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三十五章 桃园兄弟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曹操此刻若是在德阳殿上,听了董卓的话,必然是惊的面无人色。

    虽然说曹操从来不曾小看过董卓,但他不知道的是,董卓也一直没有小看过他。

    三两句话间,董卓已是把关东众诸侯的战略部署详陈的明白。

    这不是深通兵法,而是老道的经验……在沙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摸索出来的经验。

    董卓在凉州从羽林郎开始,一直干到军司马、郎中、广武令、北部都尉、河东太守、破虏将军……等等直至今日的相国,可以说董卓的官职基本上全是武官,而且从年轻时开始,董卓就一直在战场上混迹:西北的羌人、黄巾军、枹罕群贼、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韩遂、马腾、王国这些人都是董卓数十年来在战场上遇到过的对手。

    讨伐黄巾时,董卓也经历过失败,但这并不影响他经验的积累——失败的过程,反倒能给予他更多的东西。

    二十三年的军旅生涯,将这个西北莽汉历练成了一个通晓兵机、老谋深算的怪物。

    曹操虽然也熟读兵法,但就经验而言,跟这位老前辈相比,还是少了很多年。

    诸将之中,但见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却相对儒雅的将领走了出来,拱手言道:“相国适才之言,正中关东盟军的要害,依照末将之见,对于酸枣中路军,只需派遣重兵防守,坚守勿战,取得时间!北面的河东诸侯军,目的是敖仓屯粮,联军料定我们会乘势搬运粮草,但我军可反其道而行之,先不急搬粮,而是以敖仓为诱饵,布置疑兵,令河东的关东诸侯疑惑不敢进……然后再暗自派遣精锐从小平津渡河北上,绕道偷袭!北面的关东军中,以王匡麾下‘泰山兵’乃是劲敌,只要偷袭军能先击败王匡,则此一路无忧矣……”

    说到这的时候,便见董卓哈哈大笑,抚掌叫好道:“徐将军虽然不是老夫帐下最勇武善战的将领,但绝对是老夫帐下最懂兵法军机的!”

    谏言之人,乃是董卓麾下的中郎将徐荣。

    论勇武,董卓帐下,以都亭侯吕布为最,都督华雄次之。

    但若论兵法韬略,董卓却总是首推徐荣,并常与亲近之人私下言:诸将之中,日后成就最高者,非吕布、华雄、牛辅、郭汜等人,定属徐荣莫属。

    徐荣出身辽东,虽然尚不是董卓的嫡系心腹,但却在一点一点的博得董卓的信任与好感。

    徐荣一欠身,拜谢了董卓的夸赞,继续道:“至于南方一路,乃是盟军的奇兵,其意图无非是分散我军兵力,相国意欲全灭之,战术上并无疏漏,但其一路中,却有那长沙太守孙坚!此人骁勇善战,号称江东猛虎,实乃我军的心腹之患,相国若要敌之,需小心斟酌人选才是。”

    董卓点点头,赞赏道:“徐将军此言非虚,孙坚乃猛虎也,非等闲可敌,尔等何人敢去南路战孙坚?”

    话音落时,便见一将,身披铜子铠,满脸刚须硬茬,一脸横肉满面的凶相,跟头大狗熊一样,昂首阔步而出,朗声道:“末将华雄愿往!”

    董卓看了看来将,点头道:“华都督……嗯,不错,你可算是老夫帐下屈指可数的猛将了,若战孙坚,当可为其对手也!”

    李儒看了看华雄,寻思了一下,道:“相国,华都督勇猛过人,乃我军中上将,但闻南方诸侯不止孙坚一路,尚有曹操,徐州军,颍川孔伷,以及公孙瓒分部,亦是不可小瞧,当另遣一军,与华都督成掎角之势,必胜算大增!”

    董卓心里明白,李儒是怕华雄性情太刚,独军恐中奸计,于是道:“徐荣,你领一军,与华都督成犄角之势,前往阳人,同战南边几路诸侯……老夫领兵前往卷城,阻拦诸侯中路;李傕、郭汜各领一军,前往小孟津,依照徐荣之计,对付河东的诸侯,切记先想办法击败王匡的‘泰山兵’!诸人进兵各需谨慎,若有差池,定斩不饶!”

    “诺!”

    ****************************************

    洛阳那边,董卓安排兵将三路对敌,关东联军这边,众诸侯在酸枣分别之后,便各自领了任务回去。

    陶商回了颍川,见到了还在这里原地待命的糜芳,然后和孔伷一起领兵直扑阳人城。

    孙坚虽然也屯兵在颍川,但因为上次被算计,并没有跟陶商和孔伷一块。虽然是同路,但却独自进兵。

    三路兵马进军很快,不日便抵达了阳人县,此时曹操和公孙瓒的偏师也已经抵达。

    曹操抵达后,立刻派遣使者传书,请孙坚、孔伷、陶商与其会和,商量下一步的进军策略。

    曹操毕竟是袁绍任命的奋武将军,兵马不多却有参将之职,孙坚再是不愿意与孔伷等人为伍,也要照顾曹操几分薄面,于是也只得领军会师。

    几路兵马会和后,陶商和孔伷一同前往曹操的行营拜见。

    进了曹操的帅帐后,发现孙坚已经坐在了里面,面无表情,看都不看孔伷……而除了孙坚和曹操外,还有三人在曹操营寨中的另一侧。

    陶商一看见这三个人的时候,不由的呆住了。

    这三个人,一个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两只大大的招风耳,一脸祥和,看着很是亲切;

    一个三缕长须,面色红重如同重枣,跟血压高似的,但身材高大,极是威武;

    还有一个虽然面有刚须,环眼横眉,但长得有棱有角,棱角间颇有几分俊逸之色……只是其眉间似有一股子煞气,看样子是脾气不太好。

    陶商轻轻地咽了一下口水,心下虽然有所猜疑,但也不敢贸然指认,转头看向曹操问道:“孟德兄,这三位是?”

    “哦!”曹操笑着起身,道:“公孙伯珪分了五千精锐相助我们这一路,这三位便是奉公孙将军之命领那五千精锐的首将……这位,乃是平原令刘备,刘玄德!曹某适才刚刚请教过,玄德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玄孙,乃皇室宗亲血脉也。”

    果然!陶商心中有些小激动,想不到堂堂的蜀汉照烈皇帝,今日也让自己碰上了!

    也不知是不是天意——魏蜀吴三国领袖首脑,此刻居然和自己一同挤在了这个小小的帅帐之中……莫不是老天给我机会,让我找他们挨个留一下签名?

    整个营寨中就孔伷最多余。

    听了曹操的介绍,高傲如孙坚者,也站起身来,对着刘备拱手做了一礼,以表示他对汉室宗亲的尊敬。

    第三十五章 桃园兄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了曹操的介绍,高傲如孙坚者,也站起身来,对着刘备拱手做了一礼,以表示他对汉室宗亲的尊敬。

    刘备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面皮白净,眉毛笔直且浓密,眼珠黑白分明,七分沉稳,三分亲切,面相看着很善。

    这样一张脸,讨女人欢心不知道足不足够,但却绝对不会让男人产生反感,年长者觉得他稳重,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就算不喜欢,也绝对不会讨厌,所以说长的很占便宜。

    他嘴角眉梢总是带着微微的笑意,一看就是个和善可亲又乖觉的人物。身上穿的是很普通的皮甲,头上戴着一抹方巾,右边的腰间夸着他那标志性的雌雄双股剑,别看他长的很善,但右手在往腰间的佩剑上不经意地压时,却不自主的显出了一种令人不敢轻视的气质。

    刘备不卑不亢,微笑着向孙坚还礼,曹操又向刘备介绍了孔伷,最后便轮到了陶商。

    “平原令刘备,见过陶公子,公子虽然年少,却能为父分忧,甘冒刀兵之险亲来阵前为国除奸,实在令人佩服。”

    刘备说话滴水不漏,虽然是夸了陶商,却又并无拍马之嫌,语气还显得非常诚恳,让陶商怎么听怎么舒服。

    果然能人就是有他成就大事的本钱的。

    陶商暗自唏嘘,称了声谢,又转眼看向了刘备身后的两人,假装问道:“玄德公身后的两位壮士,望之不凡,我适才一进帐,就感到一股子英武之气迎面扑来,震的小子差点跌个跟头,不知是哪路英雄?”

    刘备呵呵一笑,道:“陶公子真风趣,这两位,乃是备的结拜兄弟,二弟关羽,字云长,三弟张飞,字翼德。”

    陶商假装做恍然状,道:“原来是关将军和张将军,久仰久仰。”

    关羽微一点头,几乎没有任何弧度,但还是能看出来他确实是在点头示意。

    “陶公子谬赞了,关某与三弟现不过充弓手之职,不敢当‘将军’二字。”

    陶商笑着道:“英雄不问出身,在下一看二位这牲口八道的模样,就知道……”

    “嗯?”关羽和张飞闻言,眉毛齐齐一挑。

    “……我是说一看二位这生龙活虎的面相,就知道必然不是池中之物,实乃良将之才。小子提前叫一声将军,也不算过分。”

    关羽摸着美髯,没有说话,但能感觉出来,陶商的话还是令他很受用的。

    张飞闻言,则似乎是来了兴趣,道:“小子,你还会看面相?”

    陶商谦虚地笑道:“只是略懂。”

    张飞眼睛一亮,道:“哈哈,好,那你给俺看看面相,说说俺将来前程如何?”

    陶商正色道:“既然翼德公有要求,那就张嘴吧。”

    张飞闻言一愣:“张嘴?干什么?”

    陶商笑道:“算前程,得先看牙口。”

    张飞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张大了嘴,陶商则是一脸郑重的眯着眼睛,挨个数张飞嘴里的牙。

    刘备在一旁哭笑不得:“陶公子,你这是师承何处的相面?我怎么感觉,是在瞧牲口呢。”

    陶商解释道:“刘县令没有见过也很正常,我这是失传百年的‘玄田上下相面法’……说了你也不懂。”

    刘备皱了皱眉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曹操在一旁却气笑了。

    玄田上下是为‘畜’也……不还他娘的是在瞧牲口。

    陶商仔细地看了一会,摇了摇头,道:“翼德公,年纪不大牙口不好,舌苔上全是白色杂物……你火挺大啊。”

    张飞闭上嘴,揉了揉腮帮子:“火大,俺怎么不觉得?”

    “好喝酒吧?”

    张飞点了点头。

    陶商半真半假道:“翼德公日后成就不凡,但一则戒‘火’,二则需戒‘酒’,此二点若是不戒,恐有祸端。”

    张飞听得直发懵,没弄明白自己喝酒和大祸有什么关系。

    刘备倒是虚怀若谷,冲着陶商一拱手,笑道:“陶公子赠予三弟的良言,我等兄弟铭感于五内,今后必当谨慎遵从。”

    陶商随口这么一说,刘备三兄弟也就是那么一听……但刘备如此郑重地向自己行礼,倒是颇出陶商的预料。

    不过眼前这个人,看似虚怀若谷,历史上却是从陶谦那里拿走了本该属于他陶氏兄弟徐州基业的人!

    看似和善谦谨,实则脑袋里想的什么谁也不知道。

    陶商不敢小觑了曹操,自然也一样也不会小觑了刘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