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八十九章 未来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听了这盲女自报家门,陶商颇有思绪地低下头,仔细地看着这个自称“小莺儿”的少女。

    面色惨白、相貌平庸直极,脸上还有一块也不知道是刀伤印记还是什么的东西,鲜红鲜红的,两只眼睛依旧是空洞的直勾勾地看着你,要多瘆得慌有多瘆得慌,

    而且这丫头片子不过才十二三岁,根本还没有长成人……

    他自报名为小莺儿,难道是与曹操口中舞姬来莺儿有什么?或者干脆就是来莺儿昔日的婢童之类的?前世看电视剧中,吊炸天的古代人一般都愿意到处搜罗童男童女。

    虽然想法有些八卦,但陶商觉得来莺儿身为洛阳舞蹈大家,连曹操这样的人杰都会拜倒她的石榴裙下,即使是收婢童,她也应该找个有点卖相的……至少要称的起自己的身份。

    可这丫头的长相,陶商委实不敢恭维。

    莫不是古代人的审美观念与自己不一样?……口味这么重么。

    陶商转头看向许褚,却见许褚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

    这一下子陶商彻底能够确定了,看来不是来莺儿人自己的审美眼光有问题,就是曹操自己的审美眼光有问题……

    等等,或许只是瞎说的名字呢?

    陶商沉默半晌,随即对许褚吩咐道:“先带回去吧……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回头再说……”

    在陶商心中,潜意识有一个念头已经开始萌萌泛芽。

    虽然在这次讨伐董卓的战争中,陶商与曹操相交莫逆,但陶商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或许是很久的将来……他很有可能与曹操成为对手,自己的徐州长公子的身份在这摆着,想赖也赖不掉。

    所以,从现在开始,他就要下手做准备,凡是与曹操有一点粘连,哪怕是一点点粘连的事,他都要提前留下后手。

    这个自称为小莺儿的丫头,不管她与来莺儿究竟有无关系……陶商决定,先把她带回徐州。

    ***********************************

    许褚指了匹马让小莺儿乘坐,回往徐州军扎营的路上,陶商一直有一搭无一搭的在跟她谈话。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莺儿’的往事,但这个名字安在她身上,确实是名副其实。

    这丫头片子古灵精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又总是借着自己眼睛不好的事装可怜,一路都巴结着貂蝉。

    陶商发现这丫头的情商其实挺高,胆子大,而且虽然话唠,但很懂得分寸,关键时刻就会闭嘴,一点也不碍事。

    根据一些蛛丝马迹,陶商基本断定‘小莺儿’是个假名,但这女童为什么要用这个假名,她与来莺儿又是何关系,陶商一时之间没有套出来,不过没有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回了徐州慢慢再诱导便是,目前徐州与曹操并无交恶,有些事并不急于一时。

    但是现在的陶商完全不知道,他现在的这个想法其实大错特错,这个小丫头,在几年之后带给自己的实际,竟远超出她的想象,而且也远比他猜想的‘’来莺儿婢女‘’的情况要复杂的多。

    ………………

    ………………

    “小瞎子。”陶商突然开口道。

    小莺儿似是有点不太开心,她此刻已经知道了陶商的姓氏,便回道:“陶老爷,人家有名字的,不叫小瞎子,太难听了……说了我是看不清”

    陶商皱了皱眉,感觉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你叫我陶老爷就不难听了?拜托我才十七岁……

    “你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看不清的?”

    小莺儿神情瞬间沉寂了下来,笑容也一下子消失了,似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敷衍道。

    “从小就这样。”

    陶商又调笑着道:“那你为什么要叫小莺儿?是谁给你起的?”

    盲女笑着道:“我自己啊,因为我喜欢这个名字。你不觉得我的声音,很像莺鸟脆鸣吗?”

    陶商摇头道:“莺鸟没听出来……像乌鸦倒是多些”

    真是个自恋的丫头。

    小莺儿一下子就气红了脸。

    貂蝉笑着摸了摸‘’小莺儿‘’的头,笑道:“姐姐觉得很像啊。”

    小莺儿嘻嘻笑:“还是姐姐夫人有眼光。”

    不光是丫头自恋,旁边还有个捧臭脚的娘们。

    …………………………

    …………………………

    一行人马转回到了徐州军军营后,陶商便准备安排小莺儿吃些东西,然后寻个帐篷让她先住下,没曾想这小莺儿居然一个劲的说不用,直言受人恩惠,当结草相报,哪有一到主人家就吃东西睡觉的道理?那跟猪有什么区别。

    陶商很不明白,一个似瞎非瞎,或者可能是干脆装看不清的贼丫头,居然也会有这种知恩图报的思想……看来她即使是小偷,也有的救。

    于是乎,随意吃了点东西后,小莺儿便跑到貂蝉的帐篷内,里里外外地收拾了起来,倒真是像个婢女一样干脆利索。

    貂蝉看着小莺儿,不知为何,或许是心疼小丫头没有爹娘,同病相怜,对小丫头格外的好,看她忙忙活活的收拾个不停,还总是因为眼神不好磕磕碰碰的碰跟头,貂蝉心下不忍,便和她一起干起活来。

    第八十九章 未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貂蝉看着小莺儿,不知为何,或许是心疼小丫头没有爹娘,同病相怜,对小丫头格外的好,看她忙忙活活的收拾个不停,还总是因为眼神不好磕磕碰碰的碰跟头,貂蝉心下不忍,便和她一起干起活来。

    俩人打扮收拾了貂蝉的住处,小莺儿不歇着,非要也来给陶商拾到拾到。

    貂蝉看“小莺儿”一番赤诚,拗不过他,便与她一同来了陶商的帅帐,说是要一起帮陶商收拾居所。

    陶商没有阻止她们两个,反倒是坐在帐篷内的案几后面,望着小莺儿杵着竹竿,里里外外忙活的身影若有所思。

    其实,这小莺儿即使真的跟来莺儿有关系,或者陶商能通过她找到来莺儿,陶商自认为能够用她们日后算计曹操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是当世第一枭雄,不能简简单单的一两个女人可以掣肘制衡的。

    但病急乱投医,未来的每一件事情都不确定,陶商也只能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给自己谋划出路,多一条腿走路,总不会有错的。

    反正现在诸侯们也不进兵了,闲着也是闲着,就当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干

    看着磕磕绊绊收拾打扫的貂蝉和小丫头,陶商的脑回路转动频繁。

    待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好不容易将帅帐内收拾完,陶商不由的愣住了。

    虽然自己帅帐每天都会有徐州军的侍卫替他打扫收拾……但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此刻的帅帐内竟然有了一丝温馨的气息。

    包括桌案上的简牍和火盆铠甲在内,所有的东西仿佛都被擦拭的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散发着透亮的气息,木盆里面被打满了干净的清水,布巾衣物整整齐齐的叠在一旁,一件一件的摆放整齐,而桌案上,又被两个女人放上了好大的一捧采来的花束,撒发着田野间特有的自然香气。

    干净整洁的环境,着实是让人神清气爽。

    陶商心下暗自感叹。

    男人的生活中,或许真的不能缺了女人啊。

    小莺儿一手杵着竹杖,一手擦了擦额头上细蒙蒙的汗水,接着又转头望向貂蝉站立的地方,眼神直勾勾的依旧空洞。

    “姐姐夫人,我采的花,陶老爷喜欢吗?”

    貂蝉笑盈盈地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你自己看。”

    小莺儿将头望向陶商所在的地方,白色的瞳孔直勾勾地盯了好一阵,方才疑惑地道:“蒙蒙绰绰的,瞧不清楚,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陶商站起身,慢悠悠地放长声道:“还算是……勉强凑合吧。”

    貂蝉撅着嘴,喃喃嘀咕道:“死相。”

    “裴钱,进来一下。”

    帐外的裴钱应声而入,方一进帅帐,不由一愣,似乎也是被焕然一新的干净环境给惊诧到了,颇有些不习惯。

    陶商转头看看来莺儿空洞的眼眸和脏兮兮的衣服,对裴钱道:“给这孩子准备些干净衣服,安排一个帐篷……哦,就安排在貂蝉姑娘帐篷的旁边,让她先好好先睡上一觉。”

    小莺儿闻言忙道:“陶老爷,可我还不累呢,我还能干的。”

    貂蝉捏了捏她的肩膀,柔声道:“不累也要去睡,你身上的伤还没好,洛阳遭难,这几日只怕也没休息好……听话,快去,不去回头姐姐不让你跟着我了。”

    “哦。”来莺儿嘟起了嘴,跟着裴钱慢慢地走出了帅帐。

    貂蝉转过头,一双杏眼定定的看着陶商,眼眸中的流波仿佛会说话一样,似有千言万语。

    “额……”陶商一时间似是有些语结,不知为何,他与貂蝉之间,在不知不觉中,似是有了一种别样的、不足与外人道的气氛,说不清道不明。

    “陶公子有什么话要跟小女子说吗?”

    “嗯……”陶商挑了挑眉,寻思了一下,道:“累了一天一夜……要不,你也睡去?”

    貂蝉幽幽地叹了口气,似是对陶商只跟她说这么一句颇不满意,但女孩子面皮薄,人家撵你去睡了,也不好意思在这赖着……总不能睡在他这吧?

    “既然如此,公子,小女子权且告退。”说罢,缓缓的走出了帅帐,走出去的时候,期间步伐蹒跚,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姑娘。”陶商突然出口叫了一句。

    貂蝉猛然顿足,转过了俏首,颇为期待地看着陶商:“公子还有何事?”

    “睡前记得洗脸洗脚。”

    “………………”

    …………………………

    …………………………

    其实貂蝉的意思,陶商多少能够看出来些,他是从后世穿越回来的,情商比起古人,多少还是要高上一些,但眼下情况复杂,要捋顺的事情太多,讨董的事已经告一段路安,群雄逐鹿的时代即将拉开帷幕,陶氏若是想要在这种纷乱的情况下有一席之地,就必须要占据先机。

    指望陶谦或是陶应,怕是不行的,这俩货一个坑哥一个坑儿子,不出去送人头陶商就拜佛烧高香了。

    内患、内政、人口、势力、经济、财政、粮食产量、兵源、物资、商贸、自然资源……徐州想要发展壮大,这些都是陶商逐一要考虑并解决的。

    其实想要让徐州壮大强盛,陶商并不是没有办法,相反的他有一整套的计划和方案,如果能够按照这个方案施行,陶商相信,不出三年,徐州陶氏就会成为中原大地上的一匹黑马,令诸侯刮目相看。

    但眼下却有一个极大的弊端,那就是陶商的身份。

    陶商不是徐州之主,徐州现在当家做主的人,还是陶谦,陶商无法直接出手大刀阔斧的干预内政,而且徐州四大家族的人,也不会任凭陶商放手施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