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二十三章 虎有伤人意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阳翟城的郊外,孙坚正在巡查士兵们安营扎寨。

    只见这只猛虎背着双手站立在营寨场地的边上,神情冷如寒冰、表面上是在督促士卒们来回奔波竖立帐篷,但眼眸中的光芒忽明忽暗,似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孙坚身后,一个大汉跨步而来,停在了孙坚的身边。

    那汉子一脸刚须,样貌素正,乃是孙坚帐下的别部司马,也是他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程普。

    “主公今日为何对那孔伷屡屡出言相逼?”

    程普与孙坚私交莫逆,也不拐外抹角,直接问出了一直藏在心中的疑问:“不论如何,孔伷也是朝廷敕封的豫州刺史,更是咱们讨伐董卓的盟友……主公今日一见面便言行冲撞,与平日之风颇为不符……莫不是有什么难处?”

    孙坚嗤笑一声,笑声中颇含讽刺之意,半晌之后方才缓缓从怀中取出一份密信,递给了程普:“你自己看吧。”

    程普疑惑的将写有秘密锦帛接了过来,展开来看,半晌后诧然道:“袁术想表主公为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豫州刺史不是孔伷吗?袁术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孙坚慢悠悠地道:“打的什么主意?呵!我帮他逼死荆州刺史王睿,又替他杀了南阳太守张咨,如今他已得南阳郡,实力大增!荆州现下无主各自为政,少不得日后为亦为他掌控……如今东南之境,荆州与扬州皆已无大的忧患,若能再得豫州之地,他便达成了横跨三州的夙愿……天下英雄谁敌手?”

    程普的脸上露出了怒色:“杀了王睿和张咨,还不知足!?如今又想让主公你害死孔伷?利都是他得,罪都是你担!主公你这未免也忒不值得了?”

    孙坚长叹口气,无奈道:“袁家四世三公,声名震天下!汝南袁世之尊,放眼天下几无人可与之比肩?袁术又是司空袁逢的嫡次子,颇有侠气……今又官拜后将军!久后必成气候……我今日做其手中刀,也不过是希望能寻一个好的归宿,毕竟这个世道,放眼望去,一片浑浊啊。”

    程普沉默了一会,又道:“主公今日以频频欺辱孔伷,是为了逼他反抗……也好寻理由当场杀之?”

    孙坚的眼睛中蹦出了一丝寒光,那是一道犹如饿狼看到了猎物的光芒。

    “本来孙某是这么想的,但看到陶家公子之后,却又不得不放弃了。”

    程普仔细回想了一会,道:“那个小子?我看他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黄口竖子而已,难道他还能替孔伷出头不成?”

    孙坚嘿然一笑:“他今日之所为,不就是一直在替孔伷出头吗?其言行之中虽多是谦卑忍让,但目的却是息事宁人……甚至连孔伷送他的军粮器械也不要了,摆明了就是铁了心的跟孔伷站到一边。”

    程普捋了捋须子,慢慢道:“站到一边又如何?久闻徐州陶谦老儿昏聩,膝下小儿也不过是个腐儒之辈!难道我等还怕他徐州军不成?听闻陶商有军一万……非是末将自夸,区区一万徐州军,末将只要三千军马,就能将他们斩杀干净,一人不留!”

    孙坚转身看着程普,摇头道:“其实我一开始的想法也与你一样,那陶谦谄媚名门,所用之人皆凡品!谅他徐州兵马,能有多大战力?吾非是怕他徐州军也……只是今日一观此子言行不俗为一,二则是看他身后矗立一将,身材与我相若,举手投足之间颇具勇士之姿,绝非易与,有那人,未必能动得了孔伷。”

    孙坚说的,正是许褚。

    程普恍然大悟:“主公说的那人,我也注意到了……不过徐州偌大之地,零星有一两个熊虎之士,也在情理之中。”

    孙坚叹道:“一介武夫,有何惧哉?然吾要对付的是孔伷老儿,徐州军能不惹便不惹,毕竟都是盟友,讨伐董卓,少不得也要他们出力,我们没有必要凭空惹下一个仇敌。”

    程普感慨原来如此:“主公说的是,袁术想要染指的是豫州,咱们确实没必要竖立徐州陶氏为敌……不过今日既不动手,主公打算日后如何成事?”

    孙坚隐隐地笑了,笑的很是让人胆颤:“权且先弄他十万石粮草,然后慢慢逼迫,这老儿再好的脾气,想必也坐不住,早晚有跟他翻脸的那一天。”

    *****************************************

    孙坚在阳翟城外琢磨孔伷,孔伷则是在阳翟城内琢磨孙坚。

    孔伷坐在软榻上,鼻孔呼扇呼扇的一张一合,脸红脖子粗,明显是气的不行,陶商看着他的样子实在是有点憋不住乐……

    刚才在城外,这老小子被孙坚熊的跟兔崽子一样,这会进了城内,见不着孙坚,脾气明显就有点上来了。

    “孙坚欺人太甚!”孔伷咬牙切齿,满脸的褶子似是都挤在了一块:“竖子安敢如此欺我?仗着袁术撑腰,就敢对我呼来喝去!吾乃何人?天子明诏敕封堂堂豫州刺史!他张嘴就敢管我要十万石粮草……我不给他,他敢拿我怎么样?这个乱臣贼子!”

    陶商咧咧嘴。

    这话说的真没水平,乱臣贼子……这词应该拿来形容董卓吧?用这词说你自己的盟友,那你算什么?

    孔伷抱怨够了,转头看向陶商,道:“孙坚如此辱我,依照贤侄之意,吾当如何?”

    陶商不紧不慢地道:“彼无礼之甚,我意请世叔出兵拾掇之!”

    孔伷活像是吞了一只肥大的苍蝇,吐也不出咽也咽不下。能收拾他早就收拾了,还用等到现在?

    第二十三章 虎有伤人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孔伷活像是吞了一只肥大的苍蝇,吐也不出咽也咽不下。能收拾他早就收拾了,还用等到现在?

    “那个……”孔伷犹豫了一下言道:“兵者凶器也,我与孙坚乃是盟友,若是起了内讧,手下这些人下手没轻没重,到时候再搭上几条性命,感觉也忒不值当哩。”

    陶商笑了笑,道:“世叔这话颇为有理,只是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今日城外孙坚的表现,小侄感觉孙坚对叔父已动杀机,世叔顾念着盟友之情,想跟他和平共处,可惜人家并不领情。”

    “贤侄觉得孙坚要杀我?”孔伷的脸一瞬间就变的惨白:“贤侄是怎么看出来的?”

    陶商闻言不由得好笑,他对这位孔名士的眼力见和情商实在是感到深深的惋惜,也不知道这老小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世叔不觉得孙坚的态度实在非常无礼吗?纯找茬的那种?”

    孔伷的眉头皱了起来道:“彼对我无礼,就一定是要杀我?贤侄这话可是歪理……无礼的可能有很多种情况,就好比,我要是欠了他钱故意不还的话,他一样会对我非常无礼的。”

    陶商长叹口气,摇头道:“世叔,相信我,如果是你欠了他钱不还的话,孙坚今天在城外见了你第一个动作应该是给你跪下,而不是对你吆五喝六。”

    孔伷:“……”

    良久之后。

    孔伷的表情渐渐有些严肃了:“孙坚为什么想要杀我?”

    陶商道:“因为你是颍川刺史。”

    “为什么我是颍川刺史彼就要杀我?”

    陶商道:“因为袁术眼馋豫州之地?”

    “袁术为何一定要霸占豫州之地?”

    陶商道:“因为豫州是他横跨荆、扬、豫三州战略中的一环,而且汝南又是袁术的故乡,袁氏的影响力在此很大……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这简单的答案实在是令人发指。

    孔伷藏在袍袖中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关节发白,发出轻微的‘嘎巴’脆响——同为大汉朝廷命官,又同是讨伐董卓的盟军战友,袁术为了自己个人的野心,竟然能如此残害地蓄意伤害同僚,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当然,当孙坚奉袁术密令杀了南阳太守张咨和荆州刺史王睿的时候,孔伷对这些事的感觉,最多也不过是震惊,对袁术的个人情感还远远达不到愤怒的程度,可如今自己已经成了下一个待宰羔羊,孔伷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人就是这样一种生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一旦关己了,那就要骂娘。

    “袁术孙坚,乃真贱人也!”孔伷扯开嗓子骂之。

    陶商无奈地叹息感慨……名门君子竟被逼迫爆粗口,这是礼乐崩坏的前兆。

    “贤侄!”孔伷突然转头看向陶商,怒道:“孙坚袁术既要图我,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与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你看如何?”

    “我看行,世叔真豪杰也!”

    孔伷猛然站起身来,大步向着厅堂之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扬声道:“我这就去点兵,与孙坚决一死战!”

    陶商端起觞(觞是汉朝人喝水的器皿),喝了一口清水,用手指轻轻击打着案几的桌面,一边敲打一边自言自语:“一、二、三……回来!”

    “贤侄!”孔伷猛然止步,转过身来换上一脸的哭腔,道:“孙坚那贱人,吾斗他不过!”

    “世叔,来,坐、坐。”陶商站起身来,走过去牵着哭哭啼啼的孔伷回到跪塌边,按住他坐下,给他向觞中倒了一些清水,道:“世叔,发泄发泄就得了,有些事不能太较真……”

    孔伷端起觞一饮而尽,又是气愤又是悲苦:“他们也太欺负人了!想我孔某人自打上任以来,不说做的有多好,但也是兢业谨慎,任劳任怨,上不敢辜负朝廷,下不忍欺瞒百姓……他们可倒好,说对付我就要对付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侄帮世叔整死这俩二货便是。”陶商安慰道。

    孔伷闻言,顿时来了精神,刚才在城外陶商就跟他说过这话,那时他尚还不当回事……

    然此时此刻,孔伷简直把这话当成了救命的谕旨。

    “贤侄儿有何妙策?”

    陶商笑了笑,道:“其实也很简单,袁术以为孙坚是他的刀,用这把刀除掉各地刺史太守,这半壁江山就是他的了,我们只需要扭转三点便可,第一点就是让袁术知晓,他即使除掉了各地的刺史太守,想要夺下这南方的半壁江山,依旧力量不足;第二点,要让他知道,他最信任的江东猛虎孙坚,才是他真正的掣肘大敌;第三,要让他知道,我们才是他眼下最能够给他支持的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