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八十八章 弱质幼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被殴打的小姑娘原来是看不见的。

    一看到小女孩这可怜的状态,貂蝉的眼眸中又流露出了痛惜不忍之色……同情心泛滥一直都是女性的本性特质。

    看这女孩,估计也就是十一二岁,正值大好的青春年华,如今遭逢变乱不说,连眼睛都看不到了……确实是非常可怜。

    “小妹妹,你……怎么样?没受伤吧?”貂蝉轻柔地关怀她道。

    那盲女听了貂蝉的话,表情显得极为惊恐,点头哈腰地着急赔礼,一个劲的道歉道:“对不住、对不住!我看不清楚、对不住!”

    说罢,点着竹竿,‘噼里啪啦’的就向前乱走,一不小心却又撞到了陶商的身上。

    “对不住!对不住!”那女子的声音似是都快哭了:“我看不清楚,对不住……真的对不住!”

    就连许褚这样平日里好打弑杀的凶蛮之人,也面露不忍之色。

    “这丫头,是瞎子?”

    陶商却是神色古怪,沉默了半晌,方才幽幽地道:“或许是天生眼疾看不太清,但至少不是全瞎……”

    貂蝉转头对陶商道:“公子,这女孩身躯羸弱,适才又被人欺负打了一身的伤,委实太可怜了一些……洛阳周边四下皆是一片荒芜景象,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今后又当如何生存?……陶公子,你连适才那五个莽汉都肯施舍,如何又忍心不帮一帮这么小的孩子?”

    盲女听了貂蝉的话,脸上的神情变得颇有些苦楚,涩声道:“几位适才帮了我的大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都怪我自己不好,饿的急了去偷东西吃,方有此报……你们不必再可怜我了……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在此谢一声恩公……今生无以为报,唯有结草衔环以祝恩公和夫人琴瑟相谐,得百年之好。”

    说罢,勉强靠着拐杖支撑着身体,缓缓半蹲深施一礼。

    貂蝉闻言,不由的俏脸顿红,两只手扣在一起,似是因自己被误会成了“陶夫人”而手足无措,害羞的扫了陶商一眼,低头不发一言。

    而许褚和裴钱等侍卫则是长叹唏嘘,多好多会说话的一个小女孩……可惜落到了这般田地,苍天何其不公也。

    陶商却笑着摆摆手,道:“孩子,你不必这么客气,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不过你既然叫了我一声恩公,那就把恩公的钱袋还回来吧?”

    那女子适才还一脸可怜巴巴的又是祝福又是行礼,诈然听了陶商的话,面色顿时一僵。

    适才她刚刚起身之时,东摸西撞,一不小心却是‘’正好‘’撞到了陶商的身上,但同时又手脚麻利的迅速将陶商怀中的钱袋摸了出去。

    换成别人,或许因为同情心泛滥,就这么被糊弄了。

    可陶公子何等爱财……钱袋一消失的瞬间就有了察觉……比裤衩被偷走的感觉都要明显。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陶商足可称为小偷克星。

    场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那盲女突然转身持杖拔腿就尥,可是没跑两步就被许褚单手擒拿往后提溜了回来。

    陶商笑着摇摇头,道:“小瞎子,你眼神不好还跑这么快?万一再撞到别人又怎么办,可别又把别人的钱袋又给撞丢了。”

    那小姑娘一边扭动一边挣扎,却发现怎么样都无法挣脱许褚的大手,上齿咬住了下唇,憋了半晌,突然开口喊叫了一声:“非礼啊~~!”

    许褚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硕大的脸庞涨的通红。

    虎痴恶狠狠地四下瞅了一圈,那些闻听喊声向着这边瞧的难民,对上了许褚如此凶狠的目光,一个个都吓的直缩脖子,纷纷把头扭回去了。

    “好你个小贼偷!”许褚恶狠狠地看向手心里的盲女,怒道:“我等好心救你,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如何贼手贼脚地偷我家公子钱袋?还敢诬蔑老子!”

    那盲女却是一去适才娇弱的可怜模样,将不怎么好看的小脸一扬,驴行八道的说话:“刚才那五个恶人打我,你们又是给钱又是给干粮的,我借个钱袋怎么了?那么大一个钱袋子就装了那么点,也好意思凶巴巴地吓唬人,穷酸鬼!”

    说罢伸手将陶商的钱袋从怀中拿出,冲着陶商扔了过去,委屈地道:“还你便是……西还给你。”

    陶商随手凌空接了过去,颠了颠钱袋的分量,再看看之前之后完全判若两人的盲女,突然开口道:“你真的是个瞎子?”

    盲女将胸脯一挺,脸上丝毫不见异色,但却明显有些不快,道:“谁说我瞎了……我是看不太清。”

    第八十八章 弱质幼女?-->>(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盲女将胸脯一挺,脸上丝毫不见异色,但却明显有些不快,道:“谁说我瞎了……我是看不太清。”

    陶商恍然地扬了扬眉毛,看她的瞳孔发白,与正常人确实不一样,看来是先天性的瞳孔眼科病变……但具体能不能看的见,亦或是能看见多少,也只怕唯有这个小丫头自己才会心知肚明。

    陶商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将钱袋子放在了盲女手中,对许褚道:“把她放下来吧。”

    许褚依令而行。

    陶商转头看向貂蝉,却见貂蝉此刻也是显得有些无奈,对于这种情形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瞎子,这钱袋送你了……你走吧。”陶商将钱袋又抛了回去。

    盲女落地之后,摸摸搜搜地从地上捡起,捏着那只几经易手的小钱袋,呆呆地站了一会。

    那边厢,却见陶商、貂蝉、许褚等人已是翻身上马,准备离开。

    盲女似乎是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撑着竹竿往前走了两步,冲着陶商喊道:“喂,喂……穷酸鬼,让我跟着你们吧。”

    陶商在马上转过头去,上下打量了盲女几眼,奇道:“你跟着我们做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啊,你就要跟我走?”

    盲女一去适才的萎靡样,得意地笑了笑,道:“你是滥好人,你媳妇是大善人……我是小瞎子,我不跟着你们这样的好人走,跟谁走啊?”

    陶商笑着摇摇头,这丫头片子看着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模样,年纪轻轻就这般胆大包天,定是有过什么不寻常经历的丫头片子,一般人家的女孩哪有这般老成。

    不愿意过多的沾惹是非,陶商对许褚道:“走吧。”

    众人皆打马而走,却唯有一骑矗立在原地……

    转过头去,却见貂蝉颇是怜惜地看着她。

    陶商无奈感叹……又是无端泛滥的同情心。

    那小盲女噘着嘴,不甘心地道:“你们既然干了好事,就应该把好事做到底,我没爹没娘没兄弟没姐妹没房子没田没地……看不清东西还又没地方可去,以后饿死,摔死,被人欺负死,或者倒在大街上被野狗啃……”

    说到这,盲女的嗓音都有些抽噎了:“你们不觉得你们把我独自扔在这,好狠心吗?”

    这话的本意理应是感人肺腑,不过从这小丫头嘴里冒出来,陶商总觉得多少……有一些可笑的意味。

    这丫头一看就不是老实孩子,不是老实孩子的人,一般想死都不太容易。

    陶商啼笑皆非地逗她道:“跟我们走倒不是不行,问题是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段没身段……我带着你,似乎是亏了。”

    盲女将带有疤痕的脸一扬,道:“我虽然没有漂亮的脸蛋,但手脚麻利,能洗能干!”

    说完,似乎是怕陶商不答应,又做出可怜巴巴的表情道:“你要是不带上我,这钱袋子也没多少钱,我很快就会花光的,到时候又要去偷,又要被别人摁在地上打,打得找不着东西南北……多可怜呀。”

    陶商闻言不由啼笑皆非,小嘴一套一套的,这都是跟谁练的?

    貂蝉却是翻身下马,走到小姑娘的面前,道:“小妹妹,以后别做偷儿了,你就跟着姐姐好不好?”

    盲女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好啊好啊,我就跟着夫人,给夫人当侍女!”

    貂蝉的脸又红了:“谁是他夫人……小妹妹,叫姐姐。”

    小瞎子嘴很甜,立刻道:“姐姐夫人。”

    貂蝉要留她,陶商也不愿意多管,他只是打量着这个多嘴多舌的小丫头,道:“小瞎子,你叫什么?”

    那盲女甜甜一笑,道:“我爹娘给我起的名字,我早忘了……听说洛阳原先有个大美人叫来莺儿,我也是美人胚子……你们叫我小莺儿便成。”

    陶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