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二十六章 离 心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袁术军斥候的动作非常迅速,不消几日,便探听到了孙坚营寨的真实消息。

    消息很让人心寒——孙坚确实是收了孔伷的二十万石粮草,但其它的东西暂时却没有查到。

    这就是陶商故意安排的了——所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三分真中带上一分假,有时候更能起到挑拨离间的作用。

    什么马匹、长戟、箭支这些都是编的,但最重要的二十万石粮草,却是真的!

    一样是真的,就足够了。

    袁术又找阎象商议了。

    “二十万石……二十万石……只查出二十万石粮草,这是怎么回事?”袁术问阎象道。

    阎象垂头思考了一会,方道:“二十万石粮草,乃是巨辎,难以隐藏!其余的一百匹战马、三百副皮甲等物,乃是小数,容易隐藏。”

    袁术握紧了拳头,恼道:“孙坚隐匿军需不报……何意?”

    阎象苦笑道:“明公英明,又何必多问?”

    “哼!”袁术重重一拍桌案,怒道:“孙坚竖子,安敢有异心哉!”

    阎象沉思了一会,道:“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孙坚名义上虽在主公帐下,但性格本就如同烈火,刚烈好战,又久于杀伐,岂是久居人下之辈?他前番替主公杀了张咨和王睿,我就看出此人是心狠手毒之辈,绝非易与,这样的人,焉能长久侍奉主公?”

    袁术急忙道:“孙坚既有自立之心,那现在怎么办?声讨孙坚,还是直接出兵对付他?”

    “不可,如今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在即,孙坚乃是主公麾下前部,其本人更是骁勇悍将!况且孙坚此时也不过是稍有异动,还未露形,主公切莫操之过急,将其逼紧了,反而不妙。”

    袁术点了点头,道:“那你说,怎么办?”

    阎象仔细的思量了一下,然后道:“那孔伷不是想要归顺主公吗?如今南阳方定,荆州未平,孙坚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眼下豫州之地咱们还是暂且不要动的好……既然如此,那就不妨接受孔伷的投诚,令其助我方牵制孙坚。”

    袁术闭起了眼睛,仰头静静的思考良久,缓缓言道:“可行……不过孙坚那边,又该怎么办?难道要袁某跟他装傻?”

    阎象苦笑几声,摇头不语。

    对于孙坚,阎象也是见过几次的,对于这只猛虎,阎象是又敬又畏,敬的是他勇猛无比,英雄了得。

    畏的是他谁都敢杀,无论是黄巾,盗贼,水寇,朝廷命官,一律来者不惧,真可谓虎/逼朝天。

    对于这样的人,若是不掂量好分寸,搞不好就是一个鱼死网破之局。

    沉默了半晌,阎象方才缓缓言道:“在下总是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暂且不要激怒孙坚为妙。”

    袁术沉默良久,方才缓缓道:“我可以不问他的罪责,但却不能任其妄为!少不得需敲打敲打他,让他自己心中有数!”

    阎象看了看袁术的表情,犹豫了一下:“明公……打算如何敲打孙坚?”

    袁术缓缓言道:“他不是收了孔伷十五万石粮草与皮甲、马匹、军械等物吗?我便书信一封,说孔伷已经是我的附庸了,令其将这些物资退给孔伷!”

    阎象忙道:“若如此,岂不是表露了明公已经知晓了孙坚背着我军藏匿孔伷赠予的物资?”

    袁术肃然道:“就是要让他知道!袁某不直接点破此事,也算是给他留了几分薄面……令孙坚代我赠还这些物资与孔伷,这是拉拢孔伷,也是警示孙坚……想他心中自然有数。”

    阎象叹道:“若是孙坚不答应还,明公又当如何?”

    袁术冷笑了数声,道:“我书信中告诉他,近期会表奏他为破虏将军……一赏一罚,这是我给他的台阶,他必须得下!如若不然,他人已经身在豫州,我便即派人切断他回往长沙的归路,断其粮草,看他到底听不听话!”

    阎象心中无奈,知晓袁术心意已决,也不便多言。

    “对了!”

    第二十六章 离 心-->>(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了!”

    袁术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日替我回复许靖,把孙坚给我送来的那五万石粮也带回去,我不差他那点粮草,孙坚有了异心,这孔伷就得拉拢!请许靖替我给孔伷把五万石粮草押送回去,并以好言慰之,让他转达孔伷,我愿接受孔伷的投诚,让他替我看好孙坚,日后成了大事,我必不亏待于他!”

    “诺。”

    *********************************

    袁术军的动作非常迅速,这一切事宜几乎都是在旬日内完成。

    收到袁术的消息,两家的反应各不相同。

    孔伷自不必说了,高兴的差点没乐出屁来,不但得到了袁术的许诺化解了危机,先前送出去的二十万石粮草还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更令人诧异的是,不但拿回了粮草,还平白得了一百匹战马、皮甲三百、长戟三百、箭支三千等杂物,虽然量不大,但有毛不算秃,送上门来的东西二货才不要呢。

    反观孙坚那面,状态就完全不一样了。

    拿到袁术送来的书信那一刻,孙坚差点没把使者直接推出去斩了。

    但好歹他还算是有一丝理智……袁术算是他目前最大的股东!

    不说袁术在南方目前的威信,光是他现在可以在后方掐死了自己的退路和粮草路线,孙坚就不能得罪他,也不敢得罪他。

    实在是憋气啊!

    “袁术这厮,着实是反复无常!”孙坚气的两只眼睛暴鼓,腮帮子充气,犹如一只暴戾的牛蛙极其可怖:“先前让我想办法除掉孔伷,如今又受了孔伷的降服,受降便受降吧,为何令我退军需给他!”

    孙坚下首,程普叹气道:“如此看来,应是袁术知晓了我军收了孔伷的二十万石粮草,却只给他五万石,以此惩戒示警。”

    孙坚用简牍重重地敲打案几:“行,就算这事让他知道了,他要惩戒我,那我退十五石粮草给孔伷便是了!……可为何又要让我给孔伷送战马?送皮甲?送军械?……我他娘的又没从孔伷那拿到这些东西?”

    孙坚帐下,众将面面相觑。

    这个事大家都没有想通,不明白袁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片刻之后……

    军司马韩当犹豫地开口道:“该不会是孔伷故意跟袁术撒谎,虚报了这些东西……要敲诈我军吧?”

    程普眨了眨眼:“那孔伷乃是颇具声望的名门士子,极有君子之风……能干这么不要脸的事?”

    祖茂也是大摇其头:“我不信,先别说孔伷是不是君子之风,单就是这么精诡不要脸的计谋,也绝不是他能想出来的,我看这就是个误会而已。”

    朱治、黄盖等人也一同摇头:“对,这事不像是孔伷干的,不像、不像。”

    孙坚目光不善,紧握双拳,手背上青筋暴露:“若如此,那就是袁术故意借此折辱于我,我早就看出他心胸狭隘,想不到已至如此境地,此人定是疑虑我有反意!故此行之。”

    程普老成持重,道:“主公,纵然如此,但此时此刻我等惹不起袁术,且袁术目前还是我等的依靠,毕竟袁家势力极大,在整个中原都盘根错节,此刻又盘踞在我军后方,主公若是不尊袁术号令,后果不堪设想,还望三思而行。”

    孙坚闭起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德谋,你的话我明白……这口气,我咽了!且待日后少不得要向袁术和孔伷加倍讨还!”

    孙坚帐下几大家臣颇为忧虑的互相对视了一下。

    虽然他们各自心中都清楚,以孙坚的为人,断然不会久居于袁术之下,但目前这个形势,投身在四世三公袁术的帐下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利益也能够最大化!

    毕竟以孙坚的倔强脾气,单是做出杀荆州刺史和南阳太守这两件事,天下诸侯就未必就能容他,但有袁术罩着,他人便也不敢多说什么。

    可是这一次的事件,加速了孙坚独立化的想法,孙坚此刻已然生出了脱离背叛之心,这一点是孙坚麾下武将们暂时还不想看到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