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七十一章 回 军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王允在后阵,看着一个个进入到己方阵营的满朝同僚,不由的老泪纵横……说不上是伤心的还是被陶商和董卓联手气的。

    短短几天的时间,这些朝中公卿的生活仿佛从天上掉到了地下,不但离开了自己事业的发源地洛阳,更是几经战乱之祸,颠沛流离之苦……在鬼门关前来回晃荡了数遭。

    高官厚禄,权力朝堂,那些东西仿佛都成了过眼云烟,连日来朝臣们在迁移的过程中见到了太多的战乱,太多的死亡,太多的鲜血,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平平安安的活着,活着离开这充满着是非的修罗战场。

    进入了诸侯阵中的诸位大臣们各自下了马车,有的激动有的寡言,有的彼此安慰,有的相互庆祝自己脱离魔掌,有的在感慨天子不能逃出生天,有的则是在担忧那些被董卓带到西凉军阵营的同僚们。

    总之是五花八门,什么表现的都有,足品人间百态。

    当最后一位朝臣走进了五路诸侯联盟军的阵营后,代表着这次平分朝臣的活动圆满的落下了帷幕。

    董卓坐在战车上,看着那些被拉回到自己阵营的朝廷臣工,又看了看对面敌阵里的另一半,眼眸中流露出了不甘的异色。

    “吕布和李肃所率领的北军,还没有到吗?”老贼转头问李儒。

    李儒摇了摇头:“半点消息也没有。”

    “唉!可惜!”听了李儒的话,董卓彻底的死心了,他用右手重重地一捶膝盖,言道:“前军改后军,徐徐而撤!”

    随着董卓命令的下达,便见西凉军的方阵开始发生了变化,后阵的兵马改成前队,押送着一半的公卿徐徐向后方退去,而前部兵马则是依旧面对着诸侯联军,严阵以待,士卒们的脸上充满了警惕之色,防止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敌军突袭。

    见董卓已经安排撤军,陶商对曹操道:“孟德兄,老贼撤军了,咱们是不是也得赶紧撤。”

    曹操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

    “且先不急,贤弟,老贼生性奸诈狡猾,咱们若是撤的太急,被老贼看出咱们心虚,恐有不妙,且先按兵不动,给老贼一个假象,待其先行撤走之后,咱们再慢慢撤退,如此方可迷惑董贼。”

    陶商恍然地‘喔’了一声,不留痕迹地斜眼看了曹操一下……

    还说老贼生性狡猾,感觉你可比他要狡猾多了。

    陶商随曹操返回己方军中,方进入中军的中阵,便听一个充满着压抑怒火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轰鸣炸响。

    “好个陶家小子,这般……这般的诡狡之法,亏你也能想的出来!”

    陶商的耳膜被震的嗡嗡的,急忙抬手揉了一揉,转头看向张飞,无奈道:“张将军这么喊话,陶某的耳膜吃不消啊。”

    张飞讪笑,抬手拍了拍陶商的肩膀,道:“好小子,端的是个有本事的!”

    刘备亦是打马过来,对陶商道:“陶公子临危之际,还能想出这等……这等旁门之法,虽然有欠王道之风,但毕竟还是救下了半数朝臣,若是再继续拖延,一旦西凉军援军至,只怕这大势倾颓,朝臣们也……”

    说到这里,刘备长声一叹,下话没说有,但众人谁都明白,继续拖延别说一个朝臣一个也救不出来,便是五路诸侯们的这些兵马,能不能安然撤走,也是个问题。

    陶商谦虚地摆摆手,连称不敢,突然却看到王允在貂蝉的搀扶下,黑着脸向自己走了过来。

    一看王允不善的脸色,陶商有点冒虚汗了。

    待王老头走到自己的面前,还未等其有所动作,便见陶商抢先一步说道:“事前说好的,不许打人!”

    王允楞了愣,又要张口。

    陶商又急忙道:“也不许骂人。”

    王允的脸变的更黑了。

    原来适才的约法,都是在这等着呢!

    第七十一章 回 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原来适才的约法,都是在这等着呢!

    又过了片刻。

    “臭小子,端的是不为人子!”王允当着曹操、刘备、鲍信等诸多人的面,不好意思自毁前言,只是留下了这一句话,转身颤巍巍的奔着自己的车撵而去。

    曹操和刘备等人不由得莞尔,各自偷笑,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此刻董卓的兵马已经是撤的远了,曹操、刘备、鲍信、孙坚等人亦是各自去传令兵马徐徐而撤,留下陶商在原地摸着鼻梁寻思……

    刚才王允那句“不为人子”,究竟算不算骂人的范畴?……这老头真坏,居然跟我打擦边球,应该判他违规。

    王允气哼哼的回了车撵,貂蝉却是在原地没动,她看着王允的背影,颇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陶公子,多谢仗义相助,虽然你这个相助的方法,有点……有点那个……”

    陶商不置可否地“嘿”了一声,道:“我事先可是说过了,我最多只能救一半。”

    貂蝉闻言点了点头,这女子现在看向陶商的眼神有些奇怪,神情似乎颇为复杂。

    “我义父那个人行为端正,多少可能对陶公子的方式有些不满,但他心里还是感激公子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对公子可能还会有激赏之情,只是面上不好过,故而刚才出言重了些,公子别往心里去便是。但是公子对满朝公卿的大德,小女子敢断言,诸公心中必然都会记得……”

    陶商闻言忙推辞道:“还是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诸公都是股肱之臣,陶某不过是一白身,跟他们我高攀不起,今后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貂蝉闻言颇有些诧异。

    对于陶商来说,借着这个事件,是他眼下跟这些朝中亲贵结交的最好时刻,为什么看他的样子,反倒是退避三舍,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

    陶商这样子不是装出来的,他确实是不想,这些人都是朝臣重臣,有很多又是一方的世家望族之人,他们本人亦或是身后所代表的势力盘根错节,极其复杂……眼下天下形势将会越来越混乱,跟这些人沾染的太多,很容易就会被规划到保皇党亦或是世族党的阵营中,办起事来束手束脚诸多礼法限制不说,一个不小心还会被掣肘制衡。

    世家望族不可不交,却也要分时候。

    至少在目前的这个情况下,陶商还是想保持中立,不掺和到平衡天下各地的政治阵营的任何一方。

    生活吗,有时候简单的可能就是最好的。

    “对了,貂蝉姑娘……”陶商突然冲着貂蝉露出了一个阳光的微笑。

    貂蝉被陶商这一笑弄的似是有些措手不及,脸色登时变得羞红,颇有些手足无措。

    她捋了捋发髻中落在耳边的黑丝,背脊微微挺直,低声言道:“陶公子有什么事吗?”

    陶商依旧是笑的那么温暖:“适才陶某跟你说的那些彩头……你那……”

    貂蝉不敢看陶商的脸,双颊仿佛更红了,低声道:“小女子有……”

    陶商闻言眼眸一亮,忙道:“姑娘把东西放哪了?”

    貂蝉低着头悄声道:“金器细软在洛阳城的司徒府里……小女子临走前匆忙藏好的,怕在路上太过混乱被西凉兵抢了,寻思日后有机会再回洛阳再取不迟……”

    陶商闻言忙道:“那些金器细软,藏在司徒府什么地方?”

    “放在很隐秘的地方……一般人肯定寻不到的……但小女子真心没想到董卓会在洛阳烧房子……”

    陶商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

    这女的……欠拾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