放哨是,剩下的人由糜芳领头,蹑手蹑脚的踩着篱笆翻身而入。

    猪圈里的猪显然都预感到了灾难的来临!

    但见一头应该类似于家长的母猪悲愤的嚎叫了起来,声调此起彼伏颇有音律。虽然听不太懂,但闻其调色之高昂,音色之悲惨,已尽显其内心中对这个黑暗/世道对自己家族这种极其不公平的怒火与控诉。

    正所谓人为刀俎,我为猪肉。

    “快点!”圈外的陶商有点着急了,这猪再这么瞎叫唤,过一会将主人被抓个现行可就是太丢人了,回头徐州军有何面目见天下人。

    糜芳一手一个,使劲地拽着两头猪的尾巴,一边拼着命的往后拉,一边呼哧带喘地回道:“大公子,这偷猪不比偷鸡啊,难度和技巧委实是大上许多!”

    “谁让你全带走了!”陶商眼中火光四射,气的恨不能蹦进去扇糜芳一个大耳刮子:“集中火力,牵走那头最能嚎的!”

    一语点醒梦中人,还在四散抓猪的众将官,纷纷集合到了一处,对着那头还在引吭高歌的母猪,连拉带赶,连骑带踹,预备用最快的速度将它弄出了猪圈完工。

    那头母猪倒也是颇通灵性,知道自己是彻底悲剧了……看这架势,自己今夜定然是难逃这群畜生的魔爪!

    大限将至之下,母猪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发出了最为响亮的一声悲嚎:“噢噢哦~~~!”

    ………………………………

    “住手!”

    突听噼哩啪啦的一阵脆响,猪圈后面突然飞跃出一条大汉的身影,如铁塔一般站立在众人面前,厉声大喝:“你们是何人,好大的狗胆!”

    月黑风高,陶商看不清来人长相,只是依稀能瞅着个轮廓:只见来人身高体宽,膀大腰圆,将近两米的个头,瞅这囫囵样,少说也得有二百五六十斤的体重。

    陶商略显尴尬地咧咧嘴角,露出一个很僵硬的微笑:“圈里的猪成精了?”

    “放屁!”来人狠狠地啐了一口:“老子是人不是猪!哪里来的毛贼,敢偷某家的牲口!活的不耐烦了?!”

    陶商脸色一红,顾左右而言他:“吓我一挑,还以为是天蓬元帅临凡,原来是人变的……”

    糜芳冷笑一声:“是人就好说……给我拿下!休得让他走漏风声,引来别人却是不妙!”

    大汉冷笑一声:“放心吧!我不找别人,单与你等较量便是。”

    众人露胳膊挽袖子,便见几个校尉、都尉连带着随同而来的护卫一涌而上,行成一个包围圈,对着大汉张牙舞爪纷纷扑将而上。

    大汉哼了哼,站稳马步,气吸胸肺,左手划掌,右手握拳,对着迎面冲上来的校尉一拳迎面击出,“砰”的一声巨响,正好打在那名校尉的胸口上。

    “啊!!”

    那校尉的身躯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整个人倒飞出去,“咣当”一声落在猪圈的栅栏上,犹如吊死鬼一样,哼哼唧唧的哀叫……愣是不动弹了。

    众人一下就傻眼了。

    适才那校尉平日是一向以力大自居,虽不至于说是徐州军中最骁勇善战者,但能凭武艺做到校尉这个官职,必然是有两把刷子的,想不到居然被这大汉轻描淡写的一招就给干灭火了……众人焉能不惊。

    糜芳也是被大汉的怪力吓的够呛,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了,低声怒道:“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众人暗自都吞咽了一口吐沫,一窝蜂的再次冲着大汉扑去。

    大汉也不留手,两只沙钵大的拳头左呼右啸,犹如金铸的铁锤一般,在黑夜中晃出点点劲风,一拳一个,被击中的人没有直接倒地的,全都是被打飞了出去,一时间猪圈外面人影翻飞,无论是校尉、都尉、亦或是随行而来的侍卫,没有一个能挺过两下的,全部都是一拳KO。

    委实是惨不忍睹啊!

    “还说不是妖怪!”陶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目视着自己被打的四仰八叉的手下,以这大汉的勇力和蛮劲,凭他一个人要把这些人全都留下并非难事,可叹自己带来的这些人皆为军中将校,居然没有他手下一拳之敌……徐州军的将官选备,未免也太羸弱了些。

    “招打!”

    众人被打倒后,终于轮到了糜芳,大汉左掌推出,正中糜芳后背,便见糜芳“啊”的一声惨叫,身体不由自主的便要朝着被赶出圈的那头猪的方向跌撞去……

    大汉突然面色一变,急忙右手伸出,一把将糜芳抓住,拎在手里。

    第十一章 偷猪之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汉突然面色一变,急忙右手伸出,一把将糜芳抓住,拎在手里。

    陶商眉毛一挑,面露诧然之色……这家伙,莫非是怕糜芳飞出去,砸了他养的猪?

    “阁下真豪杰也……能不能饶我一命!”糜芳被大汉拎在手里,犹如拎鸡一般,但还没忘了出言求饶。

    “呸!”大汉狠狠地啐了一口,恶狠狠地道:“就这两下子!还敢来偷某家的猪,临了还要求饶,简直就是孬种!你若挺直了腰板跟某家说话,某家还念你是条汉子,可你这等怂货……哼哼!”

    说罢,便扬起了沙钵大的拳头,要冲着糜芳的脸盘砸下!

    “放了他……”一个懒散的声音慢悠悠地响起。

    大汉闻声不由一愣,觅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

    只见陶商不知何时,已经骑在了那口被赶出栏的母猪身上,用随身携带的青铜匕首抵住了那头猪额咽喉,母猪九死一生,此刻再次被陶商制住,又开始发出新一轮哼哼唧唧的惨叫声。

    大汉面色顿时变得紧张了:“休伤吾猪!”

    果然!

    从刚才大汉出手不让糜芳砸到这猪来看,这人虽然勇力卓绝,但却极是爱惜自己的这些牲口。

    “你把我的人放下。”

    大汉看了看手中拎着的糜芳,哼了一声,随手便将他扔在地上,糜芳和其他的人一个个弯腰驼背,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站在一旁,不敢再靠近大汉一步。

    陶商悄悄的冲着糜芳咳嗽了一下,又冲着猪圈甩了甩下颚,做无声的指点。

    糜芳平日里虽然楞了吧唧的,但关键时刻还是挺上道的,立刻就明白了陶商的意思,他见大汉此刻紧盯着陶商,便悄悄地从怀里取出火信,向着猪圈那边慢慢地挪动了过去……

    大汉此刻的注意力全都在陶商身上,根本没有注意糜芳的举动,他恼火地瞪视着陶商,怒道:“你敢动吾猪一下,吾定打折你一条腿做赔!某家言出必行之!”

    “你最好是小点声。”陶商晃了晃手中的匕首,抵住猪的侧咽喉:“不然我骟了它。”

    大汉闻言,嘴角不由得直抽抽。

    看看这混账话,骟猪把刀摆在猪脖子上?还要骟一头母猪……

    那头猪刚才就被糜芳等一众人折腾的够呛,此刻也是气喘吁吁,斜卧在地上喘息,动弹不得。

    大汉咬牙切齿,但显然是把这些猪当成宝贝,随即退让了一步:“这样吧,今日之事权且作罢,只要你放了某家的猪,我就放汝等自去,此事便不再追究,如何?”

    陶商轻轻一笑,笑的非常和蔼可亲。

    “多些阁下的好意,不过你最好转身看看后面……”说罢,伸手一指猪圈,

    大汉转过头去,但见猪圈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糜芳烧着,火光乍起。

    “贼子安敢!!”

    大汉大惊失色,附近没有水源,火势若大后果不堪设想,他也顾不得陶商了,急忙跑到路边,抱起路边的一个装着草叶的袋子便奔着猪圈冲去。

    见大汉被火势吸引了过去,众人纷纷抢路而走,糜芳临走时不忘报仇,一边跑一边还顺势还凌空跃起,给了大汉一个侧踢。

    大汉忙着灭火救猪,没工夫搭理糜芳,但他岂是吃亏之辈,也是扯着嗓子怒道:“贼子安敢如此!?踹我是不?行!我记住你了!你们等着,这事咱没完……”

    糜芳等人哪还有心跟他继续掰扯,早已经一个个拖着受伤的身体,沿着蜿蜒的小路,疾驰逃窜而去。

    ******************************

    众人沿着小路狂奔而逃,一路上气喘吁吁,连着狂奔了几炷香的功夫,方才停下歇脚。

    “呸!”糜芳也学大汉的模样,狠狠地啐了一口,跺脚道:“猪没偷成,反倒是挨了一顿胖揍!真个晦气!那汉子是何许人也?我等这许多军中将官居然打不过他一个?”

    陶商穿越回来后,身体素质较弱,撑着大腿根呼呼喘着粗气:“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糜兄,我对尔等的战斗力着实是感到非常失望……关键时刻连个乡村野人都治不住……这次讨伐董卓的前途,我个人认为十分堪忧。”

    糜芳和众将校都弄了个大红脸,表情很是羞愧……今日的表现着实是差了一些,管着数千人马的军中将领们,让一个养猪的揍的没羞没臊,半点脾气都不敢有,传出去确实太磕碜人了些。

    “大公子,要不我回去提大队人马,再来报仇?”糜芳试探性的问道。

    陶商对糜芳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深感无奈。

    “糜将军,我们徐州军是君子之师,怎么可以持枪凌弱,以众欺寡?一众将校让他一个人摆平就已经够丢人的了,你调遣兵马来报仇……赢了不光彩,万一再输了,岂不让天下人笑掉大牙?”

    糜芳闻言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利害关系。

    适才那个汉子如此厉害,万一那个庄上的人都跟他一样生猛,这几千兵马好像还真不够他打发的。

    “大公子深谋远虑,实在是令人深感钦佩,这还没等讨董卓呢,先输给一群村民,折却军中锐气!”

    陶商悲哀地看着以糜芳为首的这几个软蛋将领,此番讨董,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徐州军实在是太面,特别是以糜芳为首的这几个软蛋……

    前途确实堪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