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四十一章 斩华雄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逆臣贼子,本督与尔等势不两立!”

    华雄的肩膀虽然已经被张飞刺伤,但悍勇依旧,他不顾伤痛,重新那柄随自己南征北战多年,由凉州金城的工匠以赤铁锻造的斩刀,御马跃跳,当头直向关羽冲杀而去……而华雄身后的几十名贴身护卫亦是悍不畏死,紧紧地随后跟进。

    “铿!”关羽举起青龙偃月刀架住对方势大力沉的一击,两件兵器激撞发出一阵刺耳的鸣响之声,震得诸人耳膜欲裂,很多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此二人的对决之地。

    一招交手之后,华雄两条胳膊酸麻,被震的气血浮动,胸口呼吸困难,几乎都要翻身掉下马去!这红脸汉子是何许人也?居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华雄心中惊骇,不过关羽也是吃惊不小,自打从军之后,此獠应属所遇诸人中武艺最高的一个,他此刻兵败负伤,尚能与自己一招交手而不落下风,可想而知其全盛时期有多难斗。

    二人各自抖擞精神,再次短兵相接。

    斗到正酣处,刘备和曹操都是领着兵马跟了上来。

    曹操和刘备适才在县衙门前打埋伏战时,已经见识过华雄之勇,此刻见其与关羽打斗虽然处于下风,但刀法纯熟已经非等闲可比,不免皆生出了惋惜之意。

    曹操和刘备,都是干大事的人,极有心胸,爱才之心甚重……就算是对华雄这种董卓的獠牙,也是一样。

    曹操看着华雄与关羽的战斗,眼眸中不由放出异彩,沉思了一下,开口喊道:“华雄,你此时大势已去,为何还负隅顽抗?纵然你不要性命,却又何忍让麾下的将士们死伤殆尽?你下令投降,曹某以性命保你的安全!”

    徐州军校尉杨展闻言一愣,小心地转头看向陶商。

    陶商脸色不太好看,低头看了看尚还在手中的简牍,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袁绍的承诺……

    “取华雄首级者,赐麟趾金五百!”

    陶商闭上眼睛,立刻开始抱拳祈祷念咒:“别投降,千万别听那姓曹的屁话……华雄你可千万别投降,士可杀不可辱,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没出息……”

    “曹阿瞒,你做梦!”

    兴许是陶商的祈祷起到了作用,华雄那两只铜铃般大的眼睛杀机绽动,丝毫不为可保全性命的条件所诱惑。

    他一边拒绝,一边把手中斩刀再次高高举起,势不可挡的一招又当头向着关羽砸去。

    关羽不慌不忙地将青龙偃月刀向上一推,看似轻巧实则力沉,轻描淡写地便化解了华雄的攻势,两柄大刀的刀刃砰然撞击,发出一声巨响。

    便见华雄拽着马向后退了一退,身体摇晃,手臂下垂,显然是受了暗亏。

    关羽没有乘势追击,而是收刀矗立于场中,抚摸着美髯傲然道:“若你身上无伤,或可与关某斗到三十回合开外。”

    华雄身为一军主帅,此刻被这么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卒当众羞辱,气的七窍生烟,再加上率领的士兵此刻已经是死伤逃窜殆尽,只余下贴身护卫军尚在困兽犹斗,心中悲凉不甘可想而知。

    即使如此,华雄亦不服气,寒声道:“无名之辈,你狂什么?大不了玉石俱焚就是!”

    说罢打马而上,混战再起……但西凉军的士气已经跌入谷底,耳中听着远处,联军的支援还在源源不断的赶过来,越呼越近,许多人已经准备放弃抵抗了。

    刘备见曹操眉头紧皱干着急,但又无可奈何,再看华雄与关羽斗的正酣,真是员不可多得的猛将,心下一阵惋惜,扬声道:“华将军,曹将军说的没错,你何必要负隅顽抗,牺牲手下那么多的将士?董卓残暴,威逼天子涂炭生灵,人皆愤之,将军何必助纣为虐?岂不知你并非仅是董卓麾下之将,更是汉室之臣!何得如此冥顽,甚不智也!”

    关羽听了刘备喊话,知道自己的大哥也和曹操一样,有意让华雄投诚,随即也不在逼迫,收刀打马驰骋出圈外,静看场中华雄动静。

    华雄与关羽交手,伤口迸裂,脸色变得煞白,牙关直打哆嗦。

    曹操和刘备的话,他一个字没差的全都听到了,也知道对方确实是有诚意让他投诚,只是此举实在是有损为将者的脸面,若是传扬出去,他堂堂相国亲任大都督,领兵五万,血战一日一夜后直接归降了,岂不令天下人笑掉大牙……

    但是此时此刻,事情以无可挽回……自己一身本领,也算是傲视西凉,难道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这小小的阳人城?

    华雄的脸忽红忽白,显然是左右为难了。

    陶商看到这情况,暗道不妙!

    曹操和刘备也不知道是怎么寻思的,有钱不赚非得招降这么个东西,以华雄的身份和傲气,今日纵然降了日后也必然是归附到袁绍或是袁术帐下,还能轮得到你们俩?简直有病!

    你们想给白白给袁绍送人才,自己不要这五百麟趾金……不好意思,你们不要,我要!

    想到这里,陶商大步迈前一步,看着不远处呼呼喘息的华雄,大义凛然道:“华雄,你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曹将军和刘县令都劝过你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你现在放下兵器,去向各路诸侯挨个磕上一百个响头赔罪,或许可以考虑考虑饶你狗命!”

    陶商身边,校尉杨展听的直咧嘴……这哪是劝降啊,分明就是在逼华雄发飙。

    闻听此言,华雄果然是怒不可遏,居然把命门露给青龙偃月刀,撇下关羽,直奔着陶商杀了过去,嘴中还气的怪叫道:“小狗!我让你猖狂!”

    怎奈他面对的不是别人,却是几可称为天下无敌的关羽,还没等扑杀过去,关羽便将刀一调,用刀柄将华雄懒腰挡住,顺势一撇,直接将他投掷于马下。

    “华雄,放弃吧!在关某面前,你挪不出两丈之外!”关羽定定的看着他,不见喜怒。

    华雄的嘴唇不由的直哆嗦。

    突听陶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华雄,你连联军中一个尚无封号的人都斗不过,被人家拿刀柄耍猴一样耍,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是大都督?我要是你,跳楼自杀都是轻的……你好好看看你身边的将士们都是什么下场!”

    华雄闻言愣住了——周围的惨叫怒吼,还有兵刃的激响,仿似一下子都隐没在这片死寂的场地里。

    他满是鲜血的脸庞上微露倦意,眼眸中全是深深的绝望。

    “八尺男儿岂能苟且偷生?曹阿瞒,你赢了,我华雄愿赌服输,绝不求饶!”

    第四十一章 斩华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八尺男儿岂能苟且偷生?曹阿瞒,你赢了,我华雄愿赌服输,绝不求饶!”

    说罢,便见这个跟随董卓久经沙场的猛将将手中的斩刀反转,横向着朝自己的脖颈子上抹了一刀。

    血花飞溅了在了半空,挥洒着扑向了整个街道。

    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却是曹操,刘备,乃至于关羽都始料未及的。

    众人默默的看着这名威震西州的猛将殒命沙场,不由感慨万分。

    良久之后,便见刘备叹气摇头:“可惜可惜,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华雄也是凉州的威武雄壮之士,可终归却因为跟错了主人,而落到了这步田地。”

    曹操亦是点了点头:“董卓作孽,危害苍生,华雄乃董卓下属,又是凉州边塞之人,只懂得为主尽忠,却不懂大义,说来也怪他,但也怪不得他。”

    关羽摸着长髯,眯着眼没说话,却见陶商走了过来,将酒囊向着关羽一递,道:“云长兄威武,顷刻间便逼死了华雄!来,关将军请喝,此酒尚温!“

    徐州军的校尉杨展跟在陶商身边,亦是道:“今日一战,云长公温酒逼死华雄,日后必将名震天下!”

    关羽转头看着陶商,缓缓地道:“逼死华雄的,好像不是关某吧。”

    陶商依旧是那副谦谦君子相,柔声道:“效果都一样的。”

    关羽没搭呛,拔开酒囊仰头喝了一口,皱了皱眉:“这酒……怎是凉的?”

    “啊?是吗?那是他们忘了烫了……没关系,凉酒能整死华雄也一样流传千古。”

    关羽闻言眼皮子直跳。

    这时候曹操和刘备走了过来,曹操一扬眉,笑着道:“陶兄弟可以啊,这三寸不烂之舌着实震慑古今,三言两语逼的华雄自尽……苏秦张仪亦不过如是吧。”

    陶商谦虚的摆了摆手:“孟德兄过赞了,小子愚钝,不通兵法,只能稍稍尽点绵薄之力而已。”

    曹操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刘备和关羽,半晌之后抛出了一个略显尴尬的问题。

    “这战功应怎么向盟主汇报?”

    一句话正好说到了点上!若是论破华雄的功劳,曹操,刘备,陶商三方皆有功,但这斩华雄的功劳应报给谁,却是不好说。

    曹操问出此句,自然是知道自己只占筹谋之功,没有斩将之功,打败华雄的人是关羽,但适才陶商插了一杆子,逼的华雄自杀,若是陶商执意要求占功,这事就有点难办了。

    于是索性把问题抛出来,让他们自己决定。

    刘备闻言犹豫了。

    斩杀华雄,若是传将出去,则必然威震天下,声名大燥,但陶商军确实也立了不少功劳,虽然他刚才出言逼死华雄是比较多余的……但毕竟做都做了,不能否认功绩。

    “陶公子,这个……”

    刘备刚一开口,便见陶商急忙道:“玄德公,小弟不才,适才只是随意说说,战场之上哪能以口舌论输赢,自当以战功论胜负,斩华雄之功劳,恕小弟万死不能相受!”

    说罢,冲着刘备深深一鞠躬,代表绝不接受。

    这一下子,倒是把刘备弄懵了,刘备本来以为陶商占着是诸侯之一,大州刺史之子,定会与自己这县城小吏争功,但不曾想此子居然如此谦恭虚让,颇有大家之风。

    这孩子实诚人啊,是个小君子……果然不错。

    眼见陶商如此,曹操便出来打圆场,笑道:“既然如此,那玄德公就不必过谦,云长之功,众人皆看在眼中,我看就依照陶老弟之意,报斩华雄之功给云长便是。”

    刘备闻言局促了一下,偷看了下陶商,见陶商满面平静,并无不悦之色,心方才放了下来,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备便代二弟谢两位谦让之德了。”

    陶商连忙道:“不敢不敢。”却偷眼向身后的杨展使了一个眼色。

    这杨校尉果然是个有脑子的,刚才战场之上,他就已经大概了解陶商想要什么,此刻见了陶商的眼神,哪还会不明白,赶忙道:“末将杨展恭喜玄德公,云长公得此战功,此一战后二位必将名扬天下,且还能得到盟主的五百金赏赐……着实令人既羡且佩!”

    赤裸裸的挤兑人啊。

    刘备一听这话,忙道:“备和二弟,已经虚得战功,岂敢再吞盟主赏赐,陶公子实则亦是有功,若不嫌弃,备愿以盟主的赏赐相赠,以表寸心。”

    陶商心中给这杨校尉竖起一根大拇指。

    这小子,是个懂事的……可堪大用。

    陶商对刘备笑道:“那怎么好意思。”

    刘备急忙道:“陶公子,必须要得,不然岂不是陷备于不义。”

    陶商犹豫了一下,半晌之后方才缓缓开口道:“那我,就先替玄德公,保管保管?”

    刘备连忙点头道:“行,你保管,你保管。”

    又客套了几句,几人便暂时分别,各自令着人马去打扫战场,收缴军械。

    乘着刘备走远,曹操悄悄走到陶商身后,笑道:“陶老弟,心眼挺贼啊,五百麟趾金呢,要不要曹某帮你也保管一半?”

    陶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