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四十七章 虎痴扬名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虎牢关下,吕布连受张飞、关羽、许褚三大猛将的轮番奋力搏杀,此刻已经是接近强弩之末。

    面对凶悍如同猛虎一般的许褚,这位有着飞将之称的吕布,平生第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贼子看招!!”许褚斗到酣畅处,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将虎头巨刀一横,全身肌肉绷紧奋力一伦,一招横扫千军如卷席,直奔着吕布打出。

    这一击若是换成平时,吕布想要避开至少也有三五种办法,但他此刻已经被打的头晕目眩……说白了就是已经被打傻了,面对这雷霆一击,也只有硬挡一途。

    方天画戟刚刚竖起,虎头巨刀便已是挥舞而到,两相交击之下,激的吕布终究没有憋住,一直压着的鲜血从嘴中狂吐而喷。

    鲜血绚烂。

    还没等到吕布得到片刻喘息,一片排山倒海的刀影又紧接着接憧而至。

    吕布被打至吐血,联合军这边顿时士气大增,所有将领和士卒都是山呼海啸一般地挥舞着兵器,大声欢呼:“威武!威武!威武!威武!”

    联军正中阵,袁绍在战车上猛然站起身来,双眸炯炯有神地盯着中场间的酣战,喜道:“此将乃是何人也!?”

    有认识的随即对袁绍禀报,此乃是徐州军陶商麾下的将领,许褚。

    “好!好个许褚!甚是了得!”袁绍欣喜地拍了拍手掌,又继续道:“传令擂鼓助威!务必要此一阵拿下吕布。”

    虎牢关上,吕布的颓势董卓等亦是已经看到,李儒面色惨白,急忙对董卓道:“相国,还是速速鸣金招都亭侯回关吧,奉先的性格高傲无匹,若无鸣金,断不会自行归阵丢了面皮……但若是再这么斗下将去,只怕都亭侯有失,届时累了三军锐气!这虎牢关可就是真守不住了。”

    董卓闭起眼睛,寻思了一下,似是极为不甘。

    少时……

    “罢了!”董卓虚弱地挥挥手,疲惫道:“鸣金吧……再派遣将领出关接应奉先。”

    虎牢关上,鸣金声终于响起。

    “叮叮叮叮叮!”

    这清脆的鸣金声传到了吕布的耳中犹如天籁福音!

    吕布强忍住嘴中的第二口鲜血,奋起最后的余力将画戟一挥,逼开许褚,接着一双狼目恶狠狠的瞪视着他,嘶哑着道。

    “匹夫,汝叫什么?”

    许褚将战刀一横,大马金刀地矗立原地,吼道:“某乃谯县许褚也!”

    吕布阴阴一笑:“许褚是吗?好,好得很!本将记住你了!匹夫,今日这笔账日后早晚跟汝算清。”

    说罢,用力一夹双腿,胯下四风赤兔马如同一阵火红的旋风,飞驰奔虎牢关而去。

    “想跑?”

    许褚哼了一声,纵马亦是直追!

    却见虎牢关中已是派出一支接应军马,但不知为何兵马极少,且还都是步兵,领头的将领亦是只有一人。

    袁绍也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急令中军擂鼓传令,中军帅旗挥舞,催动各部先锋士卒进行追击。

    诸侯军两翼处,有兖州刺史刘岱和山阳太守袁遗的两路骑兵,率先而动,随着许褚直奔着吕布的后方而去。

    许褚追赶吕布,来到关下,却见那支步兵已然在两员将领的率领下拦住了自己的去路,许褚抬眼扫了那些步兵一眼,不知为何,心中猛然生出一丝警戒之意,急忙勒马,仔细的观察那支拦路的步军。

    率领步军的将领,国字脸,横重眉,短髯须,面貌清澈随和,看着不似武将更似文人居多。

    那将领见许褚骤然停马,仔细的审视着自己身后的这支步兵,颇有疑虑之色。

    那将领见许褚如此表现,不但不讽刺他,反而不由的衷心点头,赞叹道:“好眼力!”

    就在这个时候,山阳太守袁遗的骑兵先头军骑兵已经赶到,直奔着那支步兵而去,那领头的儒雅将领也不着急,只是将手中长枪一抬。

    便见这些步兵迅速列阵,每十个一组,背部相抵,合成一个个一致对外的方圆静列原地,手中长枪高高抬起,对着那些骑兵的马上将进行极有节奏的攻击。

    “杀!”

    刷刷刷……

    “杀!”

    刷刷刷……

    “杀。“

    第四十七章 虎痴扬名-->>(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杀。“

    刷刷刷……

    随着整齐的呐喊,长枪都在同一时间齐齐向着高处刺出,而每一次刺出必然也会伴随着马上的人落下,只要是被刺中的骑手,便都是命中要害,即刻死亡,没有一个需要进行补刀,可见这支步军的眼力之精、下手之毒。

    “善打骑兵的步卒……”诸侯阵中,陶商看着那支人数精少的步军部队,心下若有所思。

    见到了这支步兵的勇猛可怕,饶是许褚也不敢近前,那些步兵在地上扔下了一片骑兵的尸体,然后在那将领的率领下,缓缓断后退兵进入关内。

    “尔乃何人?所率步军为何阵?”许褚扬起嗓子冲着那将领喊话。

    那儒雅将领不慌不忙,回道:“在下高顺,麾下步军乃刚刚操练而成,号陷阵营,将军今日挫败都亭侯,日后必将威名大振,你我后会有期!”

    说罢,便即收兵回了关内,联军打赢了吕布,但追击的骑兵在高顺和陷阵营手里却折了一阵,也是不敢再追,随即也是收兵回营。

    此一战,张飞、关羽、许褚尽皆扬名天下,但比起关羽和张飞,虎痴许褚的名声却是扬的最为响亮,毕竟,经此一战,这大汉成为了整个大汉朝第一个一对一正面挫败吕布的人……虽然是捡漏得来的。

    当夜,袁绍扬言大宴诸人,设席款待众诸侯,其中被列为座上宾,被众人所推崇的自然是张飞,关羽,许褚三人,特别是许褚,凡是能搭上话的,几乎每一个都要跟他喝上一盏,这汉子原先哪见过这等阵势,施施然喝将起来,甚有来者不拒之意。

    陶商还是一副谦谦君子,好好公子的样子,找了一个犄角旮旯坐了,不希望有人来打扰自己,自斟自饮,自娱自乐。

    但越不想被打扰,越偏偏有人来惹人烦。

    “陶公子。”刘备一脸祥和,端着酒盏出现在了陶商面前。

    陶商心中一阵发虚,额头上也开始冒虚汗。

    哎呀,给这家伙忘了……忘了跟他解释了。

    “玄德公,今日白间之事……”

    “嗨。”刘备笑着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备忧虑再三,没敢轻易出战,险些放跑了吕布误了大事,幸陶兄弟你颇有眼界着实,急令部下出战方能挫败吕布,不然,只怕刘备无颜在联军中立足矣!”

    真的假的!陶商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惊呼,刘备这家伙,未免额忒厉害了一点吧,自己算计了他,抢了他的功劳和名气,他不以为意,反倒是给陶商找了借口,主动给陶商台阶下……

    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胸襟气魄和手腕社交!

    厉害啊……

    “玄德兄谬赞了,小子愧不敢当,都是为了国家大事,玄德兄若能不计前嫌,则小子心甚安矣。”

    刘备呵呵一笑:“多大点事,备还不至于这般鸡肠肚量,今番整讨董贼,令备感到,最大的收获便是认识了陶公子和曹将军,若是有缘,日后希望能再得相见!”

    最好别见,陶商心中暗自嘀咕。

    “玄德兄,今日方方不过败了吕布一阵,距离战败董贼,解救陛下,尚还需努力,怎么听你这话,好像要撂挑子不干了一样?”陶商吖了一口酒,笑问刘备。

    刘备长嘘口气,看着帐内彼此敬酒,欢呼畅饮的众诸侯,摇头叹道:“也就这样了……”

    陶商眉毛一挑,他心中虽然明白,但却还是装出一副谦恭的样子,问道:“玄德公此言,何意?小子不甚明白。”

    刘备摇了摇头,叹气道:“诸侯之心,不在陛下,今日虎牢关小胜,就摆下这般大宴,却无人有异议,摆明了就是不想继续进兵了……”

    陶商伸出筷子夹了一口菜,沉默不语。

    刘备的眼中闪出几丝落寞,道:“却也难怪,若真是打进洛阳,天子之尊,又当如何,上有袁氏兄弟,下有列侯,虎视眈眈,心中尽有算盘,若果真如此,还真不如不打进洛阳来的较好。”

    陶商抬手将最后一口酒喝完,道:“玄德兄,人生在世,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够阻拦的,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有些事就得看开,顺天命,识时务。”

    “好一个顺天命识时务。”刘备笑着点头赞许:“陶兄弟比我小了十多岁,见识和心智却比备多了许多,凡事倒是都看的挺开的。”

    陶商干笑道:“没办法,受的委屈太多了,慢慢不想看开也看开了。”

    刘备也陪着陶商笑了一会,这两个人躲在角落里,似是显得极为开心。

    少许片刻,刘备忽然开口道:“陶兄弟,问你一件事……此番讨董,若事不济,贤弟当往何处去?又想做些什么?”

    陶商扬了扬眉毛,慢悠悠地道:“玄德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问别人话之前,不是应该先叙述一下自己的情况么?……你打算怎么做?”

    刘备呵呵一笑:“备和你不一样,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基业,仅有平原县府弹丸之所,还是承公孙兄荫罩馈赠,所以对备来说,去哪都一样……至于要做的事么,天下大乱,备愿以德救天下,以仁救天下苍生,当无有不应者。”

    陶商闻言,恍然地点了点头:“以仁,以德……”

    刘备笑着道:“陶老弟你呢?”

    陶商谦逊地笑笑:“我没有玄德公这么大的格局和肚量,我做事比较务实,天下纷乱,百姓流离,耽误之急是解决温饱,解决生活,陶某若能做到,愿富天下苍生,当无有不应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