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十三章 军队与宗民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却说昨夜,那大汉招呼村人,连夜将猪圈的火扑灭之后,时间已是接近白昼之明。

    而糜芳和陶商等一众偷猪的人等早已经溜的无影无踪,只把大汉气的钢牙咬碎,恨不能立刻便将那些贼头一个个平吞活剥。

    村民们听了大汉的描述,各个心中都泛起了疑惑。

    以大汉的勇力,方圆百里远近皆闻,是哪个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来惹他?……看起来应该是外乡人所为!

    大汉心中也是纳闷,随即召集全村的宗族壮士,询问最近附近可有生人出没。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捋着捋着,自然就把目标锁定到了徐州军的头上——方圆百里之地,除了路过的徐州军屯扎在这附近之外,并无其他的外来生人。

    此事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了。

    这一找到正主,以大汉的为首的宗族居民不由各个义愤填膺。

    这庄内的人是同一个宗族的,大部分人家都姓许,早年家乡遭黄巾之难,便随着年轻的族长迁移到了此处,自打迁移到了此之后,因仗着族长的雄威与勇猛,在此立住了脚跟,方圆百里无人敢惹,这许庄的族长也成为了此地实打实的一名地头蛇。

    可如今倒好,冒出一帮外来兵,二话不说就跑到庄子里偷猪,偏偏偷的还是族长家的牲口……这不是不把人放在眼里么?

    大汉多少年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了,岂能善罢甘休。

    于是乎,在众人的鼓唆之下,大汉随即点齐庄内宗族年轻力壮的男丁,拿着兵器,聚众来到徐州军的营盘辕门,誓要讨还一个公道。

    大汉来时,还琢磨着昨夜偷猪之人,应是徐州军驭下不严的普通士兵,至多不过一什长、百夫长之类的下级军官!于是到了营盘便高呼着要军营领头将军出来说话!说什么也要让将军彻查此事,将擅自偷盗的士卒抓出来严惩!

    颇有点后世上/访的味道。

    不曾想到一见领头的,大汉直接愣住了。

    这回也不用彻查了……因为领头的就是偷猪的!

    世道纷乱,现在这些军旅之人,品行未免过于低劣!

    久闻徐州陶谦颇有君子之风,怎么麾下却养出这般偷鸡摸狗的将领!

    换成别人,一看徐州军为首者便是窃贼,可能直接就回去了,怎奈这许庄的族长年纪尚轻,且平日里脾气颇为暴躁、心性憨勇,又是个直肠子,一旦犯起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大汉看见了糜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将手中战刀高高扬起,遥指糜芳怒吼:“丢你娘!想不到居然是你!!偷猪的贼,某家今日看你往哪里逃!”

    糜芳听了大汉的叫声,刚想提提神回敬两句,却见那大汉乍然之间,猛的将手中战刀向着胸前一摆,挺胸抬头,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叱吼。

    “吾乃谯郡许褚也!!尔敢出来与某家决一死战否!!”

    这一嗓子喊将出来,犹如雷霆炸响,震惊四野,诸人无不变色。

    正要说话的糜芳听了这一声叫喊,顿时吓得面色苍白,要说的话直接咽回去了。

    少时,便见这位徐州军的三军主帅做出了一件令人惊掉大牙的事……

    糜芳将马匹一转,脸色霎白的驾马回营,嘴中还在嘀咕:“尿急。”

    两方人马,数千将士不由瞅的目瞪口呆……

    糜芳,居然被那叫许褚的汉子一嗓子吓跑了。

    许褚呆愣愣的看着拨码回身,被自己吓跑了的糜芳,手中遥指对方身影的战刀也是悬空不动,整个人的动作如同凝固了一般。

    糜芳身边,陶商也是惊的不能再惊。

    一方面,他是没有想到糜芳居然会这么不要脸,屁都没放一个就让人吓得直接跑回了营。另一方面,他是断断没有想到,对面那个视猪如宝的大汉,居然就是汉末赫赫有名的猛士许褚,难怪有这等骇人的勇力。

    陶商前世是图书编辑,历史名著自然都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想那许褚乃是曹魏屈知可数的猛将,勇力绝伦,是魏武帝曹操生平形影不离的贴身保镖悍将,全权负责曹操的人身安全,且从无有失。

    史书记载这许褚乃宗正乡民出身,有聚集村户共同抵御外寇的能耐……换成今日的说法就是“聚众滋事”。

    但史书中的许褚再厉害,也没有陶商眼中的糜芳了得……被一嗓子吓的借尿遁的人,得是有多大能耐。

    第十三章 军队与宗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史书中的许褚再厉害,也没有陶商眼中的糜芳了得……被一嗓子吓的借尿遁的人,得是有多大能耐。

    东风徐来,吹来了不少落叶,划着圈在两方阵营的中间,而场中安静的落叶可闻。

    半晌之后,陶商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朝着对面的许褚友善的笑了笑,然后指着糜芳走马消失的方向,歉疚地道:“许壮士,我家糜将军早上吃坏了东西,着急如厕,我这就回去把他叫回来,还望壮士稍安勿躁。”

    许褚张了张嘴,讷讷地点了点头,道:“有劳。”

    陶商将马匹一转,也向着后阵走去。

    在他看来,自己身为堂堂监军,居然去帮许褚叫人,如此有气度礼貌的君子,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可惜陶商想的有点简单了,君子不是那么好当的。

    看着陶商也调转马头,许褚突然回过味儿来,望着陶商怒目大喝道:“丢你娘!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给我站那!今日某家便先与你理论,再找适才跑了的那个便是!”

    陶商心中说不出的委屈……糜芳身为一军主帅,本来这种事应该是他来出头,怎么却突然轮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许壮士……有何事指点?”

    许褚脸色一沉,咬牙道:“指点个屁!你等这些打着汉军纛旗的贼头蛮子,面上看着跟个人似的,个个不干人事,说!昨夜的事,你打算如何给老子一个交待?”

    “昨夜?”陶商装糊涂道:“在下与壮士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许褚扬起手指遥遥地点着陶商的鼻子,道:“少给某家来这一套!尔等贼子化成灰我都认得!昨夜拿着刀用猪威胁某家的,不正是尔等!某之牲口与汝何怨何仇,汝等居然纵火为祸!某家今日说什么也得为牲口讨个说法不成!”

    陶商闻言,俊脸微微沉下,细长的剑眉微微上挑,冷冷地看着对面怒叱自己的许褚。

    被人指着鼻子尖骂,不是什么舒服的事……虽说这事确实是己方的人欠妥当,但在这个世界上,又哪有那么多的事需要给说法?盖因实力而论!

    每一个世界都是大争之世,陶商所处的那个时代,是靠经济争,而这个混乱的时代,是靠武力争。

    眼下的情况,要跟对方讲道理,首先得露一下实力。

    有的时候,得先兵后礼才有效。

    深吸了一口气,陶商不着痕迹的压下了心中的丁点火气,道:“壮士言我等昨日夜去庄偷猪,不知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许褚的脸颊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道:“某家亲眼所见,还需什么证据!”

    陶商闻言摇了摇头,道:“仅仅是壮士一人,却并无佐证之物,更无旁人为见,恐不足信矣。”

    许褚怒气冲冲地道:“我不足信?尔等贼子半夜偷猪放火,难不成还得让某家的牲口出来佐证不成!”

    陶商闻言一笑道:“壮士既然找不出证人,那就恕在下没有闲心在这里陪你干靠了,”

    许褚听了陶商的话,铜铃大的牛眼中崩出熊熊火花,道:“如此说来,你小子是想赖账了?好!既然你这贼厮不想善了,就让某家将你生擒活捉,到时候看你还认是不认!”

    说罢,将手中斩马刀向前一挥,便见身后的数百庄汉呼啸着挥舞着手中的斧子、刀枪、锄头、耙子等铁具,在许褚的叫喊声中,撒丫子奔着徐州军的营盘杀去。

    “咄咄咄咄——”

    一直陈列在营盘两侧的弓弩军骤然发飙,在传令兵挥舞令旗的瞬间,数百支挂在弓弦上,隐而待发的利箭几乎不分先后的齐齐激射了出去。

    也幸亏是在出营前,陶商早有吩咐,那数百支利箭并没有瞄准那些庄稼汉,而是清一色的扎在了他们奔袭辕门的路面土道上。所有的利箭都是扎入了五分之一的箭杆,横成一排,犹如一道低矮的篱笆,警示着对方不得再越雷池一步。

    “丢你娘!居然是大黄弩!”许褚抽冷子一看地上的弩箭,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所谓的大黄弩,乃是汉朝时期,威力最强的一种弩弓,常与兵车战法中使用。大黄弩有大有小,大的需以战车为媒介,支撑瞄准而射,好似一门移动的小型弩炮,小的双手就能够持住,比正常的长弓还要短上五六寸,弩力从一石到十石不等,最强的十石弩又被称为黄肩弩。能够使用的人必然是身体素质与气力在当时的人中,达到最顶峰的人。善使大黄弩的人中,以汉朝飞将军李广最为有名。至于徐州军的精装弩兵虽然拉不开最硬的黄弩,但两石左右的却还是可以。

    放眼大汉朝,黄弩虽然并非稀奇,但也只有汉朝的中央军和地方的正规州军才有资格装备。

    许褚虽然勇猛,但其统领的宗族军马属于民兵,装备上既无官府的军费支持,也不似地方军阀能够做资源储备,在铠甲兵器上与正规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两百步左右的黄弩,足矣对这些民军构成致命的威胁,这是用许褚个人的勇力怎么也无法弥补的差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