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三十四章 当朝权相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在曹操的军营中喝酒,二人谈了很多,又把前事说开,对于陶商而言,也算是一个收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知不觉间,俩人都有点喝高了。

    就在这个当口,许褚领着人来到了曹操的营寨,直言是来接陶商回营的。

    却是裴钱受到了陶商的暗示,特意赶回去把许褚搬来充当救兵。

    许褚来到曹营后也不客气,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曹操的帅帐,直立于陶商身后,岿然不动,其势威猛!惹的曹操连连赞叹,眼中不断地流露出欣赏的神光,就好似饿狼看到了小肥羊一样,两只眼睛都要冒绿光了。

    曹操的眼神和流口水的表情令陶商颇不好意思……这可真是自己夺人所爱了。

    又客套了几句之后,陶商便起身告辞,曹操今日算是交下了陶商这个朋友,也不强留,亲自起身相送。

    陶商拜别曹操之后,便和许褚和手下的护卫们一同返回徐州军的营盘,半路上许褚问陶商道:“想不到,那个黑矮子居然真的是曹操……前番我们得罪了他,他今日居然还请大公子喝酒,却是打的什么主意?”

    “我猜……就是单纯的想结交吧,没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陶商抬头看着已经漆黑的夜空,喃喃言道。

    许褚颇有些不理解,道:“丢你娘,这小子被咱们揍过,不记恨咱们,居然还要结交?这是什么套路。”

    陶商笑着道:“胸襟似海,不以些许小事为意,这才是干大事的人,没什么可奇怪的。”

    许褚摇了摇头:“被打成那样还算小事?……某家真是服了,不过你要不说,我还真不相信这世上居然真有这样的人。”

    陶商暗道你若是知道历史上的曹操儿子死在张绣的手里,还接受他的归降,或许就不会这么寻思了。

    后世的人对曹操这个形象或多或少的经过了一些艺术加工,但陶商对此却不以为然……至少在他心中,一个只具备多疑、奸诈、狡猾的人是不可能成为统一中国北方的霸主的,曹操之所以能够成为东汉末年最强大的诸侯,一定是有他人所难望其颈项的胸襟、抱负、理想还有气度。

    只看《嵩里行》一词,便可管中窥豹,知其忧国忧民之心。

    ……………………

    在制定了讨伐董卓的战略之后,次日,袁绍便安排众诸侯在酸枣举行了盛况空前的誓师大会以及歃血仪式。

    袁绍安排手下兵将在酸枣县筑造高大的祭祀,台高两丈共计三层,四周排布了五十面五方旗帜,上建白旄黄钺,兵符将印,杀牲祭祀,祭天求战。

    古人重视祭祀之礼,有的时候,一场好的祭天仪式是提升士气最好也是最便捷的方式。

    杀猪宰羊,将祭品送上供奉台,众诸侯拜祭天地之后,便请袁绍登坛。

    袁绍整衣佩剑,慨然而上,焚香再拜,并大声朗诵盟约誓词。

    “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绍等惧社稷沦丧,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众诸侯因其辞气慷慨,皆涕泗横流。

    誓词虽然豪迈雄厚,但那也得分是对谁,对众诸侯和关东将士,那可能是振奋人心、催人泪下、鼓舞士气的盟书之词。

    但对陶商来说,袁绍的话是跟催眠书无异,一番絮叨下来,只把陶商说的迷迷糊糊的,原地三打晃,实在是困的不行。

    袁绍念毕盟誓,又慷慨而言道:“诸位,共讨董贼,就在今日,上酒!歃血立誓!”

    陶商懵懵懂懂的眼看就要站着睡着,听到这一声叫喊,立刻变得备儿精神!

    “还要献血?”

    陶商身边站立的,是济北相鲍信,为人勇武又对汉室极为忠义,乃昔日何进麾下,与袁绍、曹操并列的用兵好手。

    鲍信善意地扭头看看陶商,呵呵一笑,道:“歃血为盟,自然是要放点血的!!不然如何能巩固进兵的决心,众血共融,乃是向天下展示吾等同进同退之意!”

    陶商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悄声问鲍信:“是割手指头吗?”

    鲍信闻言哈哈大笑,连连摇头:“当然不是!”

    陶商长舒了一口气。

    鲍信继续朗声道:“割手指头的血哪够……最少也得割腕子!”

    陶商听了差点没哭出来。

    “我身体不好……只能献200cc。”

    由不得陶商讨价还价,早有士卒准备了酒鼎和弯刀,呈递到了每个诸侯的面前,陶商斜眼看着身旁的鲍信,拿起弯刀,眉头都不眨一下,照着自己的手腕就狠狠地割了下去!

    第三十四章 当朝权相-->>(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由不得陶商讨价还价,早有士卒准备了酒鼎和弯刀,呈递到了每个诸侯的面前,陶商斜眼看着身旁的鲍信,拿起弯刀,眉头都不眨一下,照着自己的手腕就狠狠地割了下去!

    一时间,鲍信手腕上的鲜血哗哗直线向下淌,跟误切了大动脉似的,望之甚是惊人。

    陶商一指鲍信,转头问拿鼎的士兵:“他流了这么多,能不能就算匀给我的?”

    士兵不买账,转过身把鼎和另一柄没用过的刀递到了陶商面前。

    “这位兄弟,我看这鼎内的血不少……若是再放,味就不纯了……要不权且记下,下次讨伐别人的时候,我多捐点行么?”陶商小心翼翼的跟那士兵商量。

    那士兵听得直皱眉……还有下次?

    鲍信在一旁看的只撇嘴,这孩子年纪轻轻,说话怎地这么不着调!男子汉大丈夫,流半斤血怕个甚!

    鲍信也不管陶商答不答应,伸手一把就拽起陶商的袖子,手操弯刀,跟切猪肉似的,对着陶商白葱葱的手腕就剁。

    “慢点……啊!”

    歃血已罢,众人分别各取鼎中血酒,举盏痛饮。

    陶商欲哭无泪……放血也就罢了,还要再用嘴喝回去?一放一喝跟没放血有什么两样?这些人是不是有毛病?

    这么多的鲜血混杂,万一谁有个乱七八糟的病……岂不全传到了自己的身上?

    陶商看准时机,偷偷的将血酒向后面一倒……

    一切妥当,袁绍高呼道:“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国有国法,军有铁纪。各宜遵守,勿得违犯。”

    众皆曰惟命是听。

    袁绍继续道:“依照前日军令派属,各位诸侯各自驻扎处点兵,约定时日,三路出击,直取荥阳!”

    “诺!”

    ************************************

    东都,洛阳。

    汉朝的都城洛阳,皇宫分为南宫和北宫,分别位于洛阳城南北,中间用高大的围墙复道将两宫连接起来,历来复道之中,皇帝走中道,护从夹护左右,十步一卫。

    南宫前殿为却非殿,现唯用天子临朝百官上奏议政之所,却非殿后的正殿是德阳殿,殿高三丈,陛高一丈。殿中可容纳万人。殿周围有池水环绕,玉阶朱梁,坛用纹石作成,墙壁饰以彩画,金柱镂以美图形之。

    本应为天子御用之德阳殿,现在却成为了董卓的专用场所……董相国横行后宫,把持朝政,皆以德阳殿为基垫,现下招议众亲信商议机密,也是在此处。

    董卓此刻坐在殿中主位的侧面,也算他懂些纲常伦理,没有坐在当中应该属于天子的正位上……但他下首的诸将诸臣心中,想的却是或许用不了多久,那个位置就该轮到相国坐上一遭了。

    董卓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大把的胡子,满脸的皱纹。

    只见他发丝灰白、面色姜黄,双颊深陷活脱脱一副病厌厌的脸色,但其身躯却甚是膀大,年过半百的背脊却丝毫不显拘搂,可见身子骨极为硬朗,不愧是军伍出身。

    “袁绍小儿,曹操贼子……居然集合了这么多路诸侯造老夫的反……哈哈,那句话咋说来的?后生可畏!是不?”董卓一边读着手中的军报,一边老神在在的调笑。

    董卓麾下,论智谋当以李儒为首,他迈步出班,禀报道:“相国,关东诸侯十余路,集合起来声势浩大,实力不小,足可与朝中军马相抗!目下他们分为三路,从河内、酸枣、阳人分别进兵,不论哪路虚哪路实,其目标无非就是攻虎牢过荥阳,相国当即刻调兵遣将,不可耽误,以免失去先机。”

    董卓没有回答李儒,反倒是自言自语:“老夫当初率西凉军入京,先用计收编了何进与何苗的京都卫戊军,后又得奉先率并州军相投,本以为放眼天下,当无人不服!谁想这世道真是变了,众诸侯不但不服老夫,还联合起兵,当真是嚣张无比……”

    说到这里,却见这胖大老头哈哈一笑,神情又变得异常兴奋,双眸中隐隐似有一丝红光,犹如饿狼般地嘶哑道:“嚣张的好……嚣张的好!这样才有意思,若是尽皆臣服那忒也无趣!尔等不服,老夫便打到你服!”

    李儒笑着道:“相国如此雄才,可视关东众诸侯如草芥矣。”

    董卓摆了摆手,道:“关东诸侯,在老夫看来,半数皆是庸才,但当中确实有几个难缠的人物,可虑者:二袁、曹操、孙坚、公孙瓒、鲍信、王匡七人而已。”

    说罢,董卓抬起来头,望向李儒,道:“文优,可有退敌之法教我?”

    李儒愧然摇头,道:“论阴谋诡计,乃儒之所长……但此时此刻,战事已不可避免,诡计无用!若论用兵之法,相国东征西讨,何人可出左右?用兵调度之事,非相国亲自不可。”

    董卓寻思了一下,点头道:“也罢!既然如此,老夫便点兵派将……诸将听令!”

    左右身披铠甲的猛将尽皆出班:“在!”

    董卓拿起桌案上的军前奏报,一边晃一边道:“袁绍在酸枣歃血祭天,意欲讨吾,其兵分三路,一走河内,其意必是要取老夫之敖仓,二走酸枣,乃是堂堂正面之师,可避锋芒,三走阳人,此乃奇兵,可鼓足精锐当先破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