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十四章 先兵后礼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

    徐州军的兵勇将一波黄弩箭射出去,将许褚麾下的民兵在离辕门前二百步的地方挡了下来。

    许褚眼力尖,通过射在地上的箭弩看出了双方装备上的差距,暂时恢复了冷静,让麾下的人马不可轻举妄动。

    许褚的人不冲了,陶商的心情也相对轻松了起来,凭心而论,陶商真的不想跟对方发生冲突。

    所谓兵者,凶器也。能不打最好是不打,毕竟生命不易……打仗这种事是要死人的!

    每一条生命都有他存在的价值,就算是真的要打,真的要牺牲,陶商也希望有一个足够能承担的起那些人命的理由。

    偷猪这个理由,明显不够分量。

    “许壮士,有些事一时半会,陶某也跟你解释不清楚,不如暂且罢手,一两日内,陶某给你一个合适的交待,如何?”

    许褚铜铃大的牛眼扫了一圈扎在地上寒光冷厉的弩箭,沉默了半晌,方才缓缓开口言道:“尔乃何人?可做得主?”

    陶商点了点头,道:“在下姓陶名商,乃徐州刺史陶谦膝下长子,此番奉天子诏,会和各路诸侯,前往洛阳,讨伐逆贼董卓,职任徐州西征军监军,不想在此与壮士产生误会,还望海涵。”

    看着陶商干净儒雅的面容,谦和平静的话语,许褚不由得愣了:“你是……陶谦之子?”

    “然也。”

    愕然停顿了片刻,许褚为了确认再次追问道:“没弄错吗?担任徐州刺史的那个陶谦?”

    “正是。”陶商不明白许褚反复跟他确认这个事干嘛?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陶谦乃是诸生出身,性情刚直兼有儒雅之风,在徐州境内与豫州境内,一直流传着陶谦上任两年来的秉政从宽,自律严谨,风气肃正的风评。

    虽然陶谦其人古板且有时候还倾向于谄媚豪门名流,但身为一州之长的清高声名却一直盛传东州。许褚虽然处于谯地,却也是素闻陶谦的声名。

    不想就是这么一个在汉朝东境声名显赫、颇具君子之风的刺史……其麾下的军马在奉命的西征途中,居然会偷猪?这事实在是让许褚有些接受不了。

    “徐州陶谦之子……竟也行那盗窃之事!”许褚哼了一声,暗自嘀咕。

    很忧虑啊,这个破世道,当官掌权放眼望去都是狼行狗做之徒,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两个风评好的,也都是名不符实……

    如此世道诸多恶人……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活的累,简直都不想当人了!

    “也罢!”许褚兴意阑珊的摇了摇手,道:“久闻陶使君风评之盛,某家便信你这一次!陶大公子,某家权且回去,但三日之内,你徐州军需的拨付给我庄上用以赔罪的钱粮,另将贼首交给某家处置!此事便即作罢……如若不然,某家这一庄宗族之人,誓不与尔等干休。”

    许褚这话说完,徐州军的将校士卒不由得各个气的满面通红!

    有理没理暂且不论,就凭刚才那一轮的黄弩箭,许褚难道还看不出徐州军的装备远在这些民兵之上?再加上徐州军人数又大占优势……这汉子可谓一点胜算没有。

    饶是如此,他居然还要让己方赔钱绑人?摆明了是不想善了,这厮真是嫌自己命长了!?

    现在的刁民真是难治,性格都这么偏激么?

    只有陶商清楚,许褚可能不过就是天性憨直而已,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

    陶商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只是回道:“许壮士请回,稍侯消息便是。”

    许褚在马上抱了抱拳,然后又吩咐一个随从几句,便将兵马由后队改成前队,徐徐地撤离了战场。

    陶商望着许褚一众远去的身影,陷入了少许的沉思……少时,便见他挥挥手,招过一名校尉吩咐道:“收兵回营,加紧巡视,需防备许褚他们去而复返。”

    “诺!”校尉随即领命去了。

    陶商虽然相信许褚的承诺,但防备还是要有的……毕竟世道艰辛,谁都不是那么值得信任。

    *******************************

    徐州大营,帅帐之内。

    糜芳站在帅帐的左侧,看着正中间脸色不善的陶商,额头上冷汗戚戚。

    不管这位陶大公子平日里多么平易近人,糜芳都知道,今天自己这事办的委实有些过火。

    “糜兄。”沉寂了半晌之后,陶商终于缓缓开口:“你可知道,本公子此番随军西征,职务为何?”

    第十四章 先兵后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糜兄。”沉寂了半晌之后,陶商终于缓缓开口:“你可知道,本公子此番随军西征,职务为何?”

    糜芳咧了咧嘴,想露一个笑,可是他的嘴角僵硬,实在是比哭好看不了多少,那笑容犹如被狗踩了尾巴一样,极为僵硬且略显搞笑……就是没有缓和尴尬气氛的元素。

    “大公子,乃监军也!”糜芳喃喃回道。

    陶商平静地望着糜芳,缓缓道:“那麻烦糜兄告诉我,监军的主要职责是什么?”

    “这个……”糜芳贼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一圈,低声道:“监军之职,乃是监管领兵将帅的行为调度,兵马安排等诸事成规与否……若有不妥之处,可直表上书……”

    陶商哂笑道:“既然如此,糜兄身为主将,今日两方对垒,临阵回马脱走的精彩表现,我是不是可以‘直书上表’一下子?”

    “大公子!”糜芳闻言,顿时惊出一头的虚汗,单膝直接跪地,大声喊道:“大公子明鉴!末将……冤枉啊!!!!”

    话音落时,紧接着便是一阵嚎啕大哭。

    糜芳的这一嗓子喊得可谓是分外妖娆,不仅是喊得惊天动地,声音奇大,而且短短的十个字中竟包含了痛苦、委屈、伤心、悲愤、无奈等多种情绪……就是临场发挥略显生疏,不然的话,一定能够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不过他后面紧接的哭声实在是画龙点睛之笔,那嚎啕的哭声,任谁听了,都觉得他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一嗓子外加哭声传出来,连帐外的护卫士卒也不自觉的扭过头来,偷眼打量里面的帅帐内的情况……也不知道监军大人使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段,能让一位三军统领发出这种杀猪般的惨叫。

    此时的陶商很尴尬,尴尬的无地自容……

    糜芳当着两军的面,几千双眼睛众目睽睽下,匹马走脱临阵怯逃!可他现在居然过来喊冤?实在不知道糜芳这幅脸皮是怎么练出来的……明明是他办错了事,结果弄得好似自己不近人情的一样。

    背黑锅背到这种份上,实在是有点跌穿越者的份儿了。

    “你给我……闭了!”陶商的脸阴沉下来,低声喝止。

    话音落时,只见糜芳瞬时收了哭声,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泪珠与泪痕,可见他适才哭的有多么惨烈……但现在却是风轻云淡,不见分毫苦楚颜色。

    “你怎么做到的?”陶商微微挑眉,好奇的看着糜芳的脸。

    糜芳有些不解:“什么怎么做到?”

    “想嚎就嚎,想不嚎就不嚎……收放自如。”

    糜芳迎上陶商颇有兴趣的目光,难得的脸色一红,哂然道:“天生的。”

    陶商气笑了:“是吗?你倒是天赋异禀啊……说说看,你怎么个冤枉法?”

    糜芳一听陶商问这个,精神顿时一震:“公子适才说我临阵脱逃,末将甚觉冤枉,那些山野村夫不过是聚事滋扰的百姓而已,又不是正规军,根本谈不上是两军对垒,何尝有临阵脱逃一说……”

    话越说到后面,糜芳的声音就越小,因为陶商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这也难怪,这种强词夺理的搅牙之说,换成别人早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了,岂能容他在这继续呱噪?

    陶商也不是不想扇他……实在是糜芳刚刚哭完,脸上鼻涕眼泪的什么都有,一巴掌抽过去,实在是有些沾手……陶商嫌埋汰。

    兴许是感受到了陶商想要动粗的念头,糜芳立刻又补充道:“大公子,今日之事,也实在是怨不得末将,末将从未领过兵,虽然读过些许军略,但也不过是纸上谈兵!末将本就是商贾出身,昨夜被那汉子吓怕了,一时之间有些失态,还望公子休要计较……”

    陶商长叹了口气:“理是这么个理,可今日的阵势,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我军实力远在对方之上,你还如此怯阵,若是真到了会盟之地,岂不是让众诸侯笑掉大牙?”

    糜芳急道:“大公子,末将长记性了,今后绝不再犯!”

    “问题是,你的表现,已然落在了我军众将士眼中,你能说服我一人,可能说服三军将士?”

    糜芳又忙道:“大公子,所谓知耻近乎勇,末将愿立军令状!”

    陶商伸手在桌案上拿起碗,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然后露出了左右为难的表情,道:“糜将军,说实话,前番在徐州,我与令兄已经达成共识,我与你糜家,现已共处一船之上……这面子我本应当给你,但职务所在,法度亦在,所谓军法不容情!我陶氏一向以君子自诩,若是徇私,只怕会予以旁人口舌……这样的情况,你让我很是为难的。”

    糜芳咬了咬牙,不死心地试探道:“大公子,末将在彭城南郊,有一座宅院,宅院下配有百亩田产,如公子不弃,尽可取之,以备日后不时之需。”

    “…………”

    沉默了良久,方听陶商徐徐开口:“你那宅院……新吗?”

    糜芳一伸手,露出拇指和食指:“八成新的宅子,里外三进!又有泗水分渠灌溉下配的农田,收成甚佳!末将夏日无事时便去避暑,实在是难得的好去处啊!”

    又是良久的沉默。

    陶商目视着糜芳,肃然道:“人谁无过,糜兄,今日的错误就是明日的教训,别再犯了……要是再犯,当心我抽你。”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