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四十三章 虎牢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华雄被斩杀、孙坚被徐荣击败、董卓军退守虎牢关、袁绍和袁术的叔叔太傅袁隗被杀,二袁悲从中来,汇集主要的几路诸侯,兵发荥阳,直取虎牢关,誓要斩杀董卓,为袁隗报仇。

    一连串的事情接憧而来。

    虎牢关的城头上,两个身穿坚硬甲胄的将军正俯身在城墙垛上,望眼观看着远方的大地。

    这两个人一个身材高大,膀大腰圆,浑身黄铜金甲,头上戴虎头盔,满面的虬须胡子,年纪颇大,犹如一只猛虎,正是董卓。

    而董卓身边的那个人,戴着紫金束发冠,棱角分明的脸庞,红色锦缎配着亮银色铠甲,身后还是川蜀的蜀锦红袍,生怕别人看不着他似的……不过别看他身上的服饰红彤彤火艳艳,但他的脸,却冷得如同冰川一样,仿佛是一尊不会笑的冰神。

    正是吕布。

    如果说董卓是一只伏地待发的猛虎,那吕布就是一头性格高傲,冷厉弑杀的独狼……一头连猛虎也不敢轻易触怒的独狼。

    猛虎和独狼,此刻正站在城头上,遥遥地看着远处的虎牢关外,那些林立的营寨。

    那是今天刚刚才驻扎在虎牢关外的营寨,是这群背叛他董卓的混蛋诸侯们所设下的壁垒!

    董卓恨不得把那一片片的帐篷,全都团巴团巴放在嘴里咬碎了,然后再吐在地上,狠狠的踩上两脚,最后再啐上一口!

    “这些天杀的贼子!叛军!逆臣!猪!狗!他们怎么都不去死!”

    董卓恶狠狠地咬牙切齿,说话的狠厉劲,一不小心都容易咬到舌头。

    相比与董卓的暴怒,吕布却波澜不惊,显得冷静的多……或者说冷静两个字并不适合他,只能说他的表情很冷。

    “杀尽便是。”

    董卓转头看了看吕布:“十多路诸侯,几乎二十多万兵马,兵多将广,怎么杀?”

    吕布的声音冰冷刻板:“杀领头的。”

    “哈哈哈……说得好。”

    董卓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吕布的肩膀,道:“奉献,华雄被斩,三军士气低落,老夫派你择日出战,跟众诸侯们斗将一阵,杀他几员大将,涨涨我军中士气!如此,这虎牢关,方才好固守!”

    吕布拱了拱手:“诺,明日就领兵出征!”

    董卓嘿了一声:“不急,老夫想要斗将涨士气,谅那袁本初又如何不是?他想要胜一阵的心,只怕比老夫要强烈的多……奉献你就先在关内好好地休息调养,什么时候等众诸侯等不及了,自己过来邀战,咱们就什么时候跟他打便是!”

    ***************************

    果然如董卓所说,此刻集聚在虎牢关前的众诸侯正在进行激烈的进行着争辩。

    袁绍坐在主位,高声言道:“诸位!我军此刻已经打到荥阳,虎牢关艰险,若是不斗将一阵,增长士气!如何能攻的下这座雄关?”

    话音方落,公孙瓒阴沉着脸站出来道:“盟主此言差矣,谁不知道,虎牢关内,并州狼骑乃天下精骑,更兼西凉铁骑亦在此处,天下两支最善战的骑兵皆陈于关内,盟主不攻城,反倒是要布阵斗兵,岂不是白白送死?”

    袁绍的脸色瞬时变得有点发青。

    河内太守王匡连忙站出来打和事佬:“伯珪,这话就说差了,盟主何时说斗兵了,是要斗将……”

    “有什么不一样吗?”公孙瓒气恼地道:“现在虎牢关内的人是谁?是吕布!斗将,不是我瞧不起你们!在场诸位谁能在吕布手下走三个回合!我即日头颅奉上!”

    公孙瓒性格豪迈,但也偏激,容易得罪人,他这话一说出来,帐内众人都有点不太高兴了。

    吕布骁勇异常,英勇无敌,当年在丁原帐下任骑都尉的时候,众人就颇有所闻,只是知道归知道,话不能当着面这么说,你可以说吕布难对付,但你拿项上人头赌博这么多人都战不过吕布,这不是摆明了撅所有人的面子么?

    曹操却是站了起来,沉声道:“伯珪此言虽然符合实际,但却忽略了一个重中之重的重点,怕是会为董贼所乘。”

    公孙瓒仰起头,颇不服气:“某家纵横塞北多年,若论朝堂之事,孟德强于某,但若是论两军阵前,只怕还是某家强于孟德!刚才所言,句句肺腑,我自认为没有什么疏漏之事。”

    曹操并不气恼,反倒是心平气和,看的陶商心中暗暗赞叹……姓曹的修养是真好啊。

    “公孙兄,董卓的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驰骋塞外,天下难敌,但洛阳的南北禁军和羽林军却是能征惯战,准备精良的善守部队,是我大汉朝最精锐的都城护盾,昔日这支兵马尽在何进大将军掌握之中,值董卓入京之际,何进大将军为宦官所海,车骑将军何苗亦是被吴匡所杀,便宜老贼兵不血刃,尽收京城精锐于麾下,我与本初在洛阳任西园八校尉时,亦曾统领其中一支,其精良非诸侯郡守军马可比,”

    听了这话,众人终是恍然大悟,而公孙瓒亦是露出明悟之色。

    曹操顿了顿,继续道:“虎牢关坚固,若是强攻,洛阳南北军装备精良,且各个精锐,如何轻易打的下?所以,只有野战,方是上善之策!”

    公孙瓒虽然知道错了,但依旧不服气,此乃是性格使然,此人虽然豪侠,但心胸并不宽广,即使知道曹操说得对,剧理耍赖也要争辩三分。

    “如孟德所说,洛阳京城的守城兵马可惧,那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就不可惧了?”

    曹操也不生气,笑道:“不一定非要和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打嘛。”

    公孙瓒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却见陶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出言道:“孟德兄的意思是,终归又是唠回了袁盟主刚才所言的初衷么。”

    第四十三章 虎牢关-->>(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公孙瓒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却见陶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出言道:“孟德兄的意思是,终归又是唠回了袁盟主刚才所言的初衷么。”

    袁绍一听陶商把话扯回到自己身上,不由得一愣。

    “我的……初衷?”

    陶商轻轻一笑,年轻的脸庞显得很是青涩:“盟主适才不是说,要斗将吗?”

    “斗将……斗将……”袁绍眨了眨眼,猛然双手一拍,起身道:“对啊!袁某一开始就说,虎牢关外叫阵,与董卓关外比将,比他几阵,挫伤老贼锐气!如此方好进攻!”

    公孙瓒抿了抿嘴,嘴还是很硬:“那可是吕布……”

    曹操笑着道:“比起西凉铁骑和洛阳禁军,如果仅仅是对付吕布就可以解决的话,已经很便宜我们了。”

    众人亦是纷纷点头,出言表示赞同。

    袁绍见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生性使然,颇为得意的用目光瞅了公孙瓒一眼,顺便还扬了扬眉毛。

    陶商看见了,不由得暗叹口气……这姓袁的,仗着家世好长得帅,就如此能嘚瑟,如此作态,那公孙瓒小心眼以后还不得恨死你了。

    公孙瓒脸色不善,却也无可奈何,悻悻的坐下。

    袁绍转头望向众人道:“各位,请先各自回营,安排兵马将领,整军待战,两日之后,齐集兵马陈列虎牢关,我要和董卓老贼还有吕布,好好地比一比高低!”

    “诺!”

    ………………………………

    回了自己的帐篷,陶商把帐篷的帘子一放,来到临时搭建的木制简易床榻下,从里面拉出一个大箱子,一打开,顿时金光灿灿,几乎要晃瞎了自己的狗眼。

    这里面,是在糜竺那里‘借’来的和拿华雄首级在袁绍那里换来的,可以说是陶商目前所有的家当。

    “”

    也是相当值钱的一笔家当。

    这个时代没有银行,东西只有随身带着才放心,虽然有些麻烦,但却是最安全的做法。

    贴身家当离了身,陶商会睡不着觉的……

    “大公子!”

    随着一声高喝,许褚和糜芳掀开帐篷的帘子,大步流星的走进了陶商的帐篷内。

    “啪!”陶商急忙随手把木箱子合上,机械性的缓缓转过了头,脸色很是不善。

    “谁让你们不打招呼就进来的,你们知不知道‘礼貌’这两个字怎么写?”

    许褚伸出手,在空气中胡乱笔画了几下,最后摇了摇头,叹道:“‘貌’字不会。”

    陶商气的直咬牙。

    糜芳则是鬼头鬼脑的将头探到陶商的肩膀上,犹如两岁好奇宝宝一样渴望神情的盯着陶商紧紧摁着的那只大木箱子……

    “你干嘛呢?”

    “没干什么。”陶商撒谎撒的怡然自得,几乎毫无破绽。

    问题是糜芳跟了陶商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表现的格外聪明,大大有失平日的水准。

    “不对!你这箱子里肯定有猫腻,打开让我瞅瞅,藏了什么好东西?”

    陶商两只细眼微微眯起,声音依旧是那么和蔼谦虚,但明显多了防备和紧张。

    “滚开,这是我父亲从徐州给我邮来的密信,里面都是徐州高层的内部决议,依照你目前的身份,恐怕还没有资格观看。”

    糜芳诧然的看着陶商,双眸中全是疑惑和不解:“你父亲,给你的密信?”

    陶商郑重的点头强调:“我父亲给的密信。”

    糜芳挠了挠头,不解地道:“送密信送一大箱子……咱徐州有这么多秘密?”

    陶商的脸色有点发黑:“我爹想我,话多,写一箱子,很稀罕么?”

    糜芳恍然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得亏你解释了一下,要不然,我还以为里面是钱呢。”

    陶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