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八十章 站 队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听了孙坚的话,陶商慢慢地转过了身,颇为好奇地看着孙坚。

    却见孙坚面色骤然变的有些发红,颇是愧疚地道:“陶公子顾及一线同盟之谊,前来提点于我,孙某颇是感激……只是孙某之前,却做了对不住公子的事,还望陶公子见谅。”

    陶商闻言不明所以,孙坚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

    目光游离处,陶商突然看到了孙坚身后,面露不服气神色的孙策,方才恍然大悟道:“孙府君话中所指……我明白了,是徐荣的事吧?”

    孙坚心下暗道一声,这是个灵性孩子。

    孙坚长叹口气,道:“正是……说来也怪我这忤逆子,回来之后便将你收容逆贼徐荣之事告知了孙某,言语中又多详述陶公子和他在战场之中的误会,孙某一时愤慨,当时便派人将消息送到了袁绍处,如今想来,此举却是和袁术一般行径,着实令孙某愧疚汗颜……”

    陶商心中冷笑不止。

    你和袁术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在这跟我装什么好人?现在跟我说这个,又有什么用,摆明了是用一件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来还我人情。

    这天下的卑污无耻之徒真是太多了,还让不让我等正人君子有个活路?

    心中瞧不上孙坚的言行,不过表面上,陶商却笑的很暖心,话也说的很到位。

    “孙府君不必如此自责,陶某只是秉公处理此事,生擒徐荣也是不过想交给袁盟主发落,又不曾又过其他想法,此事你就算不敢告诉盟主,我一会抽空,也得跟他仔细说道说道。

    见陶商毫无惧怕之心,孙坚不由的有些惊诧,暗道这姓陶的小子倒是好深的城府!

    不过孙坚面色却是愧疚更甚,叹气道:“陶公子如此仁义,以德报怨,真是君子之风也!孙某实在佩服的紧,今日便算是孙某欠了公子一个人情,日后定将想办法补报!”

    陶商对此倒是很无所谓,诸侯之间所谓的欠人情、打承诺,都纯属放屁……顺嘴胡咧咧而已,认真你可就输了。

    “孙府君不用这般客气,也不是多大的事,小意思!”

    孙坚哈哈大笑,暗道陶商既然表现的这么大度,自己的岁数比他多上一倍,焉能示弱曳?

    少不得也要表现的比他更有胸怀,以江东之虎之风范若是还拼不过陶谦的儿子,今后也别在诸侯圈里混了!

    想到这,便见孙坚一伸手,招呼孙策道:“过来!”

    孙策不情不愿地迈步上前。

    “给你陶大兄赔礼道歉。”

    孙策闻言,不由的大惊失色道:“什么!……让我与他陪礼?……还大兄!”

    陶商急忙摆手道:“孙府邸,你这又是何必?”

    孙坚不依不饶,瞪视着孙策,慢慢道:“怎么?为父现在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

    孙策被孙坚一瞪,气势顿时变懦,他狠狠地剜了陶商一眼,双手抱拳拱手道:“陶……大兄!请恕孙某几番不敬之罪!”

    陶商笑眯眯的,急忙伸手虚扶,道:“哎呀,老弟你这是干什么,都是老熟人了不必如此多礼,大兄这称呼就免了,叫声哥就行……你看你还跪下道歉干什么……噫?没跪呀?”

    孙策咬着牙关嘶声道:“陶大兄,孙某受教了……”

    孙坚在一旁也看出了二人颇有敌意,为了表现风度化解尴尬,随即建议道:“策儿,要不然,你与你陶大兄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父亲,此事断断不可……陶大兄也未必愿意吧?”孙策一边惊呼,一边颇不自信地看向陶商。

    却见陶商摸着光滑的下巴,似是在思索这件事的可行性,看起来,陶大兄也并不是完全不乐意……

    不过,陶商知道孙策对自己有敌意,真要上香叩头结为异姓兄弟,估计比杀了孙策都令他难受……而且一旦结义,那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孙策在历史上死的早,陶商觉得跟他结拜不划算。

    想到这,却见陶商摆了摆手,笑道:“孙府君,结拜这事还是免了吧,陶某命苦,别方了令郎……当个大兄就够用。”

    第八十章 站 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想到这,却见陶商摆了摆手,笑道:“孙府君,结拜这事还是免了吧,陶某命苦,别方了令郎……当个大兄就够用。”

    陶商这个人不贪婪,与孙策结为兄弟他觉的大可不必,被叫一声‘’大兄‘’陶商觉得挺知足了。

    孙坚长叹口气,亦是无可奈何。

    陶商轻咳了一下,寻思也别跟孙坚磨叽的太多,以免日后让人抓住小辫子,随即道:“孙府君,后会有期!”

    孙坚点了点头:“后会有期。”

    陶商又转向孙策:“再会了,老弟。”

    孙策:“…………”

    陶商转头回去,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下,说了一句:“孙府君,世间万物刚而易折,什么事都不能太过,真过头了有时候就挽救不回来了。”

    说罢,快步走向却非门内,身影缓缓消失不见。

    孙坚却在后面直勾勾地看着陶商的背影,一边看一便嘀咕:“这小子,为何要跟我说这些?真是个怪人!”

    陶商说这些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偶有所感,让孙坚改一改自己倨傲不服气的毛病,以免日后为人所乘,这样也多了几分生存几率,不至于死的太早。

    历史上的孙坚驻扎在鲁阳之后,奉袁术命征讨刘表围困襄阳,后与援救刘表的黄祖交手,黄祖败走孙坚便不再顾忌其他,乘胜夜追黄祖,被黄祖的部兵从竹木间暗射杀之……多少还是沾了些轻敌骄纵,不然也不会死的这么早。

    不是陶商有多喜欢孙坚,只是他太不喜欢孙策,他跟那小子基本就没有投脾气的地方,孙坚哪天要是不在了,孙策接掌了孙坚的位置,就他俩现在这关系,孙策怎么可能会让陶商消停?

    让陶商细选的话,太还是认为孙坚当孙氏家主对自己有利些。

    当然了,一切都自有命数,有时候也不是陶商所能左右的……一人之力终究还是有限。

    ………………

    ………………

    进了却非门,正逢袁术领着麾下的侍卫走出去,陶商冲着袁术拱手作别,袁术亦是礼貌地点了点头,表现的颇有气度,不过他并没有多看陶商几眼,便即扬长而去。

    对袁术来说,陶商不过是个小人物,不足挂齿。

    回到了袁绍等人所在的地方,曹操正陪着王允说话,似是正在耐心地劝慰这老头……司徒大人对于曹操、袁氏兄弟不收容他们的举动,似乎很受刺激,当朝三公应该从来没寻思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变的比狗屎还臭……

    估计王允心中正后悔当初怎么就错看了这几个白眼狼。

    陶商乘着这个空档,快步走到袁绍的身边,施了一礼,道:“袁盟主,陶某有几句肺腑之言,想跟你说。”

    袁绍淡淡地看了陶商一眼,似是对陶商主动过来找自己早有预料。

    见那边厢的王允正和曹操正在激烈的争辩,一时半刻注意不到自己这边,袁术随即转身边走边道:”陶公子随某来。”

    陶商紧跟在袁绍身后,二人来到广场旁宫殿下的一处巨柱之下。

    袁绍目光炯炯地看着陶商,道:“陶公子有话跟袁某说?”

    陶商施了一礼,面上露出苦楚之色,道:“徐州军监军陶商,不曾得到盟主允许,擅自擒下贼将徐荣,后亦不曾交付,今特来向盟主请罪。”

    袁绍的表情显示他确实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看来孙坚没有骗自己,总算他说了一句真话。

    “陶公子坦白的还算是时候,不然的话,袁某择日,只怕就要亲自去徐州军的军营,问问公子究竟是何居心了?”

    陶商心中编排了袁绍一溜小脏话,但脸上却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盟主这么说,却是让陶某为难,凭心而论,陶某拿下徐荣,确实是有将他收降在帐下之意……但这并不代表陶某有二心,相反的,陶某对于盟主的忠心,却是可招日月。”

    袁绍抱着膀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哦?这倒是奇了,陶公子私自扣下徐荣,反倒说是对吾忠心?袁某却还得仔细请教才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