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七十二章 伤 势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五路联盟军的兵马开始回军向洛阳的方向撤退了。

    沿途,曹操命令各部撤军时一定要把握速度,放缓军势,徐徐而行——因为他猜测以董卓用兵之老辣,很有可能会暗中派遣斥候尾随查探虚实。

    虽然董卓带回了一部分公卿回去,但老贼心中必定极不甘心,一旦己方撤离的速度过快,让董卓看出有心虚的成分,以他的果决和狠辣,很有可能会调遣大军掉头追杀,所以不论怎么着急,都要放慢行进的脚步,用撤兵的速度来迷惑董卓。

    对于曹操的安排调度,陶商心中只有两个字的简短评价——聪明!

    五路联军缓缓的撤离,终于在隔日的傍晚,返回到了洛阳城的西郊。

    此时此刻,袁绍以及没有派兵追击的其余诸侯,已经各自率兵冲进了洛阳城,并按照实力划分占据这所汉朝第一城池。

    夺下洛阳,袁绍对外宣称是获得了空前的大胜。

    对此,曹操很是嗤之以鼻。

    张邈麾下的卫兹在抵达洛阳后,与众人告辞回去复命了。

    而曹操则将兵马屯扎在了洛阳的西郊,他本人暂时没有进入洛阳与众诸侯相见。

    鲍信似乎对袁绍的这种行为也颇不感冒,与曹操合兵在一处屯扎。

    刘备颇为顾忌声名,亦是没有进城。

    唯有孙坚在与几人打过招呼之后,率军直接冲入洛阳城内!

    看来这位江东猛虎和其他诸侯一样,对于这座被董卓掏空的空城,也非常的感兴趣,寻思着看看能不能再淘出什么宝贝来。

    整个洛阳西郊的民宅田舍已经被西凉军放火烧为焦土,放眼望去毫无人烟,枯木遍地,田间甚至有累累的露天腐肉焦骨。

    西郊尚且如此的残败凋零,洛阳城内的景象何等凄惨可想而知——陶商实在是没有兴趣去看,无论是上辈子还是下辈子,他喜欢看的东西都是美好和欢快的,看死人……他没有这种受虐的倾向。

    于是陶商便也在西郊安营扎寨,按兵不动。

    营寨安排妥当之后,陶商便与许褚和糜芳去观察在战场中,被救下的徐荣。

    徐荣躺在一座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木榻上堆积着厚厚的棉被和褥子供其休养,但对他的伤却并无多大益处,他的右眼和脸颊包裹着厚厚的白布,气息轻如游丝,露出的一半脸,颜色惨白,极为骇人,嘴唇亦是干裂仿佛被火燎过一样。

    徐荣此刻还发着高烧,处于昏迷状态,浑身的热度犹如烧红的木炭般灼手,滚烫不退,很是骇人。

    两名徐州军的医官正着急忙慌的为徐荣擦拭身体,熬煎汤药。

    眼看着徐荣这幅几乎油尽灯枯的状态,陶商急道:“他的伤如何,到底治不治的好?”

    一名医官擦了擦额头上的汉,对着陶商道:“回大公子的话,伤者已损失一目,面颊受深伤,我等敷药缝合,倒是控制住了流血,只是……只是……”

    陶商忙道:“只是什么?”

    那医官长叹道:“只是这位将军受了如此重伤,体虚羸弱,导致邪气入体,已是患了重症伤寒,伤寒之症本就比较难治,如今他还有伤在身……只怕……”

    陶商等人一听,心不由得凉了半截。

    “只怕什么?”

    “只怕性命难保。”

    东汉年间的医疗条件还是相对简陋的,很多重症根本就治无可治,类似于伤寒这类的病症,在这个年头基本上就跟绝症无异,别说是徐荣此刻身受重伤,身体虚弱,就是好人得了伤寒,能不能治愈尚在两说之间。

    第七十二章 伤 势-->>(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东汉年间的医疗条件还是相对简陋的,很多重症根本就治无可治,类似于伤寒这类的病症,在这个年头基本上就跟绝症无异,别说是徐荣此刻身受重伤,身体虚弱,就是好人得了伤寒,能不能治愈尚在两说之间。

    眼见陶商的脸色不太好,医官急忙道:“大公子放心,小人一定会尽全力用药施救!”

    许褚站在一旁听着,闻言摇了摇头,对陶商叹道:“算了,生死有命而已,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能不能保全本就在两说之间……这是咱们早就猜到的,公子又何必多做挂怀?一切看天意便是了。”

    糜芳亦是出言劝解安慰道:“末将一定会派人多多照料,不至有失。”

    陶商没有说是,只是低头闭着眼,似是在努力思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陶商突然转头对糜芳道:“吩咐人,送简牍和笔墨来。”

    糜芳闻言先是一愣,接着无奈地道:“人还没死,你这就要给他写吊词,太不吉利了。”

    陶商脸色有点发黑……糜芳这人心理阴暗,谁要他些吊词!

    却见陶商转头对两个医官道:“二位先生,陶某不懂医理,帮不了你们什么,我写几个方子,你们拿去端详端详,试着辩证一下,若是觉得能有帮助,那就尝试着救他一救,若是没有帮助……那就只能说明他合该命丧于此了。”

    陶商的话说完,许褚和糜芳皆是吃惊不小。

    这也难怪,就是再借他们俩个脑袋,他们也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陶商居然还有懂医理、开方子的手段。

    许褚皱了皱眉,上前道:“大公子,开方诊病,却不是小事,你心下着急,某家可以理解,可乱开方子万一把人吃死了怎么办……”

    还没等说完,却感觉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肩膀。

    许褚转过头去,乃是糜芳。

    只见糜芳呵呵一笑,冲着半死不活的徐荣一努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左右都痨成这样了,还不如吃死来的痛快。”

    许褚闻言不由一头黑线。

    少时,军中的侍从将简牍和笔墨拿来,陶商将简牍铺开摊在桌案上,提起笔来,细细地回忆了一下,接着便落笔一字一下的写。

    “大黄十五铢、白朮十八铢、乌头六铢、桂心十八铢…………”

    陶商皱着眉头,仔细思索,半晌之后不容易方才写完了一副药方,然后又开始写第二幅。

    “……柏東南枝,暴令乾,擣末,酒服方寸匕……”

    少时,又写完了一副。

    “嗯……桂枝汤方:桂枝三两,去皮芍药三两甘草二两炙生姜三两切大枣十二格擘右五味,咀三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

    连续写了好几幅之后,陶商方才站起身来,看着手中的各种药方,感慨不已。

    《千金方》和《伤寒杂病论》,在千年之后的进入了公版书的范畴,很多省的科技类出版机构都会时不时的出上几个版本充填市场品种。

    陶商前世干审读的活,自然有接触过,但仅《伤寒论》中就有十卷二十篇,一百多种药方,要完全默写根本就不可能。

    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能记得多少是多少,把这些能记下的方子交给这些医者辩证一下,或许能为徐荣找到一丝生机……万一撞上大运了呢?

    陶商将手中的简牍递交到了那个医官的手中。

    “拿去看看,仔细辩证一下,这里面的很多药量我未必记得就特别清楚,有些可能是记错了,但大部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你们是医者,深明药理,你们根据自己的行医经验,辩证这些方子,搞清楚药理,在根据此人的实际情况,增项减项,增量减量,看看能不能侥幸救他回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