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三十一章 曹操报仇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众诸侯聚集于酸枣,以袁绍为盟主,探讨征伐董卓的策略。

    众人一致要求袁绍出谋划策,自己却都拒不出言。

    一开始看着他们似是客气,但时间一长,坐在末位的陶商便看出些许门道。

    不是没有策略,也不是想不出来……这些人,都在藏心眼呢。

    出谋划策制定方针,说起来是挺容易……但十多路人马,各自有不同的诸侯统领,这方针一下,胜了倒是好说,若是败了,责任在谁?谁来承担后果?

    就算是既定方针拟定的再好,但这些人终归都是同路不同心,谁敢保证他们就一定会按照既定方针进兵?谁敢说到了关键时刻,他们中间有人不会拉梭子?

    谁也不敢!

    其实跟陶商在后世时的所见所闻一样……人有的时候是多干多得,有的时候却是干的多错的多。

    很明显,目前的这个状况属于后者。

    袁绍见众人皆都推诿不答,但自己已经是盟主了,却不能推诿……这事却是有些难办。

    正寻思间,袁绍忽然目光一转,看到了肿着脸黑着眼框的曹操,心下一计较,顿时有了主意。

    袁绍年轻时便与曹操相交莫逆……知道这小子心中素有匡扶汉室,保境安民的壮志理想,凭心而论,曹操这一点很是令袁绍激赏。

    可惜曹操的志向虽好,却有一点限制住了他……曹操乃宦官曹腾之养孙,乃属宦官之后。

    曹腾的风评虽然较好,但终归还是阉宦……特别是自党锢之祸与十常侍之乱后,宦官无论好坏在世家与士族心中均被归为恶党乱政一派,有一个算一个……这种观念绝非曹操一人的行为可以转移的了。

    “孟德!”袁绍笑着对曹操喊话道:“孟德素来心怀汉室,立志救社稷于水火……袁某与孟德又相熟多年,深知孟德兵法韬略皆属上乘,不妨由孟德试言之如何?”

    曹操沉默了一下,缓缓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操有一言,请诸公静听。”

    顿了一顿,曹操继续说道:“董卓居于洛阳,单就地势而言,所依仗者,虎牢荥阳之地也!当务之急,我等可兵分三路,一路从河内,南下直扑怀县,怀县东南方向乃是洛阳的重要屯粮之所敖仓,又挡黄河和济水分流要处,中原的漕粮皆由此地输往关中和其北地要所,实乃是重中之中,我们要抢在董卓将敖仓府库和粮库彻底搬运完前攻下此地,以此为根据进攻荥阳!”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上虽不表态,心中却不由得对曹操皆是高看了几分。

    分析的确实中肯到位,真可谓一语中地!

    曹操见众人没有疑异,继续道:“第二路,便是要从酸枣县进兵,也就是咱们现在所处的正面进攻荥阳腹地,只是酸枣之地一路上诸多把守,卷县、广武城、虎牢关等都会成为障碍……但却能最够吸引董卓的主力军,此一路虽最为艰难,却也是胜败之关键。”

    说罢,曹操又道:“第三路,我议请豫州刺史孔公和长沙太守孙将军从阳翟出兵,占据洛阳南面的阳城,与中路的酸枣屯军东南策应,两路夹击董卓!可靖全功!”

    说到激动处,曹操向前迈了一大步,声调略有些提升,道:“另外,各路诸侯若要是分为东南北三路进军洛阳,粮草调度便是重中之重,联军中至少要有两位诸侯,一南一北,为各路联军疏通粮道,供给策应,方可保盟军无忧。”

    说完了,可帐内却鸦雀无声。

    曹操也似是感觉到自己多少表现得过于激动外露,微微一笑,便坐下不再言语。

    陶商眯眼注视着曹操,心中感慨万千。

    前番在市集上见到曹操时,多少有些以貌取人,真的是自己太肤浅了……现在听了曹操的话,方才知道,三国第一人物不愧是三国第一,潜力真是无限大。

    不过现在的曹操,终究还不是后来的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汉司空、大汉丞相、魏公魏王……

    陶商看的出,现在的曹操并没有什么僭越的想法——他的心中想的全都是应该怎么匡扶汉室,应该如何打败董卓,又该如何救驾天子,又该如何还天下以清平。

    这是一个真正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当这么多人因为各自的心机,而互相推诿责任的时候,只有曹操敢于站出来发表自己的见解。

    这不是傻,而是气度!是大局观!

    别看帐内有十多路诸侯,但其他人心中的志气和抱负,包括忠义之心——加起来也不如曹操一人。

    袁绍摸着下颚的三捋飘须,默默的沉思了一会,赞赏道:“孟德之言甚善,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太守王匡、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桥瑁等人纷纷出口表示赞同。

    有人背黑锅了,他们自然高兴!

    袁绍站起身来,道:“好,既然如此,那河内一路便由袁某同河内太守王匡,上党太守张杨,广陵太守张超,北海太守孔融等负责;酸枣中路,则由陈留太守张邈、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桥瑁、吾弟袁遗,济北相鲍信,北平太守公孙瓒和孟德人等负责;南方一路,便由颍川刺史孔州,长沙太守孙坚,徐州刺史陶商公子负责;冀州牧韩馥在后方负责北面的粮草调度,吾弟袁术在南面负责粮草供给,众位以为如何?”

    诸侯们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袁术虽心下不平,但袁绍让他总督南部粮草,终归还算是把他当自己人看……虽然也有不想让他立功的嫌疑,但能守在后方也算是保全了自己的实力,袁绍也无话可说了。

    不过令人万没想到的是,曹操居然起身,对袁绍道:“南方一路,只有三路诸侯,未免有些薄弱,万一董贼先集中精锐兵力进攻阳城,恐有所失,不如由曹某率兵前往南方一路协助他们,如何?”

    袁绍将曹操放在中路,也是因为中路的诸侯较多,实力颇强。

    袁绍有意保护曹操,想让他尽量减少损失……毕竟曹操刚刚在陈留起兵,手下兵微将寡……说是一路诸侯,但名义上却还是张邈的部下。

    曹操主动要调往南面一路,令袁绍有些为难。

    有心劝一劝这位老朋友,但各路诸侯都在这里,有些话实在是不太方便细说。

    见曹操眼神坚定,袁绍亦是无奈,只好旁敲侧击:“孟德有此心甚令人赞叹,不过袁某觉得南边虽然只有三路诸侯,但孙文台勇武过人,善于用兵,威震天下!有他坐镇,你去不去倒也无妨。”

    第三十一章 曹操报仇-->>(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见曹操眼神坚定,袁绍亦是无奈,只好旁敲侧击:“孟德有此心甚令人赞叹,不过袁某觉得南边虽然只有三路诸侯,但孙文台勇武过人,善于用兵,威震天下!有他坐镇,你去不去倒也无妨。”

    这话已经点的非常明白了,而且还顺便给了曹操一个台阶。

    也不知曹操是不明白袁绍的好意,还是故意装傻,断然拒绝:“我等起兵,皆为国家,何必拘泥于兵力强弱?文台勇烈不假,然我曹操实力虽若,却也愿为国家尽一份心力,不求有功但求无愧。”

    这一番话,算是把袁绍的好意彻底给怼回去了。

    那边厢,一个身材魁梧,浑身银白色铠甲的大汉站起身来,豪气赞赏:“孟德如此为国为民,真英雄也!某家由衷敬佩,我公孙瓒虽然不才,此番却也领来北地精锐三万……某今既奉盟主令,在酸枣与诸人共同进兵!不过却愿派遣得力干将,领精锐五千,相助孟德!”

    公孙瓒一张嘴,在座诸侯尽皆惊诧!

    公孙瓒何等样人?那是驰骋塞外,威震胡掳的枭雄猛将,其麾下白马义从令人闻之胆寒。

    十余路诸侯中,若论最精于作战的人,南面当属孙坚,北面谁敢说不是公孙瓒?

    这一南一北两大强军,可以算得上是诸侯联军中的王牌。

    他答应助曹操五千兵马,那比其他人助曹操五万人可是还要金贵许多。

    袁绍见公孙瓒还没有自己的允诺,就随便助兵曹操,心中极为不喜。

    但公孙瓒毕竟是诸侯军中难得的强者,又常年与北方游牧民族作战,麾下兵勇彪悍,特别是其骑兵的数量,在联军中只怕为最。

    这样的人,袁绍暂时不愿意得罪。

    “好吧。”袁绍淡淡言道:“既是孟德有此心,便调去进军阳城的南面联盟,公孙太守欲助你精兵五千,其行可嘉,日后功成,亦可记上功劳簿!”

    众人喧喧嚷嚷说个不停,陶商心中却甚是疑惑。

    历史上众诸侯讨伐董卓,确实是分兵几路屯扎,但若没记错,曹操和孙坚肯定是不在一条线上的……怎么如今却变成了这种光景?

    曹操主动请缨调到南面的进军道路上……究竟是打的什么小九九?

    计较已定,袁绍随即命令摆开宴席,邀众诸侯赴宴。

    开完会就聚餐,古代现代都一样……国人的特有传统。

    陶商依旧是保持着低调,躲在一个小角落,默默的吃着鼎中之食。

    其实他想不低调也不行,众诸侯推杯换盏,高声互捧,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袁绍和袁术等人的,谁有闲功夫顾及他这小娃娃?若是他老爹陶谦在此,或许还有几位诸侯前来照看一下面子……

    但陶谦既然没在,这种场合就请他儿子靠边站吧。

    当然这对于陶商来说并无所谓,他倒是还乐的清闲躲在一旁默默吃喝。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一个人却偏偏过来打扰陶商的清净。

    一个陶商非常不想接触的人。

    “陶大公子!我们好久不见了?”一个黑瘦黑瘦的矮子乘着众人高呼畅饮,端着酒壶和酒盏来到了陶商的席位旁。

    一听这个声音,陶商的腰顿时挺的笔直……是曹操!

    几乎是一个瞬间,陶商便从扎凳上跳了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奔着帅帐外就撒腿而去。

    三十六计走为上!

    可是刚跑了两步,陶商就痛苦的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捣腾,可两边的景物却是一点也不动地方。

    他回头观瞧,暗道果然……

    曹操右手不知何时扔了酒盏,紧紧地拽着自己衣衫的后摆,将陶商牢牢地拖定在原地,黑黝黝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跑啊,你再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去?”

    不跑,留在这里干嘛?跟你叙旧?呸!

    陶商心里暗骂,双手回身一拽衣服的后摆,刚想使劲扯开,却又生生的顿住了……

    陶商乖乖地举起双手。因为他感觉到有一柄冰凉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后背上……,是一柄短小的短弩,上面一定还拉着弦挂着箭。

    跟当初陶商在营帐内比划许褚的应是同一型号。

    曹操单手操着尖锐的短弩,瞄准的陶商的后腰子,冷冷的低声道:“我想试一试,是它快还是你快。”

    孙子!

    陶商心里快哭出来了,可表面上却还是慢慢转回身,露出笑脸道:“人生何处不相逢,这不是曹将军么?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吧,应该算是老熟人了。”

    曹操冷笑道:“熟归熟,你欠老子的旧债一样得还!”

    陶商盯着曹操手里的,脸上的笑容更亲切热情了,道:“好说好说,咱们兄弟谁跟谁啊……曹将军手下留情,当心走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