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八十六章 往 昔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陇西狄道……”陶商心中开始仔细地回忆……这么算来,这丫头算是甘肃人了。

    貂蝉幽幽地继续道:“小女子家族以刁为姓,后被同为陇西的望族构陷灭族,刁氏久居狄道,在建宁年前结为扶风窦氏附庸……”

    陶商默默地听着没有打岔,在这个世家望族林立的时代,各家族争相斗艳,在地方形成了一股股环形势力,其中之复杂有时候不是一句两句能够叙述的明白。

    但听貂蝉继续道:“都亭之变后,关西窦氏倾颓,我刁氏唯恐受连,便将分支迁移驻族于太原,而太原之地,又以王氏为并州名门之首,我刁氏便又做了王氏的附庸……也是因为这样,小女子的亲生父亲与义父结缘,二人相交莫逆,也曾引为生死之交……”

    陶商白眼一翻,暗中撇了撇嘴……能跟王允那种犟骨头做生死之交的人,貂蝉他亲爹怕只也不太正常。

    “十四年前刁氏迁族回返陇西,本想重新安居于故土,不想却因往年之事而被陇西权贵重门所觊觎,我父事前知危,晓得大祸恐不能避免,就派人暗中将我送往义父处,那时小女子才三岁……”

    陶商扬了扬眉,低下头掰着手指头开始算时辰。

    十四年前的时候,大概正好就是孝灵皇帝下诏,扩大第二次党锢的范围年份,那次扩大整顿牵扯之人,大多都被牵连五族……刁氏灭门的具体的时间应该就是在那一左一右。

    但党锢范围即使扩大至五族,但也不至于灭门吧?……大多数最后好像也就是个罢免其族所有官位,禁锢终生的结果……当然这中间也肯也有倒霉蛋受到的惩戒比较严重。

    貂蝉的家族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貂蝉没有注视到陶商疑惑的表情,继续道:“我三岁入王氏府邸,义父大人念着与我爹昔日的生死交情,暗藏下我,还为我更名换籍,隐匿身份,这些年对我犹如亲女,甚是照顾……陶公子你其实还是不太了解我义父这个人,他的嘴虽然硬了一些,但心地却还是很正的。”

    对于王允,陶商不方便做什么评价……历史上对王允这个人的评说也是功过不一,他灭了董卓是为功,但灭董之后身陨之乱是为祸……况且使用美人连环计,多少也上不得台面。

    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想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貂蝉姑娘,王司徒身居高位,又是太原王氏出身,当年发生这些事的时候,天下还未曾发生过大战乱,他王家势力亦算是举足轻重……你刁氏被灭,王氏为何不想办法救你家族一救?你们家族不也曾是王氏的附庸吗?”

    陶商很奇怪,太原王氏虽然此刻还没有到达魏晋时期‘五姓七族’的鼎盛之况,但也是一个能追溯到千年之前的大门阀,林列于朝中之人颇多,如何就眼睁睁地看着其附庸的家族被灭?这岂不跟打王氏耳光一个样?

    貂蝉摇了摇头,苦笑道:“王氏虽是并州的豪门,但天下何其之大,能者岂能尽在王氏?有很多事世家亦是无奈……人生在世,总会有能分庭抗礼之敌……”

    陶商闻言似是恍然而悟。

    看着貂蝉的越来越落寞的神情,陶商知道,自己或许不该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逗留下去了。

    若是真有一天有机会到陇西去逛逛,看看再找个什么机会帮帮眼前这个美丽多难的女子找个公平公正。

    “对了,貂蝉姑娘。”陶商一点一点的将话题慢慢引开,微笑道:“你适才说貂蝉不过是个假名,而你的原姓是刁,那你叫什么?你亲生父亲应该给你起了一个本族的闺名吧?”

    第八十六章 往 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了,貂蝉姑娘。”陶商一点一点的将话题慢慢引开,微笑道:“你适才说貂蝉不过是个假名,而你的原姓是刁,那你叫什么?你亲生父亲应该给你起了一个本族的闺名吧?”

    貂蝉歪着头,静静地看着陶商,突然掩嘴“噗嗤”一笑。

    “我不告诉你。”

    貂蝉这一笑之下,顿显妩媚从生,仿佛将这被烧毁的厅堂,都映出了勃勃春机。

    饶是陶商心下有所准备,一时间也恍惚了一下,但很快回过了神,轻轻地咳嗽一声,将头转了开去。

    貂蝉似是看出了点什么,调皮心大起,娇媚嗲道:“公子怎么不瞧我了?”

    陶商微微一挑眉毛,摇头道:“不瞧了,太漂亮的女人,瞧多了是罪过。”

    貂蝉平日里虽然经常被人夸赞美丽,早已是成了习惯,不知为何,听了陶商夸她漂亮,心中就不由的欢喜羞涩。

    而且陶商的语气和神情,无一不显得发自肺腑,可又不似那些寻常男子一见自己便神魂颠倒,尽露丑态。

    貂蝉心下欢喜,略有些娇羞地道:“公子真的觉得小女子……漂亮吗?”

    陶商点了点头,道:“当然了,特别是你刚才笑起来的模样,要多好看有多好看……比咱们徐州刺史府里的‘大春’都漂亮多了。”

    貂蝉好奇问地道:“‘大春’”是谁,是服侍你的侍女吗?……长得很漂亮?”

    陶商摇头叹息道:“陶某母亲去的早,不习惯用女眷服侍……‘大春’是府内的一条母狗,毛色就跟姑娘的肌肤一般雪白粉嫩,唉,它跟随我陶家在山林野场射猎多年,忠心耿耿,我爹有时候对它比对我这亲儿子都亲……可惜老天不长眼,有一次管家牵它出去放风溜腿,也不知是被哪个嘴馋的偷了去烹狗肉锅,至今连尸骨都还未曾找到……可怜我‘大春’驰骋猎场,战功赫赫,竟也逃不过这些天杀恶贼的毒手……”

    貂蝉:“…………”

    陶商的话让貂蝉此刻的心情变的非常复杂……不知道是该出言替大春安慰陶商几句,还是应该举手揍他几拳。

    活了十六七年,夸赞貂蝉长相漂亮的人有很多,有人说她长的像牡丹花一样的娇艳,有说她好似天上的仙女下凡一样脱俗,有的人说她云中雪雁一般可望而不可及……但拿貂蝉和一条母狗比白的,陶商算是自古以来的头一个。

    貂蝉撅着樱桃小嘴,转过头嘟囔着道:“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哪有这么说人家姑娘的……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陶商呵呵一笑,笑容阳光灿烂,起身道:“好好好,男人是没一个好东西,姑娘你是好东西行了吧……别生气了,走,咱们该回去了。”

    貂蝉看着陶商,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又泛起一丝害羞,盈盈地抱着琴从地下起身,却突然反应过一个事来……

    他刚才那话,怎么越听越不是味道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