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八十五章 狄道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曹操没有找到梦中情人,只能和陶商失望的离开了。

    其实这也很正常,洛阳城一把大火被董卓烧成了废墟,大部分人基本都被迁往长安,就算是侥幸躲藏留下的,也是九死一生。

    陶商觉得曹操此来寻人纯属多余……那女人是舞蹈家,也不是武术家,焉能独独幸免于难?找她还不如找叶问。

    本是过着“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舞蹈家,如今却一朝遭难,连尸骨有没有都很难说,陶商也很替那来莺儿感到悲哀。

    不过既然后世有关于他们俩人的野史传出,可能曹操终归还是会碰见这个女人吧?虽然因为自己的到来,蝴蝶效应对于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反正找到是好事,找不到也是好事,毕竟曹老板千辛万苦跑来洛阳挖的名角,在若干年后会给他织一顶漂亮的绿色大礼帽,而且是一戴不离头的那种。

    曹操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也并没有着急回返军营,说是要去散散心。

    陶商也没理会他,打着哈欠跟曹操道别……折腾了一宿,他是实在困得不行了——曹操想去作妖便自己去,陶商没功夫陪他成天成宿的疯。

    与曹操做了分别,陶商便领着许褚等人奔着司徒府而去,王允暂时先留在了袁绍那里……但自己这面得先把貂蝉接回军营安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看看她藏在司徒府里的彩头到底能不能找的到。

    要是真找到了,就让她把彩头钱先支付了……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包养不起吃白食的花姑娘。

    一行人马又转到了王允昔日的司徒府。

    一到司徒府的大门前,陶商的心就凉了半截。

    司徒府经过一场大火的洗礼,烧的不比“芳泽阁”透亮多少,残垣断壁,朽木熏黑,感觉跟百年不修的乱葬岗子查不了多少……想在这里面找点东西,只怕是很难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府邸中传出一阵优雅的琴声,琴声瑟瑟,颇有和寡落寞之意。

    陶商音律懂的不多,但也能听出一点意境,所谓闻弦而知雅意,这府中弹琴的人,现在心情应该是极为低沉落寞。

    陶商和许褚等人跨步走进司徒府的院子,正看见裴钱等人侍立在院内,手持兵刃来回巡视,交叉接替着检查司徒府的各种犄角旮旯。

    见陶商和许褚到了,裴钱等人都过来问安。

    “谁在弹琴?”陶商问裴钱道。

    裴钱冲着司徒府被烧毁破败的正厅努了努嘴,道:“还能有谁?貂蝉小姐呗,自己一个人在那弹琴悲伤呢,唉,昔日的住处被烧成了这个鸟样,换成谁谁心情能好?”

    陶商恍然地点了点头,又悄声道:“彩头找到了吗?”

    裴钱长叹口气:“找是都找到了,问题都被烧成了渣,公子你就是拿来,也花不出去了!”

    陶商闻言长叹口气,摇头道:“董卓……作孽啊!”

    裴钱嘿嘿一笑,道:“貂蝉姑娘在屋里弹琴,却是伤心了好一会了,咱弟兄们都是大老粗,既劝她不得也不会劝……公子文采出众,何不进去开导开导?”

    陶商闻言奇道:“文采出众和劝解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裴钱没有说话,裴本却是凑上来到:“俺娘说了,读书的茂才,就是拉出的屎放出的屁,也比俺们粗人说话要香。”

    陶商:“…………”

    标准的盲目崇拜,完全没有树立正确的是非观,裴氏大娘若还活着,应该好好的改造一下这种不理智思想……而且老太太的口味也实在太重了些。

    又说了几句话,陶商迈步走进了司徒府的正厅。

    许褚跟在他身后刚要进去,却见裴钱一把拉住了他。

    “许老大,你怎地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哩?”裴钱冲着陶商的背影又努了努嘴,低声道:“让他们俩自个谈去。”

    许褚这时候方才恍然而悟,笑着指了指裴钱的鼻子,道:“你小子,心眼倒是不少,怎地还有这个天赋呢!”

    裴钱嘿然道:“做人嘛,总归还得有些优点哩,这半大小子和半大丫头,又都是极俊俏地,时间一长,怎么都会摩出点事端哩。”

    许褚重重地点头,憨笑道:“你爹给你起的这破名,钱是赔了不少,但这辈子肯定是不赔娘们!”

    裴钱的笑脸一下子就僵硬住了。

    ……………………

    ……………………

    第八十五章 狄道女-->>(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进了正厅,陶商四下望去,果然看见貂蝉坐在被烧毁的厅堂角落里,手中正轻轻地抚摸着一架被熏的焦黑的古琴。

    听见脚步声,貂蝉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了陶商询问的目光,勉强露出了一个略显尴尬的微笑。

    “陶公子……对不住,府内的东西……全都烧毁了,只余下这架古琴勉强还能用,你若是要彩头,看来也只能把它拿走了……”

    陶商低头看了看貂蝉手中的古琴,摇头道:“既然是姑娘昔日家园所遗留下来的唯一之物,我又如何好意思拿走……况且我也不会弹琴,姑娘留下吧,也算是有个念想。”

    一架熏的半黑的古琴,拿走作甚……也值不了几个钱。

    貂蝉感激地冲着陶商一点头:“既然如此,小女子便多谢公子了……此琴乃是左中郎蔡公亲手所铸赠予义父,虽比不得蔡公的‘焦尾琴’名气响亮,却亦是当世名琴一流……想不到公子居然不要……”

    听了这话,陶商的表情顿时僵硬了。

    “这琴……现在能值多少?”

    貂蝉轻叹道:”琴之一物,好者欣赏,不好人视之不如稻谷,虽’号钟’’绕梁’’绿绮’‘焦尾’尽展其前而不能识……”

    陶商的眼睛此刻不离貂蝉手中之琴:“这琴要是碰上懂行的呢?能出多少?”

    貂蝉犹豫了一下,估计道:“十万钱,八万钱……都有可能……不好说。”

    陶商闻言沉默了,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突然向貂蝉伸出了一只手掌。

    “公子要干嘛?”

    陶商咧咧嘴,笑道:“姑娘……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这琴我想要。”

    貂蝉眨了眨眼:“公子真会说笑,你不是不懂琴么?”

    “我觉得我现在这岁数,重新学一下,可能也不晚……”

    貂蝉却是突然一挑秀眉,俏皮道:“那可不行……这可是小女子的念想,公子你答应过的。”

    陶商:“………………”

    看出来了,这丫头是故意的

    悻悻地收回了手,陶商用手杵着下巴,心下略有遗憾……好好的宝贝,在自己眼前飞了。

    貂蝉则是静静地看着陶商凝神不爽的样子,看着看着,脸不由微微有些红了。

    “陶公子……谢谢你。”

    陶商回过神来,诧异地转过头,奇道:“谢?谢我什么?上次在汴水你不是谢过我一次了。”

    貂蝉轻轻晃了晃头,道:“上次是谢你的救命之恩,这一次是谢你进来逗小女子开心……我心情好多了,真的。”

    “破而后立嘛。”陶商感慨道:“这个家虽然被烧了,但不代表你以后就没家了,只要亲人在,一切都好说,日后再建一所更大的宅子便是了……人在家在。”

    听了这句话,貂蝉的俏丽的脸,似是黯淡了些。

    半晌后,方听她自嘲道:“是啊,无所谓了,反正小女子也不是第一次没有家了……”

    听她的话,似是心情复杂,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这句话反倒是勾起了陶商的好奇心。

    “貂蝉姑娘,‘貂蝉’不是你的本名吧?”

    貂蝉点了点头,解释道:“‘貂’之物,‘蝉’之物,皆是饰物之也,义父为我命此名,不过是想帮小女子掩饰身份而已。”

    “掩饰身份?”陶商眨了眨眼,道:“姑娘什么来头,还需要掩饰?你该不会是黄巾贼余孽吧?”

    貂蝉气鼓鼓地白了陶商一眼:“你才是贼寇呢。”

    沉默了一会,貂蝉似是被勾起了什么往事,叹道:“貂蝉乃是陇西狄道人,家族也曾算是陇西世家……可惜后来……后来被仇人灭族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