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十二章 上门寻仇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回了营寨,几个将领偷偷的找来军医,治疗身上的跌打损伤,那大汉一顿拳脚,适才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回了营寨,方才一个个觉得腰酸背疼,各个哼哼唧唧,跟活不起一样。

    陶商运气不错,躲过了一劫,没有让大汉的拳脚招呼。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夜的时间,就在这种难以言状的情况下,悄悄的流逝而过。

    次日清晨,陶商便即刻下令,拔营启程。

    命令一下,糜芳当时就着急了,拄着拐杖一拐一瘸的来到陶商的行营。

    “大公子,我等一众将校昨夜被那养猪的打成重伤,今日便要立刻拔营启程,如此一来,岂不苦了咱一这众将校?”

    看着可怜巴巴,站着都左摇右晃的糜芳,陶商很不忍心,但是也没有办法。

    “糜将军,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的,我们是去会盟,行程紧急,不能耽误……”

    糜芳惨兮兮的指了指自己有点发肿的右脸,道:“行程再急,也不在乎这么几日吧?末将这形象,前去会盟,只怕是会丢了咱徐州军的颜面。”

    陶商闻言露出一个理解的笑容,摇头道:“糜将军,经过昨夜一战,徐州军十余将校皆为一个村夫所败,我觉得徐州军的脸面已然是丢出了史上的最新高度……短期内应该是没有更丢人的可能性了,糜将军你无须挂怀。”

    糜芳顿时涨红了脸,陶商说的还真没错,全体将官被一个养猪的大杀四方,这场子确实没办法再找了。

    日后这事传将出去,徐州一众将官被山野村夫痛殴不说,回头又恬不知耻的前去报仇,万一又没赢,估计陶氏父子今后也不用在诸侯圈里混了。

    但就这么让他承认自己打不过一个白身的村夫,糜芳说什么也拉不下这张老脸。怎么地也得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下。

    “也罢!”糜芳将面容板起,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状道:“若非看在大公子的面上,今日说什么也得将那村夫抽筋扒皮,去肉拆骨,念在公子君子之风,仁义宿驻,今日本将便不寻那村夫麻烦!也让他知道我徐州的人物胸怀之宽广。”

    二人正说话间,帐外突然跑进了一个传令士卒,神色慌张,单膝跪地,对着糜芳汇报:“启禀糜将军!监军大人!大事不好!大营之外,不知从何处来了一支约有三五百众的乱民之军,手持铁杵刀枪,扬言让我军领头的将领出去答话,不然便踏破营门,杀个鸡犬不留!”

    “放肆!大胆!”

    糜芳昨夜方才受过憋,一顿子窝囊气没处撒,此刻听说自己的大营外居然有人来挑营,怒火直冲云霄:“哪里来的乱民!安敢如此无礼,莫不是当本将军是吃素的!来人!取我兵器来!待本将军出去教教这些乱民什么是大汉律法!”

    帅帐之外,糜芳亲兵急忙将兵器送进账内。

    那单膝跪倒的士卒喘了口气,续道:“糜将军,那些乱民虽无甲胄,但望之各个精硕健壮,想也是久经操练的民军,为首的汉子膀大腰圆,甚是威武,扬言此来定要为家中的母猪报仇,属下听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他来挑营便挑营,干老母猪屁事……”

    “当啷!”糜芳刚刚握到手中的兵刃,瞬间便跌落在地上,一双咪咪眼也不知为何,犹如被割了双眼皮似的,比平时瞪圆了几乎一倍。

    “那厮……竟然找到这里来了?”糜芳傻呆呆地转头望向陶商,喉结似是因为惧怕而吞咽,‘咕噜’一滚:“大公子,他如何知晓到这里来寻我们?”

    陶商长叹口气,道:“糜将军,人家也不傻,陶某估摸着他们的村里往日里也是风平浪静,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结果毫无声息的,大半夜间冷不丁杀出一队黑衣人马出手抢牲口……”

    糜芳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陶商随即改口道:“是借牲口……而附近只有我们这一支陌生来军,人家不起疑才怪。”

    糜芳摸了摸身上还犹再作痛的伤痕,恐惧道:“那大汉极是骁勇,末将恐斗他不过……大公子,咱跑吧。”

    陶商的后脑勺上,不犹的冒出两条黑线。

    同是一父之子,这小子怎么跟他哥差距这么大。

    “糜将军,你适才不是说要将那汉子抽筋扒皮,去肉拆骨吗?”

    糜芳闻言嘿嘿干笑:“大公子,你看、你看你这话说的……末将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这适才不就是那么一说吗?末将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再说了,末将觉得目下这个情况,还是讨伐董卓的事,比较重要。”

    第十二章 上门寻仇-->>(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糜芳闻言嘿嘿干笑:“大公子,你看、你看你这话说的……末将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这适才不就是那么一说吗?末将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再说了,末将觉得目下这个情况,还是讨伐董卓的事,比较重要。”

    陶商摇了摇头,说道:“坚决不行,五千正规军,让他几百民兵吓的跑路,传扬出去,徐州军的这面金子招牌,今后还有的混?”

    糜芳闻言也是有些犹豫:“那……咱跟他打?”

    陶商无奈了,这糜芳的性格,委实待练啊。

    “先让弓弩手在营盘前射住阵脚吧。”陶商慢悠悠地道:“那汉子虽然勇猛,但手下的民兵却不一定厉害,况且平民武装毕竟没有正规军来的精良,想是只有一些普通刀兵,用弓弩守住营寨,他再厉害也冲不进来。”

    糜芳点了点头,慌张过后也逐渐恢复了冷静,觉得陶商说的是好办法,又道:“末将立刻着人去安排……可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有劳糜将军你去阵前,与那大汉说话,看他究竟是何用意?”

    糜芳闻言顿时打了个冷颤。

    “我不去!”

    也难怪糜芳张口就回绝,这小子自幼养尊处优,一身肥膘提溜嘟噜的,平日里捡个东西都有别人代劳,如今碰上个能给自己结结实实的一顿胖揍的,糜芳心里阴影的面积可想而知……

    别说出去跟那大汉说话,现在就是多瞅他一眼,糜芳都觉得辣眼睛。

    陶商看着糜芳这幅窝囊样子,心中恨其不争的同时,也不免暗自叹息,果然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死狗扶不上墙。

    “糜兄,你乃三军主将,对方前来挑衅,你连面都不露一下,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糜芳使劲地摇了摇头,道:“大公子,那汉子昨夜一拳,打的我现在三魂还去了两魄,如何再与他对阵?说什么也不去!”

    陶商起身,安慰道:“糜将军,你乃三军主将,身负重任,如今有外地前来,你若不出头,让下面的士卒和将领们看到,焉能服气?日后此事传回徐州,让同僚知晓,你又如何掌军?你大哥好不容易为你争取了一个掌兵的机会,因为这点小事毁了他一番苦心,你又如何能够面对他?”

    糜芳小咪咪眼游走的盯着陶商,似是有所动摇。

    “况且,我军弓弩手已然射住阵脚,那大汉又不是铜头铁打的,还能破开弓弩阵冲过来揍你?糜兄未免杞人忧天。”

    糜芳闻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好吧……来人,取我甲胄来!多安排护卫送本将往辕门外……会敌!”

    陶商见状,点头竖起拇指,言:“善!”

    *****************************

    辕门之外,徐州军清一色的蓝布甲胄,以手持半人之高的巨盾的盾牌兵为前稍,列阵堵住营门,一面面的盾牌落地,几无缝隙,犹如一面巨大的阴冷铁墙,将辕门里外堵了个水泄不通。

    徐州军的弓弩手分为三镇,其中的两镇布置于左右翼以及塔楼之上,另有一镇蛰于盾兵之后,弓弩搭剑,仰天斜指,仿佛是要将天空的烈阳射下。

    出了营门,数百步之外的空地上,数百身穿各种颜色面料服饰的民兵,手持不同的铁具,或叉或短斧或是钢刀亦或是锄头,排开阵势,摇摇的与徐州军的大营对峙。

    这些民兵不着甲胄,兵器也是各式各样,杂乱无章,其中也无远程弓弩,面对徐州军压住营盘的弓弩手阵,即使相隔甚远,也能感受得到那搭在弦上的箭,散发着幽冷而彻骨的杀气与寒芒。

    就在这个时候,徐州军守护在辕门正中的军队,缓缓的向两边打开,被盾牌兵堵的水泄不通的阵地,在正中间分开了一个口子,却见全副武装的糜芳在一队亲卫的保护下,缓缓地来到阵前。

    糜芳的眼睛四下扫视观望,寻找那大汉的踪影,却突然迎接上两道冰冷的目光,但见那大汉一双胯下一匹劣马,手提一柄长柄的斩马虎头刀,正恶狠狠的瞪视着自己。

    只是这一个对视,糜芳的背后就开始冷汗淋漓,胯下都有点湿润了。

    糜芳认出了那大汉,大汉自然也认出了糜芳,这小子,不就是昨夜招呼那些兵勇要拿下自己的那个“领头的”吗?好家伙,本以为对方是几个徐州军的兵勇,不想居然是掌军的将领,着实是令人大开眼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