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七十八章 分道扬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孙坚来了,刚刚才唠到他,此人就突然来此,世界上哪有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陶商站在一旁看戏,心中却对孙坚的做法颇为叹息……这位江东猛虎,多少沾点沉不住气。

    袁绍则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慢悠悠地道:“好啊,袁某自打当了盟主之后,这帅帐还不曾像是今夜这般热闹,来了一波又一波,几乎都是要把袁某的帅帐都要踏平了……请文台兄过来吧!”

    士兵领命而去,少时便引领着孙坚一众走了过来。

    孙坚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后,紧跟着的是长子孙策、军司马程普、别部司马黄盖,四人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袁绍等人的面前。

    孙坚仔细瞧去,颇为诧异,似乎是也没有想到都这个时辰了,袁绍这里怎么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人?心中多少有点举棋不定。

    但江东猛虎乃是这个时期,大汉南面屈指可数的善战猛将,又岂会因为这丁点大的阵势而被吓到,很快便回过了神。

    “在下孙坚,见过袁盟主。”孙坚拱手向袁绍施礼。

    陶商看向孙坚一众人等时,见这些人的目光全都是望着袁绍的……只有孙策很非主流,一对剑目星眸正使劲的盯着着自己!

    若是说目光可以杀死人的话,陶商估计此刻已经被孙大公子用机关枪“哒哒”死一百八十遍了……看来自己和孙策的仇是做下了。

    不过也无所谓,陶商这个人做人的宗旨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你若是持枪凌弱,觉得我好欺负或者是能欺负的……那不好意思,咱们就掰掰手腕子,看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面对孙策不善的目光,陶商并没有躲避,而是依旧保持着他平日里谦恭儒雅的微笑,然后还向孙策欠了欠身。

    表面上看很懂礼貌,实际上却很欠抽……属于非常洒脱的蔑视你的那种。

    袁绍颇为玩味地看着孙坚,悠悠道:“文台深夜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孙坚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了一副苦楚之色,叹息道:“回盟主,坚乃是南方人,此番北征至此,水土不服,早就是身体不佳,颇有病灶之症……今日晨间呕吐欲裂,请医官诊治,却是害了腹疾,坚麾下的士卒亦是多有病者……坚想,如今董贼已遁,洛阳已定,大势可成,坚欲回长沙暂时休养,以便日后再供盟主驱策,因此深夜特来拜别,还望盟主多多体谅才是。”

    袁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一字一顿地开口言道:“汝得的是传国玉玺之疾吧?”

    陶商清楚的捕捉到了孙坚的眉毛在不经意间微微地跳动了一下,虽然很轻,但还是没有逃出陶商的双眼。

    看样子,东西确实是他拿的,八九不离十了。

    陶商能够看出孙坚神情的变化,曹操、袁绍、袁术这样的枭雄,也自然不会落下。

    半晌之后……

    “盟主此言何意,坚不甚明了。”孙坚面无表情地回道。

    袁绍冷笑一声:“我等兴兵讨贼,为国除害,玉玺乃是朝廷之宝,更是天子印信!公既得之,就应当众留于盟主处,待诛灭董卓后,复归朝廷!可文台今日却欲匿之而去,意欲何为?孙府君,汝还想造反不成?”

    孙坚的脸色不见喜怒,断然道:“朝廷玉玺,怎会在我手中?坚此番欲辞,确实是因为身体有恙,盟主若是不愿放坚离去,直说便是,何必找出这等蹩脚的罪名栽赃于我?不知又是意欲何为?”

    孙坚的话,反将一军,把袁绍气的脑门蹭蹭冒火!

    四世三公之后,何时受过这等羞辱?

    “孙文台,袁某念在你乃是当世良将,于此次讨董战事中又多有战功,故好言相劝!你可休要不识抬举。”袁绍见孙坚不客气,说话也不太好听了。

    孙坚一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软硬不吃的主,此刻已然打定了主意藏匿玉玺,便是天王老子说话,也改变不了他的想法。

    第七十八章 分道扬镳-->>(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孙坚一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软硬不吃的主,此刻已然打定了主意藏匿玉玺,便是天王老子说话,也改变不了他的想法。

    “我本无此物,盟主何必苦苦相逼!”

    袁绍见孙坚犹如滚刀肉一般,就是不就范,随即道:“文台,话尽于此,你若是再如此执迷,恐怕要生祸患了!这天下的诸侯们,手中之刃,皆斩奸佞!”

    孙坚丝毫不惧,仰起头道:“袁绍!你当孙某是被吓大的吗?借你一句话:汝手中刀利,吾手中之刀也未尝不利!”

    说罢,孙坚毫不顾忌,竟然是‘噌’的一声,从腰间拔出兵刃,那刀身柄窄刃宽,通体宽厚,上面雕有纹路,刀头向上翘了三分,正是孙坚的贴身兵器——松纹古锭刀。

    袁绍亦是拔出佩剑,这一下子,场内与两者有干系的人纷纷忍不住了!

    文丑大步流星,上前挡在了袁绍的身前,一双牛眼怒目瞪视着孙坚,而孙坚身后,孙策和程普也快步上前,一左一右的站在孙坚身侧,与文丑对峙。

    眼看着场内剑拔弩张,陶商对着王允低声道:“王司徒,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上去管管?联军这样下去,可是要崩的。”

    王允被突起的变故下了一跳,经陶商提醒,方才回过神来,迈步上前挡在二拨人的中间,怒道:“你们两方,都给老夫住手!”

    王允虽然是光杆司令,但身份在那摆着,就算是心中不以为意,但面上还需给上几分薄面。

    王允握住袁绍的手,先强迫他将佩剑收了回去,怒道:“本初,你好歹也是诸侯盟主,事情在没弄清楚之前,如何能对同僚以刀剑相向!忒的失了盟主风度!”

    袁绍气狠狠地盯着孙坚,以极其慢的速度将佩剑收回到了剑鞘之中。

    王允转向孙坚亦是怒道:“孙文台!此番追击董卓,你虽也出力救下了老夫和诸多公卿,但此时此刻,老夫也要说你一句不是,年初时节,你先前杀张咨、后逼死王睿,朝中廷议时已经对你之行径颇有微词!你却不知悔改,依旧任性妄为,是,你号称江东猛虎!乃是当世不可多得的将才,有睥靡群雄的资本,但是猛虎便可以不把朝廷法度放在眼里了?未免托大了吧!”

    说到这里,王允顿了顿,仔细审阅孙坚的表情,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

    但孙坚只是狠狠地盯着袁绍,一句话也不反驳。

    王允见状,不由的长叹口气,暗道罢了。

    “孙文台,原先的事,做便做了,那也是无可奈何,只是玉玺事关天下气运,滋事国体,文台你不可……”

    “王司徒!”这一次孙坚却突然开口了,他打断王允的话头,将凶狠的目光从袁绍脸上转移到了王允这边,低声道:“连你也觉得是孙某藏匿了玉玺吗?”

    “老夫不是这个意思!”王允摇头否认道。

    “不是?”孙坚冷笑一声:“我可听不出王司徒对孙某有任何的信任!此事今日已经是说不清楚了……反正孙某今日在此发誓,天子玉玺,却是不在孙某身上!如若在,翌日叫吾不得善终,死于乱箭之下!”

    说到这里,孙坚环视了一圈诸人,恨恨道:“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孙某言尽于此,诸位,后会有期!”说罢,转身大步流星的领着一众手下离开,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去阻拦。

    文丑转身问袁绍:“主公,就这么放他走了?”

    袁绍面沉如水,目光冰冷的看着孙坚离去的方向,道:“且让他去,放心吧,日后有他好看!”

    看着孙坚率人消失的方向,陶商心下微转,脑中冒出了一个闪电般的念头,然后冲着袁绍拱手道:“盟主,孙文台此番离去,若是真带了玉玺而走,置天子于何地?如此行径岂可任凭他离去。”

    袁绍转头扫了陶商一眼:“那陶公子打算如何?”

    陶商信誓旦旦地言道:“且允许小子去追孙坚,陈列是非,说以大义,若玉玺真在他那里,也好让他交出来便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