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九十八章 进军河内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的话让袁绍略微有些惊诧,大帅哥颇有深意地看了陶商一眼,心下暗自点头赞许。

    在袁绍的心中,他也为自己日后规划了一个战略版图:就是‘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兼有乌丸、鲜卑之众,然后南向争以安社稷。’

    袁绍的算盘打的非常好,袁氏乃是四世三公的名门望族,而大汉朝的主要的经济与文化中心,就是黄河上下流域,袁绍以黄河为中心轴,向北拓展延伸,借助名门袁氏的声望,几可尽得中土之地的主要士族,从政治角度来讲颇有高度。

    而就地域来讲,‘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则是需要一统河北,冀、青、并、幽四州对袁绍来讲是霸业的根基,而想要达成这个战略目标,袁绍心里明白,他一定要想办法拾掇四个人。

    一是冀州牧韩馥、二是北平太守公孙瓒、三是黑山黄巾军首领、平难中郎将张燕、四是幽州牧大司马刘虞。

    这三个人中,韩馥身为冀州牧,名义上还是袁绍这个渤海太守的顶头上司,掐着袁绍的军需命脉,是袁绍马上要解决的第一个人;公孙瓒秉性直暴,麾下又有强兵,是袁绍早晚必须正面击溃的强敌,至于幽州牧刘虞,性情不喜征战,素有人望,袁绍曾有意立其为帝,然为其所拒,袁绍一时间还没有想到怎么料理此人。

    至于黑山黄巾贼首张燕,势力庞大,乃是天下黄巾第一大势力,袁绍暂时还不想招惹他……但也不能任凭其发展壮大,阻碍自己的计划。

    说实话,袁绍的战略构思并不是有多高深,但也不是一般人拍脑门就能琢磨明白的……可想不到陶商年纪轻轻,居然能针对此点跟自己谈条件,这一点倒是令袁绍颇为欣赏。

    陶商在袁绍面前很谦恭,这是袁绍除了外貌因素,欣赏这个年轻人的另一个原因;但除了谦恭顺从之外,谁也不希望自己的附庸是个窝囊废。

    思虑了片刻之后,突听袁绍问道:“陶公子如何知道绍志在河北?”

    陶商谦谨地言道:“袁公乃是当今天下众诸侯之中的第一豪杰,如今四方纷乱扰攘,若要大治,必非英雄出世不可,天下英雄虽多,然论及家室门第以及在各地名门望族中的影响力,也只有袁公能当此大任。然欲救国于危难,袁公必要先平河北四州,方才有大治天下的本钱。”

    说到这里,陶商欠了欠身,平和地道:“陶某既然已经倾向于袁公,也自当为袁公的壮志略尽绵薄之力,此番便先平了西河的白波军,以防他们日后与张燕合股,成为袁公平河北大业的绊脚石……也算是为袁公日后拿下并州,先扫平一点障碍,以为相贺之礼。”

    “哈哈哈哈!”

    袁绍闻言不由的哈哈大笑,这笑并不是说袁绍真信了陶商的话,但至少袁绍觉得这孩子说的有道理,这事对自己的战略版图足够有利,这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这孩子说话唠嗑很中听,让人感觉受用……陶谦那老东西怎么会生出这么懂事的娃儿?挺有福的!

    此时此刻,陶商攻打白波军的目地是什么,对于袁绍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陶商已经把他此番行动对自己的益处和盘托出,而且理由也相对充分……既然是对自己有益的事,袁绍当然乐于接受。

    况且既然陶商主动亲近,袁绍自然也要表现出应有的肚量。

    “既然是对袁某有利的事,那绍便多谢公子了。”袁绍笑着点头道:“这样,回头绍置书与河内的王公节说一下此事,王公节与袁某昔日在洛阳乃是同僚,交情颇为深厚,公子你就暂且领兵先往河内驻扎,至于你讨伐白波军前期粮草和兵力不足的事,袁某倒是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袁绍这个人,凭心而论,才华、胆气、心胸等各方面,都是诸侯中的翘楚,历史上有人曾将袁绍评价为一个‘’色厉胆薄‘’的人,这只是因为他是失败者,失败者的人生,注定会有后人根据他失败的经验而赋予他的一些带有色彩性质的分析总结,这是不完全客观的。

    与魏武曹操相比,袁绍可能是差了一点,但谁又能否认袁绍确实有着出类拔萃的政治能力与军事才华?

    政治不过关,纵然有四世三公的名头,也不足矣整合河北四州的世家,更不可能使鲜卑乌桓效力;军事不过关,又岂能在初平三年大破袁术、公孙瓒、陶谦的三家联军?之后又连败臧洪、张燕、四营屠各、田楷、孔融等人?在与曹操正式对立之前,袁绍基本就没打过败仗。

    陶商觉得现在的袁绍对自己颇有几分宽宏的胸襟,在确定了既定利益的前提下,能够很迅速给予自己最大的支持,与袁术对待孙坚比较起来,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单凭这点,袁绍至少比袁术强了一个段位……当然袁术也并不简单。

    陶商对着袁绍道了声谢后,方才咨询道:“不知袁公打算如何助我?”

    袁绍捋着胡须,道:“各路诸侯的粮草,在南路的都交由公路调度,而北面的则是韩冀州调度,韩冀州目前乃是袁某上官,眼下关系还不错,我可以请禀韩冀州,给你的一万军马支预支三个月的粮草军需,这应该不是难事……但三个月后,却得靠你自己了。”

    陶商听了袁绍的话,心中暗自揣度,袁绍真是个细心人,用词真精准,形容自己跟韩馥的关系是‘眼下关系还不错’,看来等一过了这个‘眼下’,这俩人就得开始掰手腕子。

    “至于兵力方面……”

    袁绍继续道:“济北相鲍信、鲍允诚乃吾同僚,你们昔日又有一同追赶董卓的情谊,他为人刚直,对黄巾深以为恨!袁某亲自请他助你,想必他不会不给袁某这个面子;另外白波军屯于白波谷,前年也曾径通河内郡,直攻洛阳,对河内太守王公节来说,也算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犹如猛虎在邻……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公节想必亦深恨之,他前日已经回返河内,绍便再修书一封,卓他与你共同出兵,攻打贼寇……但王公节在河内上任时间不长,河内当地有四大望族对他也是颇多掣肘,他有没有能力助你,这个袁某却是不能保证。”

    陶商心下暗自惊叹,难怪孙坚在袁术麾下受那么大的委屈也要憋着……四世三公的袁家手中的资源和可以调配的社会能量确实和一般人不一样!陶商无力解决的事,感觉袁绍轻轻松松的就帮他捋顺明白了……果然是树大底下好乘凉。

    第九十八章 进军河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陶商心下暗自惊叹,难怪孙坚在袁术麾下受那么大的委屈也要憋着……四世三公的袁家手中的资源和可以调配的社会能量确实和一般人不一样!陶商无力解决的事,感觉袁绍轻轻松松的就帮他捋顺明白了……果然是树大底下好乘凉。

    而且袁绍把话说开到了这种地步,陶商心中真的是感激了。

    “袁公如此厚意,实在让陶某汗颜愧疚了。”

    袁绍见陶商一脸陈恳之色,心下也是颇感安慰,道:“你既许诺诚心助吾,又何分彼此?陶公子放心,只要你肯诚心待吾,绍定不相负……袁某还有要事,这次便不能与你一同出兵剿贼了,在此助你能旗开得胜。”

    陶商知道,袁绍口中所言的要事,肯定是要回军谋夺冀州。

    事情既然已经谈妥,陶商与袁绍又客气了几句,然后便随即告辞。

    ……………………

    ……………………

    回了营寨,陶商一面派人联系鲍信,一面命令糜芳和诸位校尉、都尉整顿兵马,克日北上前往河内屯扎。

    然后他又将皇甫嵩和王允请到了自己的帅帐。

    王允兴许是疼爱自己这个义女,来帅帐也要领着貂蝉,不知是什么臭毛病,而貂蝉走到哪又都领着小莺儿……跟她干爹一个臭毛病。

    不过陶商也觉得无所谓了,正好这件事跟她们也有点关系。

    进了帐篷里,小莺儿便羞怯地看着陶商,言下似是有些犹豫,但还是壮着胆子道:“陶老爷,你上回给姐姐的饴糖……夫人没吃够……”

    陶商的后脑勺上一团黑线……到底是姐姐还是夫人,真乱!

    “到底是姐姐没吃够,还是你没吃够?”

    小丫头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喃喃道:“都……都没够。”

    这小丫头,嘴真壮……同样是眼睛有毛病,你看看这孩子的心态多好!再瞅瞅徐荣那要死要活的样,吃个粥磨磨唧唧的差点没把喂粥的给折磨死……

    陶商笑了笑,道:“你是不把我剥削干净便誓不罢休啊。”

    说罢,还真的从袖口中拿出一块饴糖递给了小莺儿,拍了拍她的头。

    小莺儿怯生生的转过去,将饴糖递给了貂蝉。

    貂蝉轻笑着接了过去,转手却又放进了小莺儿的嘴中。

    小姑娘含着糖,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貂蝉却向着陶商一伸手,露出幽怨的神色:“我的份呢?”

    陶商愣住了:“你的份,不是刚让你塞进她嘴里了吗?”

    貂蝉没有回答,一双杏眼只是定定地看着陶商,眸中传达的意思除了幽怨就是楚楚可怜。

    陶商笑了,无奈地摇摇头,也取了一块饴糖递给了她。

    貂蝉的脸一下子就化开了,露出颠倒众生的灿烂笑容。

    “这样才对……”貂蝉并没有吃,反倒是将那块糖收在了随身的秀囊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