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五 贼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古代称女巫为“巫”,男巫为”觋“,合称“巫觋”。

    那自称青州黄巾军使者的人昂首挺胸,闻言似是颇有些许怒意,道:“李帅,小人敬你等白波军一方统领,昔日亦曾是太平道义军重镇,此番特奉命前来,希望能与贵军合流,重挽黄天声势,李帅纵然瞧不起我青州太平道众人?也不该出言亵渎已故的大贤良师!如此无礼,你又怎好意思自命为义军之士?”

    大贤良师指的便是昔日的黄巾首脑张角。

    “混账!”李乐闻言不由得勃然大怒,猛的起身到一旁的武器架上拿下一柄大斧:“老子看你是活腻了!”

    “老四!”白波军大渠帅郭大突然开口,喝止了李乐的行动:“侮辱已故的大贤良师,确是你的不对!”

    “是……大哥。”李乐虽然脾气暴躁,但对渠帅郭大却还很是尊重,郭大说他不对,他自然就觉得自己不对,哪怕郭大说是条狗,李乐都能掉头承认,还会‘汪汪‘的叫上两声。

    白波军一位渠帅,四位副将,虽然是上下级,但平日里却以兄弟相称,渠帅郭大乃是老大,杨奉是老二,韩暹老三、李乐老四、老五是胡才……

    名义上是军队,但体制上倒是弄的跟占山为王的草寇颇为相像。

    郭大也有点喝多了,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瞅着那使者,奇道:“大贤良张天师已归道统多年,我白波黄巾军与你青州黄巾也是一向不归于一道,司马俱那厮丢了黄天巫,失去依仗,河南各处诸侯现在都盯上了他,他如今在青州站不住脚,老却想来忽悠老子,嘿嘿,他若是害怕……何不去投靠褚飞燕那蛮子?”

    使者摇了摇头,道:“黑山义军的张渠帅,实力虽然在现下的诸位渠帅中执牛耳,但要统领我家司马渠帅,身份却还不够格!司马渠帅有亲笔信笺一封,要小人亲手交给郭渠帅,请渠帅过目之后,心中自然明白。”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份包裹的严严实实地简牍,双手上举过头顶。

    白波军的侍卫急忙接了过去,给郭大递上,郭大伸手一把拿过,抖落来看……

    但见郭大将简牍上面的内容读完,脸色却变得前所未有的深沉,眉头都挤在了一起,少时便将简牍卷起,若有所思。

    使者问郭大道:“郭渠帅现在明白了吧?方眼天下,咱们这些人若是分而自立,早晚必为汉朝各个击破,可是若想集中于一道,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契人,而黄天巫则是能吸引天下太平教众聚心的最后希望。”

    “哼!”郭大哼了一声,冷笑道:“老子难道还不知道司马俱的想法?他若不是失了黄天巫,焉能在这时候想起老子来?如今他听了风言,疑似黄天巫在司隶之地,就想让老子举兵帮他找人,想得未免也太天真了吧!就是找到黄天巫,老子也不会把人交给他!”

    使者叹了口气,道:“郭渠帅若是想拥黄天巫自立,倒也是不是不行,司马渠帅曾说,我数十方黄巾义士分散四方,各自为政,早晚必倾覆……我主毕生之愿没有其他,只想继承张天师的遗愿,推翻汉室江山,立黄天而执天下!至于汉室江山覆灭之后,我主却并无自立之心,郭渠帅若能拥戴黄天巫,推翻汉室朝廷,司马渠帅愿意奉郭渠帅为尊,绝无怨言……另外,我主在司隶的探子回报,济北相鲍信和徐州公子陶商,已经联合起兵前往

    河内,其意似在白波,请大帅千万小心。”

    郭大闻言面色变的缓和,沉默了,半晌之后方才长叹口气,缓缓道:“回去告诉你主,其此番得了消息,派人前来报信,老子很是感激……你回去告诉你主子,徐州军和鲍信欲讨伐自波城,老子知道了,老子记下这个好,日后有机会,定然相报!”

    使者拱了拱手,道:“司马渠帅说了,截天夜叉何曼数月前便是在济北和谯地,先后败在鲍信和陶商的手下,鲍信善战,那陶商此次在诸侯讨董的战事中,也甚是露脸非等闲之辈,郭渠帅切要小心为上,不可步了何曼的后尘……”

    “呸!”老四李乐狠狠地啐了一口,怒道:“何曼算个屁,也配跟我大哥一比高低?”

    老三韩暹讥笑道:“昔日牛辅都败在我等的手里,区区徐州军和鲍信也想吃下我们?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老五胡才亦是道:“要打便打,爷不怕他!”

    使者摇头叹气,也不多说,随即拱手向白波军的五位首脑告辞,郭大也没有怠慢,亲自将他送出了门。

    待那使者走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白波军老二杨奉突然开口了:“大哥,那黄天巫的身份到底是真是假?……最近听说褚飞燕也在到处派人搜罗此人,传言莫不是真的……?”

    郭大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杨奉的问题,而是道:“咱们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徐州军和鲍信的联军!其余的,以后再说。”

    老四李乐气的直跺脚:“那鲍信忒的可恶!我们又不曾惹过他,他好端端的,讨伐我们作甚!说什么也得给他点厉害瞧瞧!也让他知道我白波军的手段!”

    杨奉寻思了一下,对郭大道:“大哥,鲍信和徐州军若是来白波谷,则必然屯兵在河内,要不……咱们就去河内附近,劫掠一下示威!顺便给王匡提提醒?”

    郭大闻言忙道:“二弟此言何意?”

    杨奉在白波五贼中,属于最阴险狡诈的一个,他嘿嘿一笑道:“鲍信和那徐州的陶商,若要攻打白波谷,则必然屯兵于河内,鲍信不熟悉白波谷情况,他必然要说动河内太守王匡一同出兵,那王匡乃是胆小之人,我们在鲍信说动他之前,出兵四处劫掠,毁他几个县城,王匡爱惜羽毛,自知轻重,断然就不愿意得罪我们了!届时只要王匡不出兵,鲍信和徐州军都是外来的无根之水,又能坚持到几时?要对付他们便易如反掌。”

    郭大闻言点了点头,扫视了一圈这四个兄弟,嘿然道:“二弟此言甚善,小的们也好几个月不曾出去打野食了,咱们自波城也不能坐吃山空!这次正好出去猎猎食打牙祭,也算给弟兄们填填油水!”

    杨奉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吩咐几个白波首领道:“兄弟几个,此番去河内劫掠,要切记一点!河内多望族,势力大,几大世家盘踞河内百年,势大不好惹,咱们若要打野食,切记吩咐各部只抢平民百姓,不可招惹河内的世家。”

    李乐抬手一抹鼻子,笑道:“二哥放心吧!咱们去年战牛辅时,又不是没从河内打通过!哪个招惹那些世家了?兄弟们这点事还是懂的。”

    杨奉闻言这才放心。

    郭大嘿嘿冷笑几声。

    官军想要讨伐我们白波?老子偏偏给你来个反其道而行之,先去劫掠你们!看看咱们到底是谁来讨伐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