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三十八章 攻城战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在城头上一边喝酒,一边紧紧地盯着远处的华雄军队,额头上在不知不觉中蒙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说良心话,现在固守城池,跟华雄硬抗,依照曹操的安排布置,这仗倒也不是不能打。

    只是一旦西城开战,自己麾下的徐州军便会第一时间跟华雄硬碰硬的嗑上……等到曹操和刘备率军从另外两门赶到支援之前,承受华雄最猛烈攻击的无疑是自己麾下的士兵。

    而毋庸置疑,此战结束之后,无论胜败,损失最大的也是自己。

    陶商也是人,他也有属于他自己的私心——作壁上观、不要脸躲仗打的事他干不出来,但抛头颅洒热血,甘于流血牺牲奉献成全他人功绩的事,对不起……谁爱干谁干吧!

    陶商此刻不指望华雄能够退兵,不过凭借此空城之法让华雄心有疑虑……只要能他疑虑一会稍缓攻城,等到曹操和刘备的支援一到,徐州军就不用独自硬抗华雄军的攻击了。

    当然,陶商敢出此策,也不是他随便瞎想乱寻思的——毕竟历史上曾有前车之鉴。

    同样是诸侯讨伐董卓时期,原本的历史上,江东猛虎孙坚也是在就用这一招空城之法吓退过董卓军。

    当然所谓的空城之计,并不是指完全给对方展现出一座没有人的城池,而是表现出己方面对势大的敌军并无任何慌张之色,进退得法,犹似自然。

    而没有人的城不叫空城,叫鬼城。

    不过历史上孙坚对董卓军使用这招的时候,是因为他的名声太响亮了,不由得敌方不顾忌,不退兵……

    换成陶商,陶商自问并没有孙坚那么强势的用兵手段,也没有‘江东猛虎’这四个字的赫赫威名,让华雄退兵未免有些太扯……但只要他能稍稍犹豫一会,给曹,刘支援自己的时间……在陶商看来,便是足够了。

    ……………………

    西凉军阵前。

    华雄果然是有些犹豫了。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华雄勇武果敢,以刚猛威震西州之地,面对陶商这种黄口孺子,华雄自然不必触他!

    就算是陶商在城中真的有埋伏,华雄也不惧,徐州军的名声在那摆着……

    陶谦一介老朽,在华雄眼里就是个狗屁,至于他儿子陶上上陶下下,连狗屁都不如。

    但李肃适才曾言:徐荣那边传回的消息中说,一直没有碰上孙坚的部队,这一点就让华雄有点忐忑了。

    孙坚善于用兵,在华雄所知道的人中,至少能排进前五……他该不会是假意放出自己去对阵徐荣的消息,实则自己却半道转头回来,与阳人城内的守军夹击自己吧?

    这么一想,就不由得华雄不认真考虑。

    见华雄犹豫不定,李肃上前言道:“都督如何不下令攻城?”

    华雄摇了摇头,道:“城内倒是没什么……问题是城外……!”

    李肃哈哈一笑,道:“都督也忒小心了,谅那陶家小子,黄口之辈,何足道哉?纵有计谋,又能掀起多大风浪?”

    华雄闻言哼了声:“我岂会惧姓陶的?只是城中尚有曹阿瞒那贼子!此人当初独身刺杀相国,心怀诡诈,城府极深,再加上孙坚尚无踪迹,有此二人在,再加上那黄口孺子这般淡定……不由本督不防。”

    李肃听了一愣,也有些犹疑了。

    若是说华雄是靠着勇烈以及战功当上的都督,那李肃这个骑都尉纯粹就是靠着侥幸得来的,论耍嘴皮子,他一个顶八个,但若是论打仗,他在华雄面前可是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那依都督之意,咱们就此退兵不攻城了?若是如此,这进军的锐气,可就没了。”

    华雄摇头:“不攻城,那自然是不能的!不过,本督要在此等上一等,孙坚的兵马若在附近,必然与那陶家小子约定时辰……少时若是孙坚不出现,则本督无后顾之忧,直杀入城,屠尽城内军民,鸡犬不留!若是孙坚兵马出来,那本督就先战孙坚,然后攻城便是!”

    李肃竖起大拇指称赞:“都督神算,世所不及也……”

    华雄狞笑着点头,道:“待稍等一时半刻,若是附近确无孙坚接应,看本督把那吃饭的小子脑袋拧下来斟酒!”

    …………………………

    华雄和李肃以为自己研究的明白透彻,却没有寻思到,此时此刻,城内的负责守卫其它城门的曹刘两路军,先后已经赶到了西门助阵。

    曹操和刘备分别赶上瓮城城头,却见城内偃旗息鼓,甲戈藏歇,城门大开不见兵将,而陶商却是在城头竖长案,案上摆放食鼎,一手执长筷,一手执盏……一边吃,一边唰唰冒冷汗。

    这饭吃的也挺遭罪的。

    曹操眼睛一眯,看了陶商的背影一会,然后又仰头看看城门外远处暂时还没有进攻华雄军队,恍然而悟,暗自点了点头。

    刘备神色不变,望着陶商的背影双眸放光,似是颇为感慨陶商临阵造饭的潇洒风姿,微有艳羡之色。

    两人走上前来,曹操伸手一拍陶商的肩膀,却把陶商的酒盏吓得差点摔在地上。

    “谁?”陶商急忙回头。

    看到的却是曹刘二人,随即放下心来,接着一看曹操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道:“孟德兄,你吓坏我了……差点休克。”

    “休克?何意也?”曹操不由好奇。

    “跟死也差不多了!”陶商喃喃道:“你们可不知道,我在这里度时如年,就怕你们俩赶不到……”

    刘备安慰陶商道:“陶公子何必担心,我二人这不是到了。”

    第三十八章 攻城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刘备安慰陶商道:“陶公子何必担心,我二人这不是到了。”

    陶商望向远处,奇道:”华雄这厮不走寻常路,近的北门不打,居然特意绕路来攻西门……你们说他是不是迷路了?”

    曹操闻言哑然失笑:“这个……好像不太可能。”

    刘备赞叹道:“陶公子在万军之前,笑若依然,不惊不慌,直如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实在是让人敬佩。”

    陶商谦虚地摆摆手:“玄德兄见笑,其实我心里很紧张的,只能靠吃饭压压惊了。”

    曹操重重的一捏陶商的肩膀,道:“陶老弟何须过谦,这招虚虚实实,令对方举旗不定,迁延了攻城时间!曹某今日算是跟你学了一手……你且放心,现在这城中之事,自有曹某主持!”

    说罢,便是大步流星的走到城头,喝令传令兵拿过令旗,硬着城头上的劲风,冷厉的注视着远处的西凉军队。

    直到这个时候,陶商似是才在曹操身上看打了一些后世所盛传的那位威震天下的魏武帝的雏形……矮小的身躯此刻显得格外伟岸,令旗在手,昂首挺胸,仿如指点江山,没有一点丝毫的胆怯与做作,一切都显得那么顺风顺水,自然流露。

    陶商现在心中暗叹道……这才是曹操!

    而西凉军中,华雄也似是看出了不对,他虽然隔的距离较远,但阳人城瓮城城头的大概,还是能依稀看的清楚。

    但见此时看到城头之上,不再是那个喝酒吃菜,镇定自若的白衣少年,而是变成了一个身披重甲,昂首挺胸的执旗将军,虽然只是个大概的轮廓,但华雄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曹操去年在洛阳任职的时候,屈膝于董卓帐下,和华雄也是经常见面,所以此时此刻,华雄一眼就把曹操给认出来了!

    眼见西门的守将从造饭少年陶上上变成了中年贼子曹孟德,华雄虽然不明就里,但多少也能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对方的蛊惑——不由勃然大怒!

    本来曹操因为刺杀董卓一事,西凉诸将便已经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特别是这老小子刺杀没成功后居然还在洛阳诸将的眼皮子底下跑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传令兵何在?”华雄高声呼喝。

    “在!”

    “攻坚军在前,冲车云梯次之,给本督肃清城中逆贼!”

    “诺!”

    “咚咚咚咚!”

    随着厚重深沉的鼓声,华雄军的前部前锋军开始向阳人城展开了激烈的进攻,而华雄则是坐镇中军,双眸冒火的紧紧盯着城楼上的曹操。

    曹操面色丝毫不见慌乱,沉稳应对,只是一边挥舞令旗,一边吩咐左右传令兵安排弓弩兵,磊木士族,铁甲军,盾牌兵,以及应援兵的调度和分配。

    陶商则是躲在一旁,仔细的听着、学着、观察着。

    实践是最好的老师,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东汉末天字号第一枭雄在这里身体力行的亲自给陶商上课,怎么能够不好好学。

    “许褚。”陶商转头对着许褚叫了一声。

    “在!”

    “徐州军其它各部由糜芳统领,听从曹参谋的统一指挥,你只管带领虎卫军的将士,好好的给我打这场仗,不求功劳大小,只要锻炼这支强军……孟德兄是个会用兵的,有他在这坐镇,没事!你就好好地指挥虎卫军便是了!”

    “诺!”许褚也不是善茬,适才他站在陶商背后,听到了曹操的各种指令,深深感到这个黑矮子用兵不同一般,此刻听了陶商的吩咐,更加确信无疑。

    ………………

    “鼓吹号角!”

    “呜呜呜!”

    随着西凉军前部已经越离越近,一阵仿佛比之前华雄要求前军进击的角声更加响亮的角声在城内响起,而此声一响,瓮城之内四周其它号角之声则是随之附和,一时间角声仿佛能传遍整个战场。

    一轮又一轮的箭雨伴随着曹操的军令,如乌云密布般的从城头上直射下来,他们目标不是那些搬运攻城车的军士,而是那些穿着简陋,却奋勇无前,扛着云梯奔着城楼跑的攻坚兵卒。

    攻坚军说的好听点是敢死队,说的不好听就是炮灰。

    一轮一轮的箭雨压制着这些攻坚的士兵,将他们射倒,让他们躺下,将他们送入死亡的深渊。

    曹操的做法是最稳妥的战法,在远距离的情况下,先想办法最大程度的消灭掉对方的有生力量。

    陶商看的头皮发麻,虽然经过浮云一战,他已经直接的关注到了战争的残酷与死亡。

    但第二次上的战场,规模明显要比上次大的多,血腥程度也远比那一次要可怕的多。

    世人都道枭雄心狠,可是当一个人天天面对这种血腥场面,天天看着这种生命的消逝与死亡,又如何不会变的铁石心肠?

    阳人城墙之上,曹、陶、刘三家的士兵虽尽皆听从曹操的指挥,而许褚所率领的虎卫军,不过是战场偏师,又打着陶商护卫队的名号,所以曹操也不便直接调动。

    但是许褚却主动将这些士兵,放在了城头最前线,与曹操麾下族弟曹仁所率领的护城军并立而守。

    不错,负责督促守城士卒的战将,正是曹仁!

    眼看着对方的兵马越来越靠近城池,当第一架云梯树立在阳人城上的时候,曹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狠厉的笑容,说是笑容,不如说是撇嘴的好。

    “来吧!都来吧!该我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