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七十四章 洛 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招呼上了许褚,让他点齐徐州虎卫军的精悍士兵,随着自己与曹操和王允乘着夜色向洛阳城进发。

    一路上,陶商屡次向曹操询问他究竟有什么私事非得去洛阳一趟不可,曹操却总是笑而不答。

    直到最后被陶商磨叽的没有办法了,曹操方才甚是神秘对陶商言道:“曹某只是想去找一个久仰大名之人也!”

    对于曹操的故弄玄虚,陶商给予的——则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陶、曹等人安营的地方是在洛阳西郊,离洛阳主城并没有多远,一行人行走的速度不慢,不多时便抵达了洛阳西门。

    时至东汉年间,洛阳在华夏大地上已是有了三千多年的文明、两千两百多年的建城之史——帝喾、唐尧、虞舜、夏禹等神话,皆传于此地。夏太康迁王都斟鄩、商汤的王都西亳,皆是现在的洛阳周边地界;而后的八百诸侯会孟津、周公辅政迁九鼎于洛邑,平王东迁,光武中兴皆在此处或亦是不远。

    毫无疑问,这里曾经是中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

    但也仅仅是曾经而已。

    现在的洛阳经过董卓的暴虐、焚烧、劫掠之后,十室九空,荒无人烟。

    进城之后,虽是半夜,但放眼瞧去虽然那些曾经的亭台楼阁,青石街道,房舍宅居皆在,但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神韵,因为蓄意的破坏而变得破败不堪,残垣断壁到处都是,街面上不时的还能看见已经发臭的焦尸、有一些漏网逃脱迁移大难的居民躲在城内各处的街道和角落里,蓬头垢面,咒骂哭喊,到处都是一副凄惨的景象。

    仅凭这些,就可想而知焚城的当日,这里是一种何等凄凉恐怖的地狱场景。

    王允在车撵上,一路上看到这等情形,不由的又是老泪纵横,感慨万千。

    王老头数日之间也不知哭过多少回了,也是没办法,他半生为止拼搏的舞台在瞬息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最美好年华的事业和梦想都是在这里,仅仅是哭泣,说明老头很坚强了,换成别人……或许会哭泣到死。

    天下第一城,不过数日之间,就成了这等衰败之想,从此沦为二流。

    “作孽啊!”曹操骑在马上,愤恨地一挥马鞭子,咬牙切齿道:“先人穷尽千年之力,方使此地有这等繁华,老贼竟这般轻易便付之一炬,何等无德!”

    陶商闻言沉默了半晌,方才道:“破而后立……虽然可惜,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力回转,若日后天下清平,此城当有整修重建,再见繁华之日。”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貂蝉从车架的帘子中露出头来,对着陶商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陶商能不能靠过来一点。

    陶商颇感疑惑,驾马贴了过去。

    却见貂蝉四下看看,悄声地对陶商说道:“公子,你能不能派一些信得过的侍卫,送小女子去一趟司徒府。”

    陶商颇感好奇地言道:“姑娘此来,不是随我们去见袁绍的吗?去司徒府作甚?”

    貂蝉羞涩一笑,娇声道:“小女子不过一介女流,去见袁公作甚……只是上一次答应公子的彩头没有兑现……总感觉有些对不住公子,乘着进城的机会,小女子想去司徒府看看……万一细软没被烧呢……”

    陶商听了愣愣神,心下不由的多了几分感动,道:“姑娘何必客气,陶某那日也只是玩笑话而已,我还真能问你要钱不成?”

    貂蝉一双美目定定地看着陶商,疑惑道:“公子当真不要?”

    “额……”陶商闻言犹豫了:“姑娘要真没什么要紧事……回司徒府看看也行。”

    貂蝉听了这话,一边娇媚的笑,一边轻柔地白了陶商一眼。

    这个男子,口不应心……明明就是想要的不行,偏要装成正经样。

    陶商转过身去,对许褚道:“让裴氏四兄弟挑选一半精锐的虎卫军壮士,保护貂蝉姑娘回司徒府看看。然后等在那里,咱们办完事,便去和他们会和。”

    许褚闻言称了声诺,便即刻安排。

    第七十四章 洛 阳-->>(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许褚闻言称了声诺,便即刻安排。

    …………………………

    …………………………

    貂蝉也会骑马,如此倒是方便了很多,她与王允陈述了详情,又与陶商和曹操作别,然后便在裴氏四兄弟及虎卫军护卫们的保卫下,前往司徒府的旧址。

    曹操看着这些人离去的身影,突然侧首对陶商低语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淑女,寤寐求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陶商诧然地转头看向曹操,奇道:“汝有病乎?”

    曹操面色一正,不满道:“汝才有病!”

    “没病你犯什么花痴?”

    曹操嘿然一笑,露出了一副个中好手的自得之相,教育道:“傻子……莫非你看不出来,这姑娘对你有意!”

    陶商闻言奇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嘿嘿!”曹操故作神秘,道:“不是曹某吹嘘!若论花中之道,曹某实乃是个种好手,小子,你赚了!这女子乃是人间绝色不说,更是司徒之义女……吾闻王允有三子,但都早已是各立门户,王老头一生膝下没有女儿,特意收了此女为义女……别的且不说,你若是能纳了他,岂不是就是跟王家攀上了亲戚?”

    陶商不明所以地看着曹操,好奇言道:“他现在不过是个空有官职,没权没兵没钱的光杆司徒,我为何要跟他攀亲戚……很稀罕么?”

    曹操的眼睛顿时睁大了:“贤弟,你是真傻还是装疯!王司徒可是出身于并州王氏的。”

    见陶商还是不明白,曹操随即给陶商讲解了起来,而陶商再听了一会之后,再结合自己后世的一些了解,才顿时恍然大悟,回想了起来。

    并州王氏,追本溯源,乃是黄帝后裔,即传说中的公孙轩辕,历经至姬晋后见周室衰微,姬晋子宗敬随请老致仕,避居太原,时人因其王亲身份,仍呼之为王家,遂以王为姓,成为王氏始祖,再历时七百余至今,成为当世规模渐大之世家门阀。

    但现在处于东汉末的并州王室,虽然也是当世少有的世家大族,还并不是处于最鼎盛的时期,所以陶商一时没有回想起来,但是经过少时间的思考和联想,陶商方才恍然而悟,所谓的并州王氏,在历史上的最辉煌的时期不是现在,应该是在魏晋至唐朝时期。

    而现在所谓的并州王氏,其实也有另外一个叫法,叫做太原王氏。而太原王氏,在往后的近四百年间,被列为‘五姓七族’之一,在中国历史上自晋朝至隋唐都是天下士族领袖之一。

    现在的王氏虽然还没有往后数百年间那么大的影响,但现在也是拥有七百多年底蕴的世家……难怪曹操对王允会另眼相待。

    二人正说话间,却见兵马行驶至青石街道旁的一处枯败的宅院中,几名不知是谁手下的士兵,正从里面搬出了两口大箱子和一些古器,显然是被董卓扫荡后遗留下来的漏网之物。

    曹操见状不由气的勃然大怒。

    “咄!尔等乃是何人手下军卒,安敢行此盗窃之事?!”

    那些士兵闻言不由下了一跳,但很快就回过神来!

    只见其中一名什长仰着头上前,不满地道:“吾等乃是后将军袁公帐下骑营军,奉后将军之命搜城!你待怎讲?”

    “好胆!”曹操气的一伸手,就要拔出腰间的佩剑,却见陶商伸手摁住了他已经摸上剑柄的手,道:“孟德兄,算了吧,这城内现干这种事的,又何止是他们几个?各路诸侯的兵卒估计都在搜罗,你杀了这几个,还能把诸侯麾下的兵将都杀了?空得罪人而已。”

    曹操闻言皱了皱眉,缓缓放手,对着那几个士兵喝道:“滚!”

    那几个士兵虽然不忿,但却也看出曹操不太好惹,再加上曹操和陶商身后的兵马肃整,知晓是大人物巡城来了。

    他们也算识相,一个个的不敢多言,急忙灰溜溜地搬着东西跑了。

    车撵之内,王允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叹息,言道:“算了吧,算了吧……这种事,老夫已经见得太多了,管之无益……走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