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六十八章 只救一半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雄性动物在雌性动物的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用以作为吸引雌性的手段,这是生物界很普遍的一种规律,属于天性。

    而在高智商的人类社会里,这种生物行为普遍被老百姓称为“装犊子”亦或是“装蛋”。

    陶商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即使对方是一个美女,他也不愿意装蛋。

    在后世的社会里,男人在女人面前装蛋很伤的,装不成伤尊严,装成了伤身体,而且过程中还很容易伤钱。

    大家第一次见见面,不是很熟好不?

    “姑娘实在高看在下了,陶某手无缚鸡之力,现在要是冲到场间抢人的话,只怕不但救不出公卿,还会被西凉军拿乱箭‘哒哒’成肉泥……”陶商的话说的非常诚恳,毫不掩饰。

    貂蝉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印象中,她好像第一次见到用这种方式自谦的人。

    “公子误会了,在下没说让公子杀入阵中去救人,而是想请公子想想办法,最好是用计……”

    陶商的剑眉微挑:“姑娘这话真是折煞在下了……其实还不是一样,董卓老贼虽然残暴,却也是心思诡诈,多有谋略之人,在场的诸公都不做不到,我哪有什么计策能哄骗的了他啊。”

    貂蝉闻言,唇边的微笑慢慢消失,她抬起素首,杏目如流波般在场间流转,面露忧愁之色。

    “陶公子,你不知道,这朝堂中的公卿,有许多人是一心扶汉,欲挽救江山于倾颓的忠贞义士,若是折在了这里,未免太过可惜……如今大汉朝廷风雨飘摇,朝中的股肱,或许就是这汉室的最后一丝希望……”

    陶商看着面露忧愁之色的貂蝉,开口安慰她道:“忠贞义士,有时候该折的也得折……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姑娘,不知道有没有人教过你壮士断腕的道理?”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在自己的恳求下依旧无动于衷……貂蝉突然感觉自己很失败。

    半晌之后,却听貂蝉又再次柔声道:“陶公子,令尊和那些人也算是同僚,他老人家若是在此,会怎么做呢?“

    陶商皱眉仔细地思索一会,道:“不知道,或许……依我爹的性格,应该是替他们烧一柱高香吧……”

    貂蝉气的想打他。

    “公子,他们若是被董卓胁迫至长安,日后必遭荼毒,只怕我义父也会寝食难安……”

    陶商无奈地长叹口气,苦笑道:“貂蝉姑娘,我不明白,这么多厉害的人物在这,你为什么非要拽上我来解决这个问题……董卓有数万人,他若真要抢人,你看我细胳膊细腿哪里拦得住?”

    貂蝉明眸定定的注视陶商的脸庞,说道:“因为你适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差点丧命的我,小女子虽从不信命,但适才那一刻,小女子觉得这是天意。”

    陶商:“………………”

    这就是女人,不可理喻的女人,当有科学理论解释不清的东西在她眼前发生后,她们一般就喜欢把这类事件归类为缘分或是天意。

    半晌之后。

    “貂蝉姑娘,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求人是要出彩头的?”陶商出言试探道。

    貂蝉闻言奇道:“什么彩头?”

    陶商向貂蝉举例子道:“比如说,五铢钱啊、麟趾金啊、马蹄金啊、玉器啊、绸缎啊、蜀锦啊……诸如此类的。”

    貂蝉闻言恍然而悟,接着用手轻轻地掩着嘴角,笑道:“公子说的这些,小女子都有。”

    陶商的两只眸子顿时亮了!

    不愧是王允的义女,当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还以为她就会哭呢!

    “姑娘此言当真?”

    貂蝉又恢复了适才妩媚的笑颜,额首道:“自是不敢欺瞒公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可以试试……”

    “真的?”一听陶商开口答应,貂蝉恍如如花儿般绽放一样:“小女子就知道陶公子你有办法……”

    “但是……!”陶商伸出一只手,摆了摆道:“先说好了,我只是说试上一试,并没有说一定会成功的……就算是成功了,我也只能是救一半。”

    第六十八章 只救一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是……!”陶商伸出一只手,摆了摆道:“先说好了,我只是说试上一试,并没有说一定会成功的……就算是成功了,我也只能是救一半。”

    貂蝉愣了片刻,睫毛忽闪忽闪了几下,疑惑道:“救一半?”

    陶商点头道:“不错,救一半,”

    说罢,却见陶商已经转马,来到了另外一头的曹操和王允身边。

    “王司徒,孟德兄,我有一法,或可救场内的朝臣公卿。”

    曹操闻言一呆,王允则是顿时精神一振。

    “娃娃,你有办法?”

    陶商点了点头,谦恭道:“晚辈的办法,不一定会管用……而且就算是成功了,也只能救一半朝臣出来。但若是诸位暂时想不到其他的办法,或许可以让我试试。”

    “救一半?”王允和貂蝉的表情一样,也呆滞了。

    要救就全救,救一半算怎么回事?

    曹操却是没管那一套,忙道:“不管是什么方法,能救一半是一半!贤弟有何妙想,尽管去试试!”

    得到了曹操的允许,陶商又转过头对王允说道:王司徒,丑话可说在前头,晚辈这方法若是成功了,待会你可不许抽我……也不许骂人!”

    王允闻言更是不解了:“你能救人出来,老夫感谢你还来不及呢,骂你作甚?”

    陶商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话现在是这么说,但一会司徒您未必就是这个态度了……总之你需先答应才行。”

    王允虽然不解,但此刻也顾不得其他:“老夫答应你了,全都答应你,你快快去救人便是!”

    陶商这才放心,随即转过头对曹操道:“孟德兄,劳烦你打开军阵,弟需得跟董卓老贼说话。”

    曹操虽然不明白陶商搞什么名堂,但对于这小子的急智,曹操一直以来还是颇为欣赏的。

    “好!贤弟想做什么,放手去做便是,我让元让、妙才贴身保护于你!……来人,传军令,打开军阵,让陶公子与董卓说话!“

    “咚咚咚咚咚~~!”

    联盟军阵中,响起了一阵密集的鼓声,引起了董卓一方的注意力。

    董卓挪动硕大的身躯,从战车上缓缓地站起了身,眯起眼睛望着对面的军阵。

    只见联军正军居中的盾兵方阵,人群忽然向两方诺步移动,少时便打开了一个不大的缺口,而一个身穿轻甲,面貌俊秀儒雅的年轻公子则是缓缓地打马而出,他的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两名持枪的将领护持,守卫颇是森严。

    出来的年轻公子正是陶商,他的身边,一左一右跟着的是曹军的军司马,夏侯惇和夏侯渊这两位勇武之士。

    “徐州刺史治下,西征军监军陶商,请董相国出阵答话。”

    陶商的喊声并没有因为距离远而听不清,只因双方将士在列阵之后,一直都是鸦雀无声,谨慎地盯着对面的彼方,更兼此地两旁有重山窝谷,回声浓厚阵阵,倒是一个两军战将隔场喊话的绝佳场所。

    董卓闻言似是来了兴致。

    “哦~~?!哈哈哈,关东诸侯的阵中,居然有人要与老夫说话?这倒是有点意思,这小子是谁啊?”

    李儒对关东军军情军势了如指掌,闻言回道:“徐州刺史陶谦之子,陶商,此番乃是代表其父,前来参加会盟。”

    董卓恍然地‘哦’了一声,点头道:“陶谦老匹夫没甚能耐,仗打的一般人也不太会管,一天天还老琢磨些诡计邪道的暗中与老夫作对,不成气候……不过那老匹夫生出来的儿子倒是胆儿挺肥的,敢来跟老夫在阵前说话?年轻后辈,是不是不知晓老夫是什么脾气?“

    李儒不似董卓这般好心情,道:“相国,谨防有诈。”

    “嗨!”董卓一摆手,道:“有诈便有诈!老夫还怕他怎地?这小子今日出阵应是有所计较……也罢,此刻僵局未开,老夫闲来无事,便会他一会又能如何?开阵!”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